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pink

Worldwide Campaign to stop the Abuse and Torture of Mind Control/DEWs

强烈要求知情权

发布时间:2007-11-04 21:54


标签:知情权
真不知道那些科学家是怎样想的,为什么要极力隐瞒真相?为什么从头到尾我们这些试验品都没有知情权?都精神摧残我们五年多了,我们经历过生不如死、神经崩溃、心理变态、精神失常、自杀、几近断气过。试验实在是相当残酷、非常卑鄙,超出你想象的隐蔽、高超。全中国至少有300多个试验品,其中有很多不约而同地在网上搜寻答案时相遇了,然后,我们惊讶地发现:日本、韩国、欧美、印度等国也有类似的试验品,全球甚至达到上万人。我们在网上建立了“脑电波受害者同盟”,我们经常相互联系,互通情况,想办法如何摆脱折磨。

可遗憾的是:所有的试验品在一开始都被科学家深深的误导了。科学家通过心理暗示、制造幻觉、通过语音设置氛围等方法让试验品们误以为是邻居、同学、特工、特权部门干的,身陷其中、不能自拔,到目前为止,大家都思维涣散,弄不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实在是让人震惊。也难怪,被选中的试验品大多是来自社会最底层,单纯且无知。更何况那些科学家用的手段太高超,甚至已超出了现有的心理学范畴(简直让人怀疑第二次更惊人的知识大爆炸时代是否已悄悄来临)。

 

我也曾被深深地误导过,并不是我多么无知,而是,那些科学家通过卫星不断地给我心理暗示,容不得你有片刻的时间理清思路、回忆、再分析。不过我从小就喜欢看科幻片,养成了科学思维的习惯,到试验第二年我才慢慢清醒过来,并肯定对方是科学家,而且,毫无疑问----他们在研究我的大脑。从此,那些科学家就在也没有误导我了,他们在做研究人脑的试验的真相也慢慢地通过那些科学家自己浮出了水面。

 

很多试验品都有相似的经历,但太高超、太隐蔽,实在难以用言语形容。通过和别的试验品交流,我发现在试验一开始时:科学家利用我们周围的人制造幻听,让试验品认为是自己周围的人在说自己的坏话,在折磨自己,接着试验品开始多疑自闭,再接着,突然发现,自己周围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大脑思维,他们可以将自己的大脑思维大声的读出来,再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些科学家就通过卫星用极其微小的声音对我们的大脑说话,很多时候,就算声音大的时候,也只能大脑后缓才能听得见,再接着,又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开始习惯用大脑思维说话。------这样,我们的大脑更自闭了,甚至有了妄想症的症状。

 

至于,那些科学家在这五年中是怎样把我一点一点折磨致疯的,我的记忆非常模糊,因为,那些科学家曾告诉我不要回想过去,因此,大脑没来得及将那段记忆贮存在大脑记忆深处。不仅如此,我能感觉,那些科学家还淡化了我的记忆,甚至是潜记忆。而且,这实在是太高超、太专业了,难以形容啊。

不过,有两点很明显,我很难忘:

1:科学家用野蛮的、恶狠狠的吐口水的声音一直折磨我,把我吐疯了,仍在吐。

2:控制大脑,制造矛盾,让一个陌生人毒打我,把我往死里打过。总之,好象我越娇弱,科学家对我就越野蛮、越凶狠,简直畜生不如。我不敢用阴暗、黑暗之类的词来形容,因为我怕那些科学家又会找到借口让警察毒打我。总之,试验太残酷、太卑鄙、太隐蔽、太高超了。

 

五年了,不,是五年多了,试验是从2002年2月开始的,实在是太残酷、太卑鄙、太痛苦了。我理解科学家必须得用纳粹式、流氓式、畜生式的方式来研究大脑,但我永远无法理解我们这些所有的试验品没有知情权。完完全全是被迫接受精神摧残的。全世界所有的试验品到目前为止仍还没有知情权,仍还没有知情权。到底是什么情况让我们都没有知情权呢?我只知道一个伟大又永恒的真理:无论怎样,人权应至高无上。那么,为什么那些科学家不给我们最起码的人权尊重?归根到底是什么?是什么?-----是人类道德的退化。繁华的表象下掩藏着的是人性的丑陋和阴暗。能尊重人权,能尊重个人精神的时代才是一个真正健康、幸福、光明、文明的好时代。可惜,如此惊人的高科技革命带来的是国家与国家、国家与个人之间巨大的黑暗与丑陋。这是否预示着浅薄无知的人类未来不幸的结局?啊,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公民,有思想、有灵魂、有智慧的,不是任人压制的贱草,我代表所有的试验品向科学家强烈要求知情权。

(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人类就进入了“读脑时代”,在“冷战”的时代背景下被严密保守的秘密。

人类脑计划的基本概念起源于80年代早期。1997年人类脑计划在美国正式启动。目前人类脑计划正在向着全球发展,欧洲和日本相继启动了脑研究计划,我国已加入全球脑计划,成为第二十一个成员国。

这儿有个昭然若揭的全球性秘密:那就是人类在20世纪60年代就已经开始掌握“阅读大脑”的技术,可以把人类大脑的思维活动、记忆、反应显示在电脑显示器屏幕上。由于时代的局限性,没有政府、组织、个人正式出面承认该技术的存在与发展现状,难得的蛛丝马迹也是一闪而过、遮遮掩掩。


21世纪初,此技术已发展到无线远程、大量同步监测重点对象“所闻、所见、所思、所感”的水平;及自动化处理、数据库管理监测到的内容的水平。

“你可以毁灭我的肉体,但却不能毁灭我的心灵;你可以控制我的身体,却不能控制我的思想。”这曾让人联想到威武不屈的英雄形象,可是如果你现在还这样说的话,就太天真了,世界各地有成百上千的人声称,他们的大脑被政府机构控制了,其实,不仅美国有这种情况,世界各地都有人指责政府在控制他们的大脑,数量多达几百人,有可能是数千人,印度、日本、韩国、英国、俄罗斯和其它地方都存在这种事情。

许多人成为全球人类脑计划的研究对象,不过被研究的过程极为残酷,主要是对试验品进行摧残致疯的精神摧残,试验品们称之为“电子集中营”。请不要怀疑其真实性,因为------我就是其中一个。)

Views: 1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Peacepink to add comments!

Join Peacepink

Latest Activity

Profile IconStacy, Ben, Gabby and 3 more joined Peacepink
35 minutes ago
Ben replied to Deb's discussion electronic harassment in the group Swiss Targeted Individual group
"Tourist BNP is also a little source of Money: 400 Euros from the state of France. He can only come to his relatives and spend 130 euros."
36 minutes ago
Ben replied to Deb's discussion electronic harassment in the group Swiss Targeted Individual group
"Jerk Kabyla worth 800 pounds. He can send 200 pounds to Africa and still a stupid job."
47 minutes ago
Ben replied to Deb's discussion electronic harassment in the group Swiss Targeted Individual group
"Kabyla roi is a jerk from South Africa who went to London to sweep the street."
1 hour ago
Ben replied to Deb's discussion electronic harassment in the group Swiss Targeted Individual group
"Your name now is Pussy Kabyla Pizza and you go to Janet to talk to her."
1 hour ago
Ben replied to Deb's discussion electronic harassment in the group Swiss Targeted Individual group
"Your name is Lamma policeman. You are a citizen of Switzerland and you go to Janet and you talk to her."
1 hour ago
Ben joined Cedric's group
1 hour ago
Ben left a comment for Janet Witt
"Ben Mosta will give you 15 000 $ to solve his case."
1 hour ago

Badge

Loading…

© 2021   Created by Soleilmavis.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