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pink

Worldwide Campaign to stop the Abuse and Torture of Mind Control/DEWs

极为严重!中国精神侵害状况 转自薇薇鼠博客

中国精神侵害状况极为严重
北京某重点国防部门被完全控制,一个数万人的大型国防部门,全体职工被完全控制着说所有的话、做所有的事,工作已经牛头不对马嘴!

每一个人说话做事都已不是自己的真实意愿,而是遵循于控制者的意愿!

居然没有一个人能讲出来这一点

中国精神侵害状况已经极为严重,受害人群已遍及各省市地区


北京发廊打工者mary:

我从我的家乡来到北京我舅舅那里打工,没有想到非常的倒霉,撞上了这帮用脑波控制犯罪的流氓恶霸。


我甚至于开始骂人,有好几次,我指着那个小姐妹的鼻子,简直成了一只母老虎似的,“你他妈

的…………!”。


别人还以为我是在故意找那个小姐妹的茬什么的,我有苦说不出 —— 我其实对她印象很好,我根本不想骂

她!

再到后来我的麻烦越来越大。

我在宿舍里面开始咆哮,就跟狼嚎似的撕心裂肺的嚎叫,叫声凄烈刺耳,我的脑子的中枢区域就像有橡皮筋

扯着扯着,当这个信息变得很强时,我就甚至于会不能自控的嚎叫起来。


然后我的腿、胳膊都不能自控的动弹,严重时成了拳打脚踢……这给我制造了很大的困扰。


海南加来镇大规模受侵害人群:

在中国海南省临高县加来镇,一台高值无线电机器已经被当地民众暴露。海南省籍的几个走了神的“讲人

道”恐怖分子用这种机器整害人用了五年以上。“夜长梦多”,因为坚强而悲惨的受害者活现在加来镇,当

地群众,干部,警察中,有着全世界最大的知情群体,有着被害得极难堪的家庭,有着苦难世界之最的受害

者。恐怖武器与反人类侵害,对加来墟人民造成巨大的心灵冲击,对于七十岁之上的老人,它超过了六十多

年前的日本军事侵略者在当地犯下暴行所带来与留下的刻骨铭心之记忆。


广东东莞某工厂受害员工:

我2005年3月9日进东莞凤岗雁田台和电子集团环宇电子厂上班,在这里工作2 个多月却被该厂的人以一些

莫须有的理由用一种任何人都不能拒绝的测慌仪侵害长达7,8个月,在此期间我经历生生死死,差点成了

神经病,可我总算挺过了最困难的时候,没逼疯,没逼死,直到我现在可以正常工作,上网。他们用的是一

种新型测慌仪(如脑电波测慌仪和以色列测慌仪都可以(这种新型测慌仪和种种监控追踪仪器的非引用,造

成对人的不法侵害。


仅两岁的受害者: 我女儿2岁时就遭他们迫害,2001年我女儿2岁已经会讲话,他们怕直接用语言骚扰

我女儿听见后会讲给我听,所以用摇铃发出铛铛的声音,我女儿说听到铃声,可我听了几次都没有,所以断

定我女儿2岁起被他们迫害。


他们除了要害死我一家或一辈子迫害外,他们说从现在起一直监视我9岁的女儿他们除了要害死我一家或一

辈子迫害外,他们说从现在起一直监视我9岁的女儿。


上海留日受害者胡XX:

我目前不但思维,行为,言语等随时受到所谓”高科技”的控制外,而且自己的身心与健康也同时受到了残暴地

摧残。更有甚者,”高科技”还通过遥控我的所有行为来直接伤害那些与我接触过的任何人(这接触过的任

何人中的绝大多数都知晓我所处的被害状态却既敢怒不敢言,自己又深受其害而毫不知情)。据推算,我的

这种被控状态产生于日本留学期间,大约始于1992年(或是1991年),至今已有12,3年了。这些年来,我的身

心健康一直处于极大的被压迫状态。


澳洲女留学生soleilmavis:

秋天的景色虽然很美,但是对我来说,每天被他们酷刑折磨,只剩下痛苦和越来越绝望。从2001年12月他

们开始虐待我开始,随着他们虐待我给我带来的痛苦越来越多,老天爷也痛苦越来越多,天灾越来越频繁,

天灾损失越来越大。我一直在想孟江女哭长城的故事。或许当全世界的人还没有多少人了解这些使用电磁波

武器,声波武器及心灵控制技术所受的非人折磨及他们的法西斯集中营,这些受害者的哭泣也只有老天爷听

到,也只有老天爷懂得,也只有老天爷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痛苦,也只有老天爷会跟我们一起受苦。他们这五

年来不允许我读书,不允许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晚上不允许我睡觉,或者有时他们就让我一直睡着,不让

我醒来。他们虐待我们,给我们身体带来疼痛和疾病。他们严重破坏了我们的生活,但是他们却没有受到法

律制裁,我们甚至找不到可以帮助我们打官司的人。

北京某国家重点国防部门受侵害状况非常严重

全体职工处于完全控制之下


我所在的单位是国家一个重点国防单位,现在被侵害的状况非常的严重,很有可能是被

脑波技术重点下手的部门之一,我发现绝大多数都受到了脑波侵害,而且很有可能是处

于完全控制下的侵害。但是,没有人敢讲出来自己受到了侵害的事实,这一点很不得

了!这就是整个脑波控制部署的高明所在!


每一个人都会害怕别人说自己是得了精神病,虽然每一个人都看出来周围的人也被控制

了,但是,还是会不敢告诉那个人自己也被控制。每一个人都是如此,就实现了大规模

的控制而没有人能讲出来!

为什么这么多人被控制竟然一个能讲出来的都会没有?


这与精神侵害的 技术性内容 有关,这个技术已经达到的水平使出了这样的事!


绝大多数人会觉得难以想象,精神侵害技术能达到如此高超的水平,但是,事实的确如此!

通过向人脑的 中枢区域 以强能级发放电磁波,人就将会把这些信息信以为真,根本摆脱不了!

比如对我们单位就是这样实现的,向我们的脑的中枢以强能级发放了这样的脑波“别人会说这些精神侵害的

事情是假的,会说被侵害者是精神病”,由于这一技术能使人们摆脱不出来这样的强能级发放,于是,就

使一个人陷入过分的顾虑,就没有人能讲出来了。


我们单位就是一个实例,每个人都看出来别人也被脑波控制侵害,明明是完全可以互相交流脑波控制了,但

是还是会顾虑——“那个人会不会说我是精神病”!

这就是那些犯罪分子以强能级调控发放后所能达到的效果。就我个人体会,是完全挣脱不出来的。(因为我周围几个朋友还是相信脑波控制的,所以我才能有挣脱出来的一点可能)

我们单位跟我挨着坐的一个女孩,我看出来被控制得非常严重,于是想去帮助她。

下班的时候,她走在前面,我在后面厚着脸皮使劲的撵,吃饭的时候故意到她的宿舍去往那一

坐,想跟她逐渐的谈开这些。

可是,后来那帮犯罪分子是怎么用的脑波技术你们知道吗?

她被控制后,当着很多同事的面,很刺的说,“你不要跟我说话了,我不喜欢你!”

后来,我又试着看能不能接近,她继续说,“我不想和你打任何的交道!”

虽然我知道她是被控制下才讲出那样的话,但是,周围人会以为是她的确不想和我交往,而我

也无法直接了当的告诉所有人说,她是被控制讲了那样的话的,一个是她看上去神情自若,完

全不像是被控制后讲出的话,一个是由于脑波控制这样一个事物还没有被单位承认,会被人菲

议这是精神病!

在脑波控制没有被公认的环境下,如果什么人执意要说脑波控制这回事,那个犯罪团伙甚至于

能够控制周围所有的人集体诽谤,“一个人对人讲脑波控制这些事物是精神病”,然后进一步

控制周围所有人就能把此人送进精神病院!虽然那些人是处于他人控制下将一个正常的人送进

精神病院的,但是每个人都会讲不出来自己是被控制后做的这件事情!


我没有任何途径可以和她接近得了。


而那些犯罪分子为了使我再也不敢对她讲脑波控制这回事情,甚至于有一次,控制着她,拽着

另一个同事,要挟我说,“你是不是有了精神病,为什么老想对我讲脑波控制这些稀奇古怪的

事情?”

那些犯罪分子采用这种方式堵住我们这些听说过脑波控制的人的嘴 —— “如果你再讲脑波控

制这些事,我们就会控制你周围别的人诽谤你是有了精神病”。

于是我就再也不敢对她提脑波控制这回事了。

而尤其是,她也是被控制的,她自己并不想说这些(实现了对我的要挟),而居然出现了这样

的状况:一方面我和她明明都是受害者,却互相怎么都捅不破这一点,而甚至于成为了诽谤彼

此的傀儡人(所谓傀儡人就是以脑波技术完全控制后的受害者)!

脑波犯罪分子用这种方式利用傀儡人来充当其犯罪的帮凶!


而如果脑波技术被社会公认就不会成为这样的状况,这就是脑波技术犯罪分子竭力否认脑波技术的存在,竭力诽谤许多脑波受害者不是被侵害而是精神病的原因!【因为受害者会互相 捅不破 彼此是被控制的——这一点应该引起我们所有人的注意】

而她大概被控制了几个月以后,我有一次无意中听说,她一个人在外面住,而没有一个人知

道究竟住在哪儿。于是我就想了解一下这件事,就去问她现在住在哪儿。结果我发现她被控制

得非常严重,一点点都讲不出来了,每当我问话时,她的语言表达就会被完全控制住。

后来我觉得很不对劲,就去问别的同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说得上来,她们说“谁都问不出

来”。她一个人在外面住了半年多,每天朝夕相处得很要好的姐妹都没能问出来过,说觉得是

因为“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私事”。


而原本性格那么开朗的一个人,现在突然变得有点孤僻,脾气变得很大!那肯定是被控制后根

本讲不出来自己任何的私事,而根本不是真的不想讲。


但是,周围别的人居然完全没有察觉,不认为她现在正非常需要帮助!


还有我们单位的一件事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我办工会的展板,准备把工会小组的组织机构写一下,于是我去问单位的助理员,结果我们单

位的助理员说,“工会没有组织机构!”,说我们单位并没有成立工会的组织机构。


我大吃一惊,说,“怎么可能?”


那个助理员又继续说,“工会是没有组织机构!”(我们工会主席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男同志——但是助理员居然理直气壮的说工会并没有组织机构)。


我后来又试着问了好几遍,都是同样的回答,“工会没有组织机构”,而且神情自若。


后来,我没有了一点办法,就想绕着问看会不会好一些,我说,“我工会的展板上必须得写一

下工会的组织机构”。

结果当时助理员是这么说的——“你瞎编一个不就完了”!

让我自己瞎编,想写谁就可以写谁!


而且全过程我们单位的助理员神情自若,回答得很自然。

【那一次,那个挨着我坐的女孩拽着我们同事去要挟我的时候也是的,她已经被控制得很严

重,经常会表现得有点孤僻,但当时居然又恢复了开朗,变得神情自若起来】

现在我终于和脑波控制受害者的维权机构联系上了,那些施害者知道了以后,马上又调

整了应对。当我去跟同事打交道时,看上去他们的症状居然消失了,我以为是不再侵害

他们了——后来,我路过他们的办公室往里面不经意的一瞥,受侵害的症状仍然和过去

一样严重!是不想让我知道!

我和他们打交道时就调整为正常,想让我以为他们的状况不严重!





附:薇薇鼠的受害简况

我被控制以后,头痛不已,晚上睡眠非常不好,而这影响了我的工作。你们可以看一下上面的

例证(澳洲女留学生soleilmavis),有相当多的受害者都是这样的。侵害者为了给我们生活的

方方面面制造麻烦,于是让我们晚上睡不了,白天就会无法正常上班。我晚上头经常会很痛

,很晚才能休息一小会儿,因为头痛,睡觉睡得很难受,早上也根本起不来。


幸好领导非常照顾我,非常谢谢他们!

我估计我们单位里面有很多同事都是这样的,他们因为不知道脑波控制这一事物终于已经被社

会所承认了,所以不敢对同事讲,不敢对领导讲,甚至于连自己的家人都不敢讲,只有经常缺

勤,而有的甚至于会因此丢掉工作。


而你们看到上文中受害者mary的状况了吗

(“……就跟狼嚎似的撕心裂肺的嚎叫,叫声凄烈刺耳,我的脑子的中枢区域就像有橡

皮筋扯着扯着,当这个信息变得很强时,我就甚至于会不能自控的嚎叫起来。


然后我的腿、胳膊都不能自控的动弹,严重时成了拳打脚踢……”)?

是这样的,这个技术是这样的,侵害者为了污蔑别人是精神病,就会这样来运用。那些犯罪分

子为了试图污蔑我,于是就让我在宿舍乱动 —— 头里面简直就像要炸开一样,难以形容!这

个在脑波控制技术中称为骨传导。


我估计还有很多别的受害者也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而且侵害者会竭力诽谤说这是脑波技术实现

不了的,好污蔑像这样的状况是得了精神疾病!这个在脑波控制技术中是实现得了的。

我现在因为受到脑波控制技术的侵害,工作的确存在着困难,头经常很痛,谢谢领导能够体谅

我们这些受害人群 —— 侵害我们的那些犯罪分子为了妨碍我们能够正常的生活,根据我们的

作息制度来干扰我们,白天规定上班,就会让白天睡觉,即使规定下午上班,他们也会让下午

睡觉。幸好领导非常的好,很照顾我们这样的!使我们一方面能够承担一定的工作,一方面健

康不会受到太大的损伤。


来源:http://www.jskz.net/oblog4/u/vivivvvo/archives/2007/13.html#

Views: 6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Peacepink to add comments!

Join Peacepink

Latest Activity

ramiz berisha commented on Soleilmavis's blog post The Latest Call for Inputs from the United Nations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
"Hi Soleilmavis, I think that letter would be fine just have to updated and send it to him and then If you can inform every member of this site to send an email  specifically to him  and let's hit his inbox very heavy so that the…"
2 hours ago
Soleilmavis commented on Soleilmavis's blog post The Latest Call for Inputs from the United Nations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
3 hours ago
Soleilmavis commented on Soleilmavis's blog post The Latest Call for Inputs from the United Nations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
"Good idea, ramiz, We had a letter written during 2006 and kept sending out to the governments and the UN, however no replies. What do you think that letter? "
3 hours ago
Ahasan Chowdhury and magratebrooks are now friends
3 hours ago
Miss Sickofit liked Miss Sickofit's status
9 hours ago
Miss Sickofit posted a status
"Wont allow me to post my damage photos anymore. I have years of backed up pics. I dont know where to post next. Is there another site like"
9 hours ago
kajdom is now a member of Peacepink
11 hours ago
outi tuomi commented on H's group Finland
" Käväisin pienellä happihypyllä. Mennessä näin yläpuolen asukkaan tulevan lepattavat kirkkaan punaiset housut jalassa. Ovat stalkkerin housut, tulossa avointa stalkkausta. Yläpuolelta on vuosikausien…"
13 hours ago

Badge

Loading…

© 2021   Created by Soleilmavis.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