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pink

Worldwide Campaign to stop the Abuse and Torture of Mind Control/DEWs

向国安领导汇报对本本和和家族实施灭门的工作,百万夫妻被我们拆散离婚

惊恐!!惊呆了!!黑客截获这样的汇报文章

向国安领导汇报对本本和和家族实施灭门的工作,百万夫妻被我们拆散离婚

  尊敬的国安领导你好!首先恭喜你被人大任命为国安领导,知道你也是江泽民系统的,我们是江系灭门本本和和家族行动小组成员之一,领导对我们业务上的事不了解,现根据你的要求,我们详细的写了一份材料向你介绍我们的工作情况。

  我们的工作主要是监视老百姓和搞暗杀,按照江泽民的要求减少人口,25年来我们总共消灭了2亿人口,上海高级法院副院长邹碧华、上海中级法院35岁法官李罡、重庆市检察院的39岁副处长龚勇等就是被我们暗杀的,我们在暗杀前就一直秘密监视他们,一直在找最佳机会下手,当我们看到邹碧华一直为农民工伸张正义,还要为他的司法实践著书立说,这对我们的威胁太大了,我们要在无法无天的环境下才有杀人的自由,现在邹碧华加强立法,这等于是断了我们财路、断了我们生路,我们在2014年12月10日下午毫不犹豫地对邹碧华发射心肌梗塞信号送他上西天了,像“法官集体招妓”的上海高院陈雪明、赵明华、倪政文、王国军才是与我们志同道合的兄弟,我们会一直保护这样的法官。

  我们除了杀好法官,暗杀最多的是纪委的和检察官,因为他们知得太多了,有的案子查到我们江系统的人了,我们领导就要求把他们杀了,像下面的都是被我们国安暗杀的,但没有人知道是我们干的:

  深圳纪委书记49岁周林祥、湖北省公安县纪委官员谢业新、陕西商南公安局前纪委书记侯某某、洛阳市公安局纪委书记张广生、学院纪委书记霍某、运城纪委副书记蔡铁、湖南省原纪委书记杨敏之、福建纪委官员李伟伟、江西南昌县纪委副书记闵红妹、黑龙江庆安纪委干部范家栋、央企监事会主席时希平,广西平南县检察院检察干警42岁莫义元,郸城县检察院反贪局长42岁陈海宏,陕西省人民检察院科级检察员48岁刘宝奇,山东菏泽市开发区检察院检察官马玲。

  公安的我们也杀:广西桂林市公安局雁山派出所副所长38岁李斌、贵州省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云关派出所副所长45岁吴涛、麻城市森林公安局刑侦队长袁祥烽。

  我们暗杀的最高官员是胡耀邦,那是在前国安部长贾春旺指示下干的,被我们电子武器暗杀的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脸色发黑,那表明我们几个月前已秘密对他发射折磨信号,让他一星期不能大便,单控制大便信号就能把他杀了,脸色发黑是被电子武器暗害的典型标志。

  为什么我们要暗杀折磨迫害老实人?首先,我们最痛恨老实人,老实人不知道捞钱还仇恨腐败,仇恨搞歪风发财的老板,不像我们,我们与搞歪风的老板结成利益同盟,我们为老板提供情报;其次,我们把老实人的父母、亲戚害死了,那些父母双方一方早年去世的或双双去世的,40多岁就死了,都是被我们这个组织害死的,我们要一直监视老实人,看看我们的暗杀阴谋是否败露了,杀死他们的父母是否被他们发现了,知道了是否会采取什么报复行动,因此我们要监视老实人,必要时把他们也暗杀了,还有我们暗中折磨迫害老实人,他们知道真相后写投诉信公开我们的暗杀阴谋,因此我们也要一直迫害老实人。

  我们与各行业的腐败势力包括国外恶势力是一起的,我们与国外敌对势力、国内腐败势力是一个整体,谁要是揭发腐败我们就抓谁,是抓揭发者,2004年西安宝马彩票案:刘亮幸运中宝马车,没想到因调包失误,刘亮爬上广告牌喊叫,引来了记者,把我们的伙伴杨永明欺骗彩民、坑害国家的情况给揭露出来了,我们就暗中搞刘亮,把他抓到拘留所里;

  我们江家国安最喜欢害正直善良的老百姓,每当那些老百姓被我们害得失业下岗倾家荡产了,我们就幸灾乐祸,我们就有满足感,我们还喜欢害那些揭露官员腐败的记者:揭露地沟油的、揭露毒胶囊的、揭露豆腐渣桥的,揭露三聚氰胺毒奶粉的记者都被我们江家国安害了,我们这是为了保护腐败份子,腐败份子都给我们送过钱,给过好处,否则我们哪里能买宝马车?我们把矛盾转嫁到底层老百姓身上,那管腐败份子把国家掏空、把国家搞垮,我们不但不管而且还帮着腐败并从中获得好处。

  曝光毒胶囊的赵普被我们暗中搞得失业了;
  曝光天价烟的记者被我们暗中搞得失业了;
  曝光豆腐渣桥的人失踪了,造豆腐渣桥的人没事……
  邹小帛实名举报公安副局长而被警方枪杀。
  曝光三聚氰胺毒奶的蒋卫锁,被遇害身亡!
  曝光地沟油的记者李翔被乱刀砍死。
  中国药品打假第一人高敬德被北京派出所接走,3天后离奇死亡。
  曝光毕节五名流浪儿童被冻死的记者李元龙被暗杀,尸体到现在还没找到。
  维权人士王炜被失踪。反腐记者齐崇淮被判刑。
  揭发兰州表哥的周禄宝被劳教。
  广东揭阳23岁女警察方佳欲举报警匪勾结,在公安局内被当场砍死!然后警察说她是自杀。
  实名举报的刘虎,被依法逮捕!

  我们江系集团就是中国道德沦丧的带头人,我们就是公众之敌,我们就是全民公敌,我们暗杀平民百姓,我们有3千万人谁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我们钻法律的漏洞,我们修改法律,江泽民掌权的1990-2008年,给江系成员超常的高工资,把国家资产变成高工资收入,让违法贪污变成合法收入。

  这里百分子九十都是江泽民系统的,非江系的国安都排挤出去了,我们原来都是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小偷,是国安看中我们有高超的偷窃手艺,自从1990年江泽民当上总书记后,江系国安领导把我们招募到国安系统为国安工作,人员有3000多万,江又让我们干暗杀的老本行,现在我们边暗杀边捞钱,20多年来在江书记号召闷声贪污、闷声发财的指示下,我们中大部分人也相应的发了大财,1个亿是小数目,没搞到1个亿会被其他人耻笑,现在大家只知道如何捞钱,没有人真为国家安全工作,有时为了忽悠大众,弄个抓间谍的新闻让大家看,实际上我们是真心想国家垮掉,这样我们就可以趁乱带着百亿、千亿移民国外,因此我们用电子武器读脑器骚扰折磨暗杀平民百姓中的老实人或弱者,煽动平民互相攻击,这样我们和后台江派集团就可以到国外安心享受帝王生活了。江书记提倡闷声发财让我们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发了大财,是江书记给了我们权力让我们杀人放火敲诈勒索让我们成为亿万富翁,我们这个系统是专门保护腐败份子的,谁对管腐败份子不满谁就是我们打击的目标,我们帮助令完成将令计划偷盗的2,700多份国家机密文件弄到美国。

  我们江系集团资产已证券化了,成立十几家大型私募基金,钱多到利息都花不完,而且还不断地生出利息,愁死人了,怎么办啊。

  只有多建“天上人间”娱乐场所,让那些下岗的子女,找不到工作的女人到“天上人间”为我们江系集团服务。

  过去25年来江泽民完全控制着中国老百姓,在金融领域、工、农、军、警、医、文化宣传教育,都是江系集团控制着。

在金融领域:

  我们利用江系2000万亿操纵中国股市,首先高买低卖打压股市,把股价打压得很低,让老百姓买的股票套牢割肉离场,由于我们有资金优势,我们想让股票涨就涨,让股票跌就跌,我们高买低卖表面上看是亏钱的,实际上我们把股价打压到底部后,用几年时间,等老百姓沉不住气了抛出股票,我们就低价买入,然后再拉高股价,在高位再把股票卖给老百姓,这样打压时亏损几个亿,在高位卖给老百姓时我们的钱已翻了几翻,本来500万亿的翻4翻就变2000万亿了,等股票都到老百姓手里后,我们再来一次砸盘,一轮循环又开始了。

  2015年夏,我们江系资本与外国资本发动一场金融政变,这次政变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也让国家损失不小。虽然江系集团暗中策划政变不下十几次都没有成功,虽然徐才厚死了,周永康、谷俊山、郭伯雄、令计划被抓了,但是我们有钱,我们可以用钱收买官员,用1个亿收买一个官员总行了吧,我们收买高层官员,因此消息灵通,我们基金是赚钱最多的。

  我们还有一个赚钱来源是器官移植,人体器官可值钱了,一具人体约值200万,其中器官100万,尸体100万,但是现在死刑犯太少,器官紧缺,因此我们对平民发射愤怒信号,控制平民互相残杀,然后把杀人的判死刑摘他的器官,由于我们的努力工作,因此才有源源不断的器官供给者,2016年3月27日,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的学生卢海清被室友杀害就是这种情况。

  有个电影《王牌特工:特工学院》就是专门介绍怎样发射愤怒电波信号控制老百姓互相残杀,在1小时51分处有个情节,有位母亲拿菜刀要杀她自己的亲女儿,这种情况是真的,我们就在全国制造了多起杀亲人案子,我们与电影中的相比做得还差远了,还需要继续努力。

在工业系统:

  江泽民把老工人踢下岗,那时低工资,老工人年轻时创造的财富赚的钱造厂房,这些财富就归江系财团了。

在医疗系统:

  我们与外资机构一起操纵诋毁祖传的中医药,让进口药长驱直入取代祖传的国宝,我们江系集团用高医疗费榨干老百姓血汗钱,我们不断变换药品包装,原来装100片药的现在只装10片,价格不变,没钱看病就去死吧。

在文化宣传教育系统:

  我们封锁网络,让“政令不出中南海”,删除对江系不利的文章,在海外造谣生事发表对胡温习李不利的文章。用高学费榨干老百姓血汗钱,为了搜刮学生家长的钱,我们在教材上删除重点内容,只把基础内容印到教材上,平时上课老师只讲基础内容,学生要想通过考试,一要买大量补充教材,现在辅导教材多得让学生挑花眼,二是必须找老师补课,在补课时老师才把课堂上不讲的内容教给学生,江泽民的指导思想是没钱就不要读书。

  谁要是不服想反抗,我们有徐才厚,周永康,罗干、前国安部长许永跃等手下充当打手,我们把反抗的抓到辽宁医院,割了他们的器官卖钱,把他们的尸体做成标本卖钱,现在江泽民用金融控制国家,江泽民个人就有60万亿人民币,整个江系集团有2000万亿,我们用这钱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用这钱可以招兵买马建立私家军,加上我们这个部门完全可以控制一切。

  为了我们江系势力能够世世代代控制中国,瓜分中国老百姓财富,我们把社会上一切正义之士正义力量都秘密地用电子武器杀掉,把反抗力量反腐力量消灭在萌芽状态,刚出生的婴儿就被我们控制了,一旦发现有正义之气的幼儿和小学生就进行电子折磨,有许多已经被秘密做掉了,你新闻里看到的幼儿小学生莫名猝死,都是被我们秘密杀掉的。

我们江系势力一直在暗中搞破坏,杀人,放火,栽脏陷害,挑拨离间。

  现在就来说说我们工作的具体内容。

挑拨离间:

  要迫害一个人,先要挑拨离间他周围的同事,同学,邻居,领导,朋友,家人的关系。

  我们用电子武器读脑器模拟受害人的声音对其同事同学领导等发射骂人的信号,他的同事同学领导等的大脑接收到信号后都非常愤怒,与受害人脱离关系,并经常欺负受害人,这样我们挑拨离间,借刀杀人的目的就达到了。

  现在我们国安几千万人故意找穷老百姓麻烦,挑拨老百姓与老板的关系,让老板开除这些老百姓,让他们失业找不了工作,我们的工作不但不创造财富,我们还要让正在创造财富的人停止创造,其它部门看我们工作很忙,其实我们是在为拆台而忙,这是江系集团的目标。

  我们暗杀使用的设备叫无线电子武器读脑器,它是通过对采集了脑电波指纹的人发射无线电折磨信号或死亡信号达到隐蔽折磨人及秘密杀人的,这个设备神通广大,不但能杀人而且还能非常隐蔽地放火,我们看不惯谁就秘密地放火烧他的财产,像2015年双11我们秘密放火烧了运送快递货物的车子,因为这公司的老板自以为是,对于要整的小老板我们先搞垮这些老板开的公司,我们控制小老板公司的车出车祸赔钱,每个月控制他公司出2次车祸,不出半年让他赔光所有的钱,让他公司开不下去,让他成为穷人,以后我们想怎么整就怎么整。

  我们国安有世界上最先进的远距离控制人类思想行为和发射无线电波杀人的机器,是杀人不留任何痕迹的武器,我们的设备比美国的还要先进,因为从上世纪60年代研制出读脑器后,其他国家有法律不能用电子武器读脑器折磨平民,我们不受这些约束,我们从没有停止开发电子武器读脑器的功能,目前我们电子武器读脑器技术遥遥领先世界各国。电子武器读脑器的功能非常强大,强大到可以控制任何动物、植物、任何导电体。


  电子武器读脑器

  1887年德国科学家赫兹发现存在电磁波,同时发现特定波长的电磁波对准人体后可影响人的行为,不同频率的波能让人哭、让人笑、让人发怒,随后各国都秘密研究开发电磁波武器。

  1956年我国成功研发出电子武器读脑器,并在文革中充分使用了电子武器读脑器的功能,我们在对敌人使用酷刑时采集敌人痛苦的脑电波波形,目前已采集百万种以上痛苦脑电波波形,比如拔指甲、敲手指、上火刑、上电刑、绞肉机绞内脏器官等,这种生不如死、临死前被折磨得痛苦、绝望、恐惧的脑电波波形被采集后,在必要时可通过电子武器读脑器发射到正常人身上,让正常人获得被酷刑折磨的人一样的痛苦,也就是实行远距离电子折磨摧残。

  要用电子武器读脑器控制一个人,必须先采集该人的脑电波指纹,这就像用收音机找电台信号一样,找到后给该人脑电波特征记下标记,目前我们就用身份证号,有些人一个人有几个、十几个身份证,有些骗子在国内集资诈骗了几十亿、几百亿后化名整容逃到国外,这对公安来说好像这个人从此消失了,但这些满不过我们,我们只要输入身份证号,该人是死是活、在哪里、在想些什么,和什么人见过面,与什么人联系过,我们一清二楚,目前我们就是要让那些集资诈骗的把钱转移到国外,将来我们不干了就到国外找这些诈骗的要钱。

  20多年来我们陆续放走了大小贪官10多万让他们到国外享福,以每个贪官平均带走1亿,那就是10万亿,我们只要他们给我们百分之二十回报,也就是2万亿给我们分分,这够我们在国外逍遥几代人了。

  贪污上亿资产的官员一直是我们保护的对像,因为他们会分钱给我们,我们有全部贪官的名单,即使他们逃到国外,即使他们用第二身份证,第三身份证,整容等,我们也一样能找到他们,等我们不干了也到国外,按着名单找他们要钱,我们不监视贪官,让他们大贪特贪,让他们把国家给掏空然后把钱转移到国外。

  当今世界是以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超级大国在唱双簧,美国在世界各地到处闹事,一会打这个国家,一会又打那个国家,有时俄罗斯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帮助被打的国家,但是每次俄罗斯都会从中瓜分一部分领土,因此未来将只有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江泽民早就看出这一点了,因此在1998年把有争议的中国北方300万平方公里原中国领土送给俄罗斯,再等着下次俄罗斯再帮助中国打击入侵者,再让俄罗斯瓜分几百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早晚这些领土会并入俄罗斯,我们将来都会成为俄罗斯人。


我们有功劳:

  我们现在有90%无所事事,尽干缺德事情,只有10%在干正事,而这10%正是我们要排挤掉的。我们江派就是要与胡温习李作对,现在我就来介绍我们是如何搞垮这个国家的。

  1,26年来我们制造了2亿近视眼,他们以为是看书多了才近视眼,其实不是,在我们的秘密迫害下他们不看书也会成近视眼,有一个人25岁了没有近视,在我们电子武器的攻击下1星期就近视,一个月后成永久近视,而我们的亲人即使用眼过度也不会得近视眼。

  2,我们挑拨离间目标人的同事、同学、夫妻关系,全国有百万对夫妻被我们电子控制迫害得离婚,百万个本来美满的家庭被我们秘密拆散,我们对夫妻双方发射愤怒和互相厌恶对方的信号,让他们天天吵架直到离婚。对目标人的同事、同学发射模拟目标人声音的骂人语言,挑拨别人与目标人的关系,造成夫妻反目、同事同学反目,我们的上级领导、上级的上级都支持我们这样搞。

  3,对于被我们秘密迫害后离婚的双方,如果他们去找其他异性,我们就秘密杀掉他们,那些脑益血、心肌梗塞、猝死的都是被我们的死亡信号杀掉的,如果我们恨某个人,就对他发射胰脏坏死信号,胰腺发炎坏死产生的痛苦是痛苦信号中最利害最折磨人的,所有胰腺坏死死亡的都是电子武器制造的,我们通常在他们快要领退休工资时做掉他们,我们就可以占有这些钱了。

为继续灭门本本和和家族出点建议

  本本和和是网名,他的真名叫郁**,他的父亲是原保密工厂上海901厂中心试验室的党支部书记兼党委委员,他父亲的上级是党委书记,可能是党委书记有腐败行为被他父亲发现了,党委书记要求国安对他家实施迫害,国安又找不到把柄,只能秘密地迫害,901厂后来改为上海第二冶炼厂。

  我们接手迫害本本和和时,他的父亲早已被前辈秘密迫害死了,他的家族早被害得七零八落,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家族里不是死了大的就是死了小的,我们成功地害得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最后的害起来很容易,只要在他外出时给制造个意外搞死他,目前我们用各种方式折磨他,他要写受害经历的举报文章我们一点也不怕,写到那里都没用,我们就是要折磨他逼迫他写,反正对我们没什么影响,一般也就是上面某个领导换一下,我们还是干暗杀折磨老百姓的勾当。

  本本和和的女儿3个月大时就被我们折磨摧残了,我们对小孩发射上吐下泻信号,发射近视眼信号,发射感冒高烧信号,现在本本和和的女儿是高度近视,基本被我们摧残废了,目前我们每月摧残一次本本和和的女儿,特别是到了她考试前我们一直发射摧残信号,直到考试结束。

  我们一直在找做掉本本和和的借口,只要有借口,我们就可以用微波电子武器杀掉本本和和,可以发射心肌梗塞信号或脑溢血信号做掉本本和和,对本本和和家族的迫害我认为最好的迫害方法是,用电子武器发射微波信号,在微波信号上叠加人体“自燃”信号,让本本和和家族人间蒸发,而且人体“自燃”蒸发也是杀人中比较“人道”的方式,死者产生巨大痛苦的时间只有1秒钟,1秒钟后人就死了蒸发了变灰了,只是万一人体没有完全烧掉就很麻烦,发射人体“自燃”信号杀人只适用于对付孤寡人员,这样的人死了、失踪了没人会去调查。

  目前我们主要在他生活的各个方面对他进行打击,2008年6月底,他花2000元买了一辆新电动自行车,那可是当时他家唯一值钱的新的东西,我们一个月不到在2008年7月16日就把他的新电动自行车给偷走了,这对他的打击太大了,我们一直干这样的事,他称国安局为国家偷盗局,这一点也没说错,我们偷技术,偷电脑,偷摩托车,偷隐私,偷生命,我们样样都偷,偷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都是有特殊偷窃手艺才被招到国安的。

  从99年3月以来我们已偷走他们家7辆自行车,一辆2000元的新电动车,2009年5月18日又偷走了他第二辆电动车上的电瓶,2010年10月11日偷走了他家1600元,2011年11月12日偷走了他女儿一双运动鞋,2012年2月15日偷走了他女儿800元的手机,2015年6月19日下午偷走了他女儿近千元的手机,2016年4月5日,他女儿在去学校的路上,我们上海国安秘密跟着,趁他女儿不注意,从后面跟上悄悄地从他女儿上衣口袋偷走近千元的红米手机,这是被我们上海国安偷走的第三部手机。

  在我们偷的时候,公安的刑侦队长经常干扰我们的工作,我们只能反击,有好几个被我们发射微波信号秘密杀掉了,有的是在微波信号上叠加人体“自燃”信号,死得只剩一堆灰,成为失踪人口了。

  实际上我们有先进的电子武器读脑器,地球上发生的哪个案子我们破不了?没有好处的事我们是不会干的,公安部是最富得流油的官方部门,他们道路收费、停车收费、上牌收费,一条马路铺了又挖,就为了要钱,只要他们能把收来的钱分一点给我们,私下里给我们发一份工资,我们就把知道的情报透露给公安,这样什么案子都能破了。

  实际上我们知道的更多,我们获知有贪官要刺杀纪委领导,获知贪官暗中策划政变等情报,我们故意压着不上报,即使我们基层上报了,这些情报也会被某一级扣押。

  中央领导派过好几个调查小组到国安部调查情况我们及力否认这种迫害,在各级领导的保护下我们一口否定,中央领导一走我们继续搞迫害,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每个人都暗杀过10个以上的人,组织内没有人敢出卖同事,谁出卖就杀掉谁。

  现在中央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个委员会还是离不开我们的情报,我们上海国安只监控老实人,我们不监控江派贪官,像江贪60万亿,只要给钱我们就保护并为江派官员服务,谁说江派官员坏话我们就害谁,局长大人也支持我们这样做,所以我们就是要为江派官员服务。

  最近人员调动较多,有几个其它小组的调到我们小组,其实他们与我们是一路货色,都暗杀过10人以上,因此他们很快就被我们同化了,我们暗杀人没人能管,我们杀人也救人,那个患重症肌无力的雅婷,父亲捐了她的器官,这个雅婷就是被电子武器发射的信号切断了她的神经信号,她大脑发出的信号到不了身体,不过雅婷捐出的器官被救的6人也是被电子武器读脑器害的。


             上海国安阿迪

20151115
20160220修改


相关参考文章:

令完成、郭文贵外逃,国安有追踪设备可找到他们.txt
紧急情况,给国安部部长耿惠昌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公开信.txt

Views: 58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Peacepink to add comments!

Join Peacepink

Latest Activity

Profile IconDaret Por and Violet Roden joined Peacepink
14 minutes ago
CLS posted a status
"Wake up!!! Hear honking!!! Its for a reason. Listen for repeated v2k info. Its codes!!"
4 hours ago
Martti Koski commented on H's group Finland
"Kokoontuminen lauantaina.   Suomen Joukkovainotut ry:n tapaaminen Ravintola Teerenpelissä ,Helsingin Kampissa, lauantaina ELOKUUN 8 PÄIVÄNÄ kello 16.. Kaikki tervetuloa."
4 hours ago
Stephen O' Neill commented on Stephen O' Neill's status
"Thank you so much Jason, you are a true friend. Maybe that is why you are targeted, what I mean is TI's tend to be very nice and friendly people , salt of the Earth types. I am sure I will be fine as a dead guinea pig is no good, and if they…"
5 hours ago
Stephen O' Neill commented on CLS's status
"Yes I used to get harassed by strange honking car horns 24/7, but not so much now since the mind control and induced forced violent urges started. What do you mean by I am getting codes?"
5 hours ago
outi tuomi commented on H's group Finland
"Minä pidän sometaukoa. En enää keksi, mistä olisi asiallemme hyötyä, YK:n ihmisoikeuskomissaarin virallisen sivun ylänurkan kautta   pääsee linkkeihin, mutta suomi24:ssä niitä ei…"
6 hours ago
Robin Yan posted a discussion

They are evil or not?

UN UN Human Rights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Amnesty International 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Canadian GovernmentThey are evil or not? Google Canada is filtering this, cause and effect, karma.https://ibb.co/XLBjv5mUN Human Rights: Human Rights can not be compromised.Fight  for my life being  threatened ; fight against ongoing (psychological ) torture, terror and attempted murder by every possible means,  I am not alone and I…See More
6 hours ago
tanstaafl productions updated their profile
8 hours ago

Badge

Loading…

© 2020   Created by Soleilmavis.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