Peacepink

Worldwide Campaign to stop the Abuse and Torture of Mind Control/DEWs

 成千上万的人要求对目前正在全世界范围内悄悄发生的极大的侵犯权的事件:大脑控制武器,定向能武器的酷刑和滥用,进行调查。近年来这种反人类的罪行逐渐上升,我们可以公开地说,平民百姓正在受到攻击。这种攻击是远距离,超越国界的,利用看不见的技术,目前正在被用来对付无助和不知情的平民。
受害者们正在不断地向政府,人权组织,世界领袖,和新闻界报告,但是因为对这种技术缺乏必要了解和相关知识,他们大多数没有得到答复。精神病院可能把受害者诊断为妄想症。到当地公安部门报案,往往被视为有精神问题或被忽略
这种沉默的大屠被公共了解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对于受害者而言,这种比喻非常准确。如此规模的罪案举报,和严肃的指控,理应展开紧急的国际调查

Thousands of people demand that investigate the enormity event of human-rights abuse that soundlessly occur in the world now: the troture and misuse of mind-control weapon, directed energy weapon. Recently years, such crimes of against humanity are gradually more, we can openly say that: civilians are being attacked. This kind of attack is long-range and beyond national boundary. A kind of unseen technology is being utilized to tackle the helpless and unwitting civilians. Victims are continually appealing to governments, human-rights organizations, world leaders, and media. But since we are lack of the necessary understanding and related knowledge about this technology, victims mostly DID NOT receive any reply. Psychiatric hospitals maybe diagnosis victims' symptoms as delusional disorder. If victims report this case to a police department, they are often be considered to have mental problems or ignored. Such "SILENT HOLOCAUST", maybe need many years to be acquainted by public. For victims, this kind of analogy is very accurate. Such a scale of the criminal case prosecutiona and serious accusations, should be investigate by an urgent international investigation.

因此全世界如此多的受害者,正在通过互联网彼此合作,进行世界性的运动这还仅仅是一些认真对待的受害者向所有人报告此事实际受害者的人数远远多过这一群积极行动的人

Therefore, so many victims around the world are cooperating via the Internet to proceed a worldwide action. This report is be informed to everybody just by some victim who earnest treat the mind-control event, the actual number of mind-control victims is far more than those victim who are active.

时,来自全世界各地数量很多的受害者,他们要求将这一罪行进行公开,并坚持就这一问题进行国际调查。并且正在就大脑控制武器,定向能武器(DEW)酷刑虐待和骚扰展开集体运动

At the same time, a large number victims from all around the world, request that publish the crime. And insist on direct at this problem to proceed a international investigation. And victims are aim at the torture mistreatment and harassment of mind-control weapon, directed energy weapon to expand collective motion.

中国受害者们坚决要求各国政府对这样的犯罪行为进行调查,并希望全世界人民关注这样严重侵犯人权的罪恶

China victims resolute demand governments of all nation to survey the mind-control crime, and hope that the people of entire world could care about such acute sin of violate human-rights.

以下是来自中国受害者的简略陈述。中国受害者希望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

The following is brief statement from China victims. China victims wish that we could obtain regards from international society.

在中国,大量的公民正在遭受着一种未知高科技的长期监控大脑并残酷精神摧残大脑的神秘事件。该高科技完全能够无知无觉的操控人类远程解读大脑思维、千里传音入脑,能知道受害者每时每刻在想什么、做什么,思想、记忆、行为,无任何秘密可言。受害者所遭受的这种攻击是非接触、远距离、非植入式的。

In China, a large amount of citizens are undergoing a mystical incident which is a type of unknown high technology that is able to monitor human's brain and cruel devastate human's spirit for a long period. This high technology is complete able to surveillance human unwittingly and remote read the thought of brain, pass voice to brain through thousand miles. It is able to see what the victim thinking, acting, and thought, memory, behavior. Victim have no secret at all. The attacks which victims undergoing are non-touch, long-distance, non-implanted.

大多数情況是让受害者听到身边人议论受害者的声音而这些声音都与受害者过去和现在的生活以及受害者当时的心理活动息息相关的内容开始。而事后证明这些周围人的声音完全是被模拟出来的实的幻觉紧接着就是直接针对受害者心理活动的语音反馈这些声音无处不在,而从始至终只有受害者自己才能听得见他们。再接着就是思维对话,意识交流,声音骚扰和语音折磨。知道受害者每时每刻在想什么、干什么给受害者的大脑灌输思想控制受害者的思想和行完全控制受害者的生理和健康状况给受害者造梦,并控制梦境这些梦境,都超出了意识所能想的到的,非常超现实、阴暗、怪异、恐怖甚至血腥的,很难想得到的梦境

Mostly case is started with that criminal will let victim to hear the discussion voice about victim and the voice is all closely related with the previous and nowaday live of victim, and mental activity at the time. But the voice of the people around victim is proved that it is whole simulated "REAL ILLUSION", afterwards. Immediately after that, will comes the voice about mental activity of victim which is directly aim victim. This voice is exist everywhere, and always only the victim can hear the voice. After then is conversation about thought, consciousness communication, voice molestation, and voice torment. Criminal is able to know what victim thinking and doing all the time, transfuse thought to victim's brain, control victims thought and behavior, fully contain victim's physiology and state of health, manufacture victim's dream and control his dreamland. These dreams are surpass the normal mortal's consciousness could think to, and extreme surreal, dark, eerie, horror, and even bloody. These dreams are hard to imagine.

由于我们所遭遇的是多年来每时每刻一直伴随在我们日常生活左右的,长期对我们进行潜移默化、精细专业的骚扰、摧残和破坏,它的隐蔽性、专业性和复杂精细的程度,令人叹为观止。我们是很难简单的陈述。更多的受害描述,请参看我们的受害博客

Since our calamity is accompanied us at all times and around in our daily life for long years, and criminal proceed imperceptible, precise and professional harassment, wreck and destruction. The crypticity, professionalism, and the degree of intricate, are amazing. So that we are very hard to describe them shortly. Please visit our suffering blog to read more suffering description.

论我们在哪儿,国内的任何一块土地,甚至国外,都无法摆脱这种高科技对我们的骚扰和摧残,而且对方能够知道我们周围的生活环境和场景,由此可推测出这种高科技可能是通过卫星对我们同步锁定和追踪

No matter where we are: everywhere in internal, or even abroad, we always unable to break away from the harassment and wreck of that high technology. And then, criminal is able to know our surroundings and scenes, it can be conjectured that this kind of high technology may be synchronize lock and track us by satellite.

们遭受到的这种高科技的精神摧残是极致毒辣残酷的。没日没夜的高强度极致的神经刺激和精神摧残,是长期、反复不断、系统全面的。破坏心身健康、摧毁灵魂心智、毁灭生活前途。期间受害者们多次几乎完全精神失常,极度痛苦,生不如死……

Such the spirit wreck of the high technology which we are suffered, is utmost diabolic and brutal. The high-intensity and extreme of nerve provoking and spirit wreck is proceeded to misuse us every day and night, and it is long-term, constantly repeated, and systematic, comprehensive. The mind-control destroy our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ruin our soul and mind, and exterminate our life and future. During victims suffer the mind-control, many victim get mostly insane, extreme painful, and living death.... .

以下几篇报道,事关中国受害者
Following several reports, related to China victims.

第一:[女大学生六楼坠下 压伤楼下六旬老太]
民警在调查时发现了女孩留下的两封信该女大学生自己的脑子里就像被人安装了仪器,被人侵犯了隐私为此她向公安机关求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a2005b0100dyj2.html

One: Female college student fall from sixth floor, and pressured a sixty old lady
Policeman discovered two letters which the girl left when they are investigating. That female college student expressed that her brain doubtful had be implanted a instrument, and her privacy was be violated, so that she search help from police department.
第二:23岁女大学生5楼跳下自 患幻听症称被人指使
http://news.sohu.com/20080827/n259220720.shtml

Two: A twenty-three old female college student suicide by jump out of the building, and she doubtful suffer acoasma, expressed that she instigated by someone.
第三:精神病人回母校欲跳楼自 声称脑中被植入芯片(生不如死十数年,何处寻找加害人?)
http://news.sina.com.cn/s/2005-03-30/07296234873.shtml

Three: A mental patient back to alma mater and wanna suicide by jump off the building. (Living death for ten more years, where to find the perpetrator?)

第四:女学生患物理妄想症 称大脑被学校植入芯片(大学生受害者真是多!专家哦,真是会解读!)
http://tech.qq.com/a/20090106/000087.htm

Four: Female student suffer physical paranoia, expressed that her brain was implanted a chip by school. (There is much college victim! How professionals are expert in interpret!)

第五:跳河遭捞起来她说有人监视(她的遭遇不是空穴风!)
http://news.sina.com.cn/c/2009-07-14/092415950422s.shtml

Five: A female jumped to the river and be salvage, she said that monitored by somebody. (Her suffering is not groundless!)
第六:资讯频道_凤凰网 [视频] 男子扬言炸掉北京机 把科幻当现实

http://v.ifeng.com/society/201012/b2105420-7236-4e19-bbe3-69c58b1db8e9.shtml
Six: Info Channel, IFeng.com, [Video]A male claim that: "Bomb the Beijing Airport." Regard science fiction as actuality.

腾讯报道《男子怀疑自己被监控 扬言炸首都机场获刑》网址:
http://news.qq.com/a/20101215/000823.htm?qq=0&ADUIN=295768931&ADSESSION=1292337201&ADTAG=CLIENT.QQ.1811_MarketingTip.0
QQ.com report: A male doubt that he is being monitored, and claim that bomb the Capital Airport, and got sentence.

该报道中的男性受害者,为了吸引警方的关注,散布恐怖手机短信扬言炸掉首都飞机机场。结果被判处一年的有期徒刑这位李泽雄男子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提到的以下这些话:怀疑政府用卫星远程监控了我的脑电波有人在解读我的思想,知道我想些什么在第一时间把我将要说的话给传过来有人在用接近他听力极限的微小声音对他说话为声音所涉及得和反馈的都是他的大脑思维内容,因此认为有人在用高科技监视他的大脑

The male victim in that report, in order to attract the police's attention, distribute horror cellphone messages, and claim that bomb the Capital Airport. Finally he was sentenced that one year in prison. This male named Ze-Xiong, Lee, when he accept media interviewing him, he clearly mentioned following words: "I suspect that government remote monitoring my brain wave by satellite", "Someone is reading my thought, and know what I'm thinking", "Real-time transport the words which I wanna say", "Someone talk to him via using extremely weak voice that nearly his hearing limit", "Since that the content of the voice is all about his thought content, so he think that somebody is watching his brain by using high technology".

 本帖子及其回复整理了一些大脑控制武器受害者的故事简介
 
很多的受害者在刚刚成为受害者时, 往往会非常恐惧和困惑, 以下网页介绍了一点儿对受害者有益的帮助, 请大家参考:
http://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2351430:Topic:704
http://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shou-hai-zhe-shen-ti-jian-kang

Views: 1548

Reply to This

Replies to This Discussion

姓名: Soleilmavis女士

国籍: 中国

受害年月日:2001年12月

电子邮件:soleilmavis@yahoo.com
我是一个电子骚扰/大脑控制/定向能武器/有组织跟踪,酷刑虐待的受害者。 我来自中国,我的国籍是中国人, 我从2001年12月我在澳大利亚读硕士学位时成为受害者.
第一:我对大脑控制武器的定义
大脑控制武器(亦称:精神控制武器,或神经控制武器)分为很多类。大致有:药物大脑控制武器,电子芯片植入或纳米技术大脑控制武器,微波(电磁波)大脑控制武器。
大脑控制武器跟其他的武器的不同之处在于,大脑控制武器是通过对人的大脑或神经系统的攻击,达到攻击人的目的,甚至导致死亡。以下是关于这几种大脑控制武器的一些详细资料可在此网页找到:
http://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da-nao-kong-zhi-wu-qi-he-ding

第二.我的受虐待经历
我是于2001年12月在澳大利亚读书时被他们开始虐待。刚开始是晚上听到楼下房间里有人吵闹喧哗,而一同居住的其他人却说听不到。2002年1月,我搬到了一个郊区平房里。吵闹喧哗的声音便听起来来自于旁边的邻居家,同时开始伴随着各种症状。
主要症状有:身体各个部位的剧烈疼痛,有时会痛到大汗淋漓,汗水把枕巾都会打湿。胃痛,牙痛,头痛,腿痛,胳膊痛。 还有几次发烧。这些症状全都不治而愈。
2002年1月,我去报了警,说有人跟踪监视我,并使用了阅读思维的技术,他们的声音听起来象来自于邻居家。警察的答复是:澳大利亚从来不使用阅读思维的技术,他们的行为犯法。
2002年2-4月,我又搬了一次家,我的症状增多了一些:严重腹泻(整整一个月);手无法控制地颤抖;腿有时会突然没有任何力气,根本站不住;咳嗽。这些症状全都不治而愈。
2002年4月5日,我因不堪忍受折磨,离开了澳大利亚。离开了澳大利亚后,他们骚扰我的声音一直跟着我.

在香港住了一个星期,我被远距离的电磁波大脑控制技术‘控制’着大脑,带进了美国驻香港大使馆。

我去了泰国呆了一段时间。后来回到了中国,我在上海住了3个月,他们的声音一直听起来象来自于楼上邻居家。各种折磨我的症状时时发生。而且,我在住宾馆时,经常有我不在宾馆房间里时,有人前来偷窃我的东西的情况发生。也曾经有人偷偷在我包里放过一个假的身份证,后来又被人偷走。
2002年8月,我来到新西兰。各种折磨我的症状时时发生。2003年4月,我已身无分文。于是我回到了中国,跟父母住在一起。回到了中国以后,我才知道他们的声音可以听起来象来自于邻居家,而他们并不在邻居家。
2003年4月,我回到中国之后,伴随着有过的那些症状,我的症状中多了便秘,大小便失禁,对我的性骚扰。还有他们不允许我睡觉,或半夜把我弄醒,或者在我不想睡觉时,强迫我睡觉,以及强迫我做“梦”。从2004年下半年,发展到天天晚上强迫我“做梦”,没有一天停止过。
目前,他们仍然每天24小时在使用阅读思维的方式监视我,伴随着有过的那些症状,24小时使用各种声音骚扰我,包括很多的侮辱性的语言。同时每天晚上强迫我“做梦”;白天,也会将一些画面,图象,信息等“传入”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注意力集中地去做任何事情。


第三 我这些年多来做的努力
这些年来,我一直致力于要制止他们的这种法西斯暴行。
2002年1-2月,报警。
2002年以来,一直跟他们和平谈判,并且对他们说,如果他们能够在限定的时间内放下武器,我愿意跟所有的人声明,我自愿让他们拿我做一次人体实验。并且我一直延期给他们的最后期限,从2002年3月31日,延期到2002年12月31日,最后延期到2004年12月12日。
2005年以来,我给联合国写了很多信。并上网搜索了很多关于大脑控制武器的资料,并且找到了很多全世界各地的其他受害者。
2006年以来,我上网搜索了更多关于大脑控制武器的资料,找到了更多全世界各地的其他受害者。并且团结了很多受害者,向联合国, 世界各国政府,已经社会各界写信. 在全世界,全社会,揭露他们的极其残忍的法西斯暴行。

2012年,我的第一篇关于大脑控制酷刑和滥用的科技论文发表在一本学术期刊上。(请去下面的连接阅读该英文论文)。

Soleilmavis case summary of mind control abuses and tortures

http://peacepink.ning.com/profiles/blogs/soleilmavis-case-summary-o...

第四 其他受害者的故事
目前,全世界有很多受害者声称自己正在受虐待。因为受害者缺乏资金,没有任何设备,所以即使有中毒,芯片,或正在遭受其他电磁波类大脑控制武器的残酷虐待,也无法自己检测,又无法找到能够为我们做检测的部门的帮助。
受害者们正在不断地向政府,人权组织,世界领袖,和新闻界报告,但是因为对这种技术缺乏必要了解和相关知识,他们大多数没有得到答复。精神病院可能把受害者诊断为妄想症。到当地公安部门报案,往往被视为有精神问题或被忽略。
全世界如此多的受害者,正在通过互联网彼此合作,发起世界性的运动, 要求将这一罪行进行公开,并坚决要求进行国际调查。并就以下武器和技术的酷刑和滥用展开一项集体运动: 定向能武器(DEW);神经武器;大脑控制武器;身体和大脑操纵武器;精神电子武器;太空武器;非致命性武器; 以及任何非公开或者尚未开发的能够致死, 致伤,或者损伤,破坏人体(或其他生命体,以及人体的身体健康, 精神健康,物质和经济利益)的,通过地基,海基或者空基系统,使用辐射,电磁,精神电子,声波,激光,或者其他的定向能技术,攻击个人或人群, 或者达到进行信息战,情绪操纵,或大脑控制,及人群控制的目的.
Thank you and Best Regards!

Soleilmavis http://peacepink.ning.com

更多受害者故事: (请去本帖子的回复阅读更多的中国受害者的故事)
很多的受害者在刚刚成为受害者时, 往往会非常恐惧和困惑, 以下网页介绍了一点儿对受害者有益的帮助, 请大家参考: http://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2351430:Topic:704 http://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shou-hai-zhe-shen-ti-jian-kang

江苏南京 忻中庆 38年!!! 资料已全部公开
姓别:男
年龄:1942年9月22日
受害开始时间:1971年1月
受害起始地点:南京
最初受害时的身份:南京有线电厂(734厂)职工
受害原因:受政治诬陷迫害(见我博客中写的:“一只秘密黑手——恶魔缠身!”受害经历文章)
学历:大学程度
联系方式:
地址:南京下关区东井一村94—14#
电话:(025)85512491;13776686557
邮箱:njxzq_88@163.com;xdj805187@sina.com
QQ:623962269(红聆)
博客:
友博网的“忻中庆(红聆)博客: http://www.youblog.cc/xdj88
后海网的“南京红聆博客”: http://www.70blog.com/space.php?uid=116692
简写经历(详见附件:中国最详实的历史性揭露材料)
我的受害经历事实和去北京上访的情况(简略)
本人是南京有线电厂职工。1971年1月,在“文革”的“清查5.16“运动中,被南京市革委会进驻南京有线电厂(734厂)工作组指鹿为马,诬陷为“5.16分子”而隔离“审查”。由于本人坚持实事求是,决不屈服和认可对我指鹿为马,并强加于我头上诬陷的“5.16分子”帽子,并且,对这种违宪非法的作案陷害罪恶进行坚决的揭露控告斗争。工作组在动用“公检法”公开出面对我进行威逼、恐吓、指供、诱供,以及使用“小分队”日夜刑讯逼供,都没有让我屈打成招的情况下,终于恼羞
成怒地悍然使用“秘密遥控人体(大脑)高科技”手段,对我身体秘密控制,实施惨无人道的秘密肉体和精神折磨迫害和阴谋暗害!然而,这一“秘密高科技”犯罪手段,被我识破,并写了多份《控告书》向党中央和毛主席进行坚决揭露控告。此后,为了捂住我揭露控告的嘴,他们就对我实施几千万次以上的在身体内各个部位,日夜出现痛、痒、热、冷、抖、难受和“性折磨”等种种残酷无耻的折磨迫害和阴谋暗害。详情见我写的受害经历事实文章:一只秘密黑手——恶魔缠身!(刊登在我的博客是上:http://www.youblog.cc/xdj88http://www.70blog.com/space.php?uid=116692

本人面对这样的秘密法西斯暴行决不屈服,于1974年2月4日,毅然决然地去北京上访,向中央控告。2月7日下午,我来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递交《控告书》。“高法”的一位戴眼镜的接待员接待了我。
我向他详细叙述了来京进行“控告”的内容。
他看了我的《控告书》后说:“这个搞5.16的问题,不是巳经解决了吗?林彪就是总后台嘛 !”
“那么,我控告江苏省和南京市‘公检法’对我身体的非法秘密控制折磨迫害案呢?长期以来,他们非法用‘放射性机器之类 ’的秘密特务技术设施手段,对我日夜监视、窃听(知)和控制我身体,分秒不停地进行了几千万次以上的痛、痒、冷、热、麻、抖、性难受等法西斯般的肉体和精神折磨迫害,并且要杀人灭口、阴谋暗害!这在控告书中已经都写清楚了,诬告由我负一切法律责任!”
“你到了北京后,身上还是这样吗?”他问。
“对,继续在遭到秘密控制折磨。我的头不时地被搞得晕痛,二只脚后跟一直交替着剧痛,使我行走困难。”
他沉默不语。
“你们是国家最高司法机关,对这种恣意违犯宪法,侵犯公民基本人身权利的非法秘密特务手段罪恶活动,难道不管吗?!”
“这是公安部里的事,我们和他们是平级,不好管他们。”他摇了摇头,无奈地说。
“那谁管呢?”我问。
他用手指了指西北方,说:“中南海,毛主席在北京,你把控告书送到那里去吧。”

……

一天后,我按照“高法”接待员的提示,去北京中南海向毛主席递交《控告书》。在这个过程中,遭到二名秘密警察“便衣”的中途拦截,并抢走了我递交给中南海门卫的全部《控告书》。以后,在我以“小字报”形式,把《控告书》全文张贴在中南海“新华门”对面和西大门附近的西单大街的墙上时,被强行带到了西单公安分局。经过一个下午的争辩,我拿出了所有证明我是合法公民的证件,以及中央有关允许公民贴“大字报”,实行“四大”的文件,表明我的做法完全是合理、合法的情况下,他们理屈词穷,就无奈地采取欺骗手法,在当晚将我送到了永定门外的“收容遣送站”,并急电南京我厂三位领导赶来北京,准备把我带回南京。在遭到我的坚决拒绝后,他们只得自行回到南京。

几天后,在对我在“收容遣送站”内实施狂轰烂炸般的秘密肉体折磨残酷手段,没有能动摇我决不回南京的决心后,他们就气急败坏地硬是把我作为“流浪人员”,夹在许多人中间,强行绑架到他们包下的一节火车车箱内,遣送回了南京。

我回到家中后,直到现在,对我这种秘密日夜遥控人体的肉体和精神折磨迫害和阴谋暗害,从来没有停止过!并且,当我退休后,接受多家公司聘请,从事经商活动,跑遍了全国北京、上海、苏州、无锡、常州、杭州、广州、深圳、珠海、武汉、长沙、安庆等地,以及我去成都、九寨沟、峨眉山、乐山、黄山、庐山、武夷山、普陀山、青岛、海南、张家界、荆州、长江三峡等许多地方旅游时,这种对我秘密日夜遥控人体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如影随行,始终没有停止过!

现在,虽然对我肉体和精神折磨的程度较以前减轻了一些。但仍然是每天不间断地在受害,特别是把我的鼻子折磨得每天24小时“堵塞不通”无法正常呼吸。近期,还使我鼻子24小时不断地淌鼻涕。而每天在睡觉时,都要对我身体内各个部位,进行许多次秘密遥控“抖动、痛、痒和难受”等,少则半小时,多则数小时的无耻折磨后,才让我入睡。

以上就是我简略的受害经历事实和去北京上访的情况。
受害人:忻中庆(红聆) 2009-11-09
湖南张家界 郭汝泉
姓别:女
年龄:1981.5.28
学历:高中
身份证号码:4308221981xxxxxxxx
受害开始时间:2002年
受害起始地点:湖南省张家界市
初受害时身份:高中生,正准备参加高考
受害原因:被引入实验
手机:159xxx13xxx
住址: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澧源镇文昌街012号
邮编:427100
QQ:258027165
电子邮箱:258027165@qq.com
guoruquan163@yahoo.com.cn,
guoruquan167@gmail.com
MSN: guoruquan167@live.cn
受害博客:http://guopeixi167.blog.163.com/edit/

我支持世界性运动, "制止远距离操纵身体和大脑控制(精神控制)武器对平民的酷刑虐待"。
我是一个电子骚扰/大脑控制/定向能武器/有组织跟踪和酷刑虐待的受害者。
我来自中国,我的国籍是中国人,我于 2002 年在中国 湖南省张家界市 意识到我被虐待.
我当时是一个高三学生
我的详细受害者经历是:我认为这是中国还有别国科学家正在通过卫星进行远距离捕获破译人脑电波、研究人脑的试验。试验相当残酷:精神摧残---摧残致精神分裂---摧残致心理变态---摧残致疯---摧残致自杀---摧残致快要断气。2000年下半年我就感觉到周围同学都在议论我,从此开始多疑和自闭起来.后来,我发现,每经一处,哪一处的大众都知道我想些什么.因为他们能将我的大脑思维大声的说出来。到现在我才知道,那是那些科学家制造的假象。再后来,不知是什么时候,那些科学家就开始在空气中、在电视广播里大声或很小声的对我说话。并且在不知不觉中,我开始习惯了不断用大脑思维对他们说话。
那些科学家折磨我的主要方式就是,让周围人不断地向我撕心裂肺的吐恶口水,有的只是他们制造的真实的幻觉。那吐口水的凶狠野蛮劲呀,终于在2004年2月我在商店的时候,我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一刻我真的快要完全精神失常了。我认为,那些科学家根据我所在地的特点制定的折磨我的方法。不过当我入睡时,他们稍稍修复了我的神经,又再次不断的反复折磨,直到2007年5月,我就要完全精神失常,差一点就冲上大街自杀为止。从2002年到2007年5月他们一直对我采取一张一弛的策略,不过,总的感觉是很紧密、相当残酷的。
2006年11月,在那些科学家的计划下,我被毒打了一顿。我相当柔弱,非常柔弱,特别害怕黑暗和野蛮。可是这在6年中,那些畜生科学家精神摧残我的手段也是最黑暗、最野蛮、最凶残的。让我娇弱的大脑不断不断变态、不断接近最黑暗、最恐怖的宗教。
无论怎样,我有人权,人权是至高无上的。在这里,我再次反复声明-------我坚决反对中国研究人脑的科学家有再次毒打我等黑暗的试验计划。我发誓、我发誓。为此,我可以向所有支持人权的西方人真诚下跪。
我要求对这种犯罪行为和这种严重的侵犯人权的行为进行国际调查。
浙江嘉兴 吴学勤 34年或42年!!!
姓别:男
年龄:1937.3.29
学历:大学本科
受害开始时间:跟踪是在1967年开始,输入声音是从1974年开始。
受害起始地点:北京
受害身份:中国科学院研究人员
受害原因:当初搞我,是从宫云同志的一席话引起的, 在中科院时,在当时的清华园实验室里,在13道脑电仪旁,宫云同志和我讲了这样一席话:他指着脑电记录纸上的波形图,对我说:‘这些波形的含意就是人体的各种信息,包含人的记忆,思维……,当时,我也只是听了就是,不在意,也没多去想它,谁知祸就从这席话开始。宫云是从空军‘四所’调到中科院,又转到空间技术研究院.也在236部队三所, 一九七零年受审,在地下室的座便器上,‘上吊’‘自杀’了全所上下不知道其真正的死因。而今天,这么大面积的搞与技术无关的百姓,还有其另外原因!
联系方式:
电话:0573-8206xxxx 移动:13738xxxx
地址:浙江省嘉兴市xxx
QQ:943378333 山村牧童
(吴先生和大多数受害者对脑控技术的认识不同,但我们的共同点是同为受害者)

姓名: (RINOA)
受害年龄: 21
国籍: 中国
受害年月日:2001年2月
电子邮件:tntddv@hotmail.com
http://shop20150018.taobao.com/

我支持世界性运动, "制止远距离操纵身体和大脑控制(精神控制)武器对平民的虐待"。
我是一个电子骚扰/大脑控制/定向能武器/有组织跟踪,和酷刑虐待的受害者。

我来自中国,我的国籍是中国人,我从2001年2月在英国读书时成为受害者,但直到2006年4月意识到我成为一个精神控制受害者。

我是01年1月去英国留学的,读完1个月语言后,我搬去新校区上课程,那个校区以安静文明,但我搬进的当天晚上就出现大声骚扰。当时没跟我联系起来,没过2天,我发现我做什么,楼下都知道,我那时的感觉是被偷窥。在英国由于受害症状总的来说不严重,所以我认为回国可以摆脱。回国后却变本加厉,直到06年4月,一次偶然的情况,我才发现我不是普通的偷窥,或跟踪,而是一个电子精神控制受害者。从那以后,我开始上网搜集资料,写博客。努力曝光博客,并把我的故事告诉给外面一些不认识的人。很多人都相信我说的话,我也正努力联系中国媒体,我希望能尽快抓抓害人者。

我要求对这种犯罪行为和这种严重的侵犯人权的行为进行国际调查。

重庆万州 杨万江 11年!
性别:男
年龄:1965年11月
学历:本科
受害开始时间:1998年
受害起始地点:重庆万州
初受害时的身份:教师兼政府特约研究员
受害原因:因从事政府决策研究而被强制脑控,脑内思维被窃取和传播。
联系方式:
电话: 131010xxxxx
qq:530638796
email:yangwanjiang@126.com
博客:
http://www.laizuoba.com/?action-viewnews-itemid-142
http://blog.sina.com.cn/fanmaoming
湖南耒阳 李春泽 9年!
性别:男
年龄:1970
学历:大专
受害开始时间:2000
受害开始地点:杭州
初受害时的身份:公司职员
受害原因:误交官场腐败官员,被其利用向企业勒索钱财,被其要求到官场上做鸡做鸭。
联系方式:
电话:189747xxxxxx
QQ:1002384798(绝不)
邮箱:1002384798@qq.com
博客:http://never495.blog.163.com/edit/

确认自己是脑控受害者的根据:
1、自己的一生的记忆信息被揭示;
2、旁边的人时不时可以说出我的思维;
3、较频繁的与思维毫无关系的定向能武器的攻击;
4、考证过害人者与自己沟通的证据;
5、2009年3月10日,衡阳市国安局局长黄江衡面对面承认我的脑控受害灾难!
受害状况:
1、一天24小时的监控和迫害,头脑里充斥与自己无关的思维和影像,以及频繁的身边小体积异物的攻击;
2、酷刑虐待不允许睡眠,害人者变态的取乐心态,一个晚上往往只能睡一、二个小时;
3、严重骚扰日常的生活、工作活动,破坏人际关系及降低工作能力;
4、一天24小时地要接受到胁迫我与“丑恶对象”结婚的信息,剥夺我的婚姻自由,拆散我的恋爱对象;
5、我确信,害人者是以酷刑虐待我的痛苦表达他们的政治威胁,是以遏制我的生命及婚姻去抵偿他们的政治风险,是用“活人”作所谓的政治斗争试验!
上海 郁荣建 10年!
性别:男
年龄:1961年
学历:大专
受害开始时间:1999年
受害起始地点:上海家中
初受害时的身份:工人
受害原因:邻居矛盾,邻居制造谣言
联系方式:
手机:13120xxxxxx
电话:021-5438xxxx
qq:630527934 (V-)
email:ayeeyo1226669043@yahoo.com.cn
我的博客:
http://yuron1.pksina.com.cn/blogList.asp
http://yuron2.c.genben.cn
http://blog.chinaunix.net/u2/75146/
http://blog.19lou.com/13453852/viewspace-2537468
http://www.wendoo.com/BBHHyu/record
http://blog.ifeng.com/1330151.html
湖北荆州 朱厚友 20年!
性别:男
年龄:1965年10月
学历:本科
受害开始时间:1989年下半年
受害起始地点:湖北荆州
初受害时的身份:政府部门办事员。
受害原因:工作事业心太强,有点工作成绩,与单位主要领导产生了矛盾。(自己猜测)
联系方式:
电话:138770xxxxx

qq:625707779

email:625707779@qq.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chanly001
广西桂林 易胜林 6年! 资料已全部公开
姓别:男
年龄:1975年2月15日学历:大专
受害开始时间:2003年4月
受害起始地点:桂林永福
受害时身份:单位职工
受害原因:部门领导找人迫害(见我博客中写的:“无休无止的迫害!”受害经历文章)
联系方式:
地址:桂林永福县 xxxxx
电话:139783xxxxx
邮箱:yfsb987@sina.com
QQ:251777265 黑骑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310155292
辽宁丹东 高晓维 16年! 资料已全部公开
姓别:女
年龄:1976.1.15
学历:大专
受害开始时间:1993年10月(或更早一些,是从这个时间开始查觉到的)
受害起始地点:辽宁省丹东市家中
初受害时身份:高三学生
受害原因:1993年时,我父亲担任数学教师的本地大学里面有了派系斗争,因为我父亲不愿意参与其中且说过对某些人不满的语言,故而被视为异类成为迫害对象,进而全家被用此秘密高科技武器监控。并且害人者散布谣言污陷我家“是反腐败的”这样的“罪名”,同时污称“全家都有精神病”,以此方法拉拢同党壮大势力,并支使挑唆(或者称为胁迫)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参与迫害,以是否听其指令来判断人的“倾向性”,对不服从者极其可能也利用了脑控武器进行过秘密迫害。
联系方式:
电话 13898510756
邮箱 cwzpp@yahoo.cn,tree76115@sina.com,584373998@qq.com
qq: 584373998
博客:http://blog.sina.com.cn/banmindcontrol2
受害情况简介:
在2007.5.21这天知道脑控技术并找到难友之前的15年间,我不够了解对我一家肆无忌惮实施“监视、窃听、‘高科技射线枪’打击身体”等迫害的高科技武器具有能够读脑、输入意识等功能,并以为天下只有我家受到极有权势、颠倒黑白的秘密高科技犯罪分子丧心病狂地窃听、监视、残害,以致于中了害人者的圈套,不敢(亦觉得无从)反抗,并且使害人者能够通过我自己的手伤害我自己。下面我简要介绍一下这些伤害的方式,希望能够引起其他公民的警惕。(在我知道真相并和难友们一起勇敢公开揭露后,各种伤害已经逐渐减轻了很多)。
一,对身体的酷刑:
从1996年初的一天夜里起,约十年间,伴随着似从窗外或街道上传来的叫骂声身体各部位交替或同时出现异常疼痛有如受到酷刑的折磨时刻也不停,有时在梦中痛醒。
最令人切齿的是性骚扰般地制造疼痛,以致于终日坐立不安、深夜难眠。这是各类邪恶打手们为摧垮人意志的保留手段,脑控迫害者们由于其秘密施害不为人知则更是热衷此道;
对大脑的“照射”(这是一种被射线击中的感觉,这种“照射束”可以集中于脑干深处一点,也可弥漫开笼罩脑仁,时收时散,时强时弱,任意操纵),使大脑经常处于一种麻木状态,强烈时甚至感觉到恶心想干呕;减轻或停止时难受感觉立即消失。
“照射”眼睛出现刺痛般的感觉,尤其是在阅读时候,对我自认为视力更好的左眼伤害更甚;
经常刺激心脏非正常巨烈颤动(甚至有几次使心脏像汽车马达般地颤动),以及其他各组织器官的异常疼痛;
在夜间睡眠之后,身体突现奇怪创伤。(如一夜睡眠后眼白出现深紫色血於;头骨或髋骨、膝盖骨及脚踝等处出现位置精准的内伤压痛点。这种内伤即使在与受伤位置极其靠近的地方也不会出现压痛感,并且体表无任何异常,这与正常碰伤一片於青疼痛完全不同)
……
二,强行输入声音、信息
无处不在的“听到”叫骂声音,几乎总是一句“X你妈”,常常带着恼怒和极端仇视的语调,声音若隐若现,总会响起在脑海、耳际。另外有两次清晰的记得听到带有一点金属声似的一个男人声音(带有本地口音,但觉得声音有点怪),都是在受害初期听到的,一次是说“打倒以Jzm为首的党中央!”(像喊反动口号一样的声音,当时就怀疑是一种钓鱼行为,因为那时已经知道自己受到特权的监视窃听,但以为这个声音是从街道上传来的),另一次是在睡着后朦胧醒来,听到有男人的声音在重复我前一刻梦里的话,(当时很恐惧,想这监视竟然能到这个地步?但因想不通科技原因,随即自己以“一定是睡迷糊了”作为解释)。
恶意输入信息:
反复出现黄色或同性恋、乱伦等变态梦境(从来白日不思及的事情竟出现在梦境),反复作能造成心理压力的多种恶梦:比如要参加考试、牙齿脱落、父母去世、各种形态的蛇、在公共厕所或洗澡间里发现进来男性窥看但又移动不得躲不开……有些梦境竟然“真实”到醒来后也一时难辩真假的程度,会摸牙齿看还有几颗在,会哭着去找爸爸妈妈。
也常梦到一只黑手伸到被里骚扰(有时让我在梦里认为这只手是弟弟的),焦急地挣扎醒过来四处望望才明白是假的。
向潜意识输入信息或图像对思维和行为进行干扰和误导,致使思维困难、学习困难(每次振作都被破坏,无休无止),只有按照他们的黄色诱导去思维才不受拦阻。
三,精神操控:
常被制造绝望抑郁的情绪感受,让情绪之弦紧绷得像要断掉;曾被输入强烈地跳楼自杀信号,理智上明白自己不愿意,但似乎另有一种力量强烈地驱动着身体要它冲向窗口,难以抑制;经常在入睡前输入恐惧的感觉,睡着后也常常因“恐惧感”的突袭而惊醒。
精神操控有几次持续时间长、强度大,觉到几乎失去自控力量、生命恍惚就要流失,每次都是一念求生欲望不灭,苦苦振作挣扎得脱。
四,感觉操控:
经常无帮的“疲惫之极”、困倦;注意力常被分散,读书时常常被阻断思维,眼神定在书中一处 “忘记”移动,同时大脑却在飞速的信马由缰、胡思乱想;有时在入睡前闭着眼睛平卧时会被制造出天翻地覆有如地震的感觉,紧忙睁眼看周围时,这种感觉立即消失……
五,行为操控:在入睡后,会被操控突然起身作一些并非自已意志主导的事情,作过之后才突然惊醒,初时还以为自己突然变成“梦游”者了;被控制去“自残”伤害造成而浑然不觉这种伤害的来源,还为失常行为深入寻找自身原因!

六,破坏社会关系、生存条件:

我原来全部的社会关系在监控下都被破坏,几乎每个相识的人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压力,不顺从监控者意志来对我使用语言或行为进行施压的人,会受到秘密犯罪分子的惩罚,很可能有的人正是因此而失去的生命(从这点看,我成了害人团伙“指鹿为马”拉帮结伙、打击异已的道具);即使亲属有些也不再敢正常来往。黑手无处不伸,压力无处不在!
家里的自来水里被下了特殊物质,判断只能是从楼上人家的管道搞的。原本甘甜的鸭绿江水出现怪味,有时甚至烧嗓子,家中浴缸用来存水,总是积下铜绿色水垢,难以清除干净。当害人者气焰越凶狂时,异味也就越大,水垢浓重变成墨绿色!(1994~2003年间为最甚)在非常偶然的时候,即非作饭时间,并不是为了喝水去趟厨房,却临时想要喝口凉水时,会尝到正常的水味。但这种情况只在初期存在,后来就没机会了。而当家里偶然来了外地亲属朋友,水的味道就立刻恢复正常了,那时米饭的真是甘甜!(开始那些年家里封存了好些水样,但十几年过去了,丝毫没有解决问题的迹象出现,而且水的问题虽轻了些但依旧存在,那些水样也就丢弃了)
呆在家里,楼上人家常常凶狠地敲地、捣地,并且总是能快速的瞄准我头上的准确位置,不管我如何隐蔽地移动(这说明楼上知道我行动并不是通过窗外,而是天棚对他们来说已经变成玻璃一样透明,夜里睡觉时,他们还常把一个带轮的东西拖到我身体上方的位置停下);也经常有些凶恶的人从楼上人家出入,从那里传出狂欢声、恶骂声;
走在外面,很多人,包括完全不相识不相干的人,甚至有些人一看便知应该是诚实的劳动者,但却被逼迫也来对我凶狠地吐痰示恶(因为身处底层的人不容易,管制他的权势可太多了!这种现象2003年前犹甚,现在非常少了)。偶尔突然变换原本打算的路线,即兴地拐上别条街道时,才会有片刻宁静,但很快围堵者就会到来。
在初受害时,因为上高中需要乘坐公共汽车,在车上突然开始受到很多流氓(不知哪里来的一些穿得较差眼神很邪的人,年龄大小老的都有)用他们的特殊器官挤在身侧的骚扰,只有用书包作盾牌;在07年知道受害真相找到难友后,因经常上网吧利用网络揭露,夜里回得晚,不管冷暖甚至冰天雪地又刮风的冬夜,经常有人守在我必经的路上撒尿,有时甚至会在前路的中央使我避之不及!也有时更加恶劣甚至在白天的路边故意暴露男性器官,这些是特权脑控施害者走狗们专利的恐吓方式,他们的的确确就是这样的一群!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吕斐 9年!
姓别:男
学历:大专;
受害开始时间:2000年;
受害起始地点:江苏省南京市;
初受害时的身份: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实名举报人;
受害原因(见受害简历)
联系方式:
电话:(025)51696xxxx;
QQ: 702169770(humanrights);
邮箱: 702169770@qq.com;
博客: http://hi.baidu.com/humanrights123;
受害简历:
因写《人民来信》,《实名举报信》,揭露官商勾结,暗箱操作,侵害、剥夺南京市中心区黄金地段——厚载巷地块被拆迁居民合法权益受害。被思维读取,散布;被攻击大脑、内脏器官。倍受侮辱、歧视,倍受精神和肉体折磨、残害!至今!!
实名《举报信》,证据材料见博客http://hi.baidu.com/humanrights123;(关键部分经常被删除,可以提供完整《实名举报信》;)

Reply to Discussion

RSS

Latest Activity

JasonMxxxx posted a video

Are Christians Really Being Persecuted?

David Guzik addresses the issue of persecution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in our western world, in anticipation of what is to come but also in light of the pres...
2 hours ago
Robin Yan posted a blog post

After watching this video for UN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

After watching this video for UN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 , you must send, forward  this whole message for me.http://www.filedropper.com/srcribd123( Continued)http://www.filedropper.com/22531Or,https://gofile.io/d/D2EW3ORobin YanCanadian victim of tortureSee More
5 hours ago
deca posted videos
7 hours ago
Faride commented on deca's video
Thumbnail

Stress management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solution to this problem. I myself prefer using cbd thyroid now. This herbal medicine has good medicinal properties and at the same time, it is safer than conventional antidepressants. I order CDB on the website with home…"
11 hours ago
Victoria replied to Soleilmavis's discussion Petition to United Nations and Governments Worldwide to Stop Electromagnetic Mind Control Abuse and Torture
13 hours ago
Victoria liked Soleilmavis's discussion Petition to United Nations and Governments Worldwide to Stop Electromagnetic Mind Control Abuse and Torture
13 hours ago
CLS posted a status
"Wake up why are all these TIs coming out. Pay attention to repeated messages."
13 hours ago
CLS posted a status
"TIs Pay Attention!!!!! We at war within. Steve Bannon white nationalist are responsible for covid."
13 hours ago

Badge

Loading…

© 2020   Created by Soleilmavis.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