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pink

Worldwide Campaign to stop the Abuse and Torture of Mind Control/DEWs

制止大脑控制武器,电磁波武器对人体的酷刑虐待和骚扰
(如果您可以阅读英文,本网站的英文网页有更多的资料)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introduce-mind-control-and


1.电磁波武器
(1) 次声波武器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2351430:Topic:165478
(2) 电磁波武器
http://www.edu.cn/20011217/3014286.shtml


2. 探测脑电波,阅读思维

思想读取仪,可以读取脑中想法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yuedusixiang

 

3. 人机交互技术:脑电波可以控制计算机

  人机界面也被称为“脑机接口”,它是在人或动物脑(或者脑细胞的培养物)与外部设备之间建立的直接连接通路,即使不通过直接的语言和行动,大脑的所思所想也可以借由这条通路向外界传达。

    人机界面分为非侵入式和侵入式两种。在非侵入式人机界面中,脑电波是通过外部方式读取的,比如放置在头皮上的电极可以解读脑电图活动。以往的脑电图扫描需要使用导电凝胶仔细地固定电极,获得的扫描结果才会比较准确,不过现在技术得到改进后,即使电极的位置不那么精准,扫描也能够将有用的信号捡取出来。其他的非侵入式人机界面还包括脑磁图描记术和功能磁共振成像等。

    为了帮助有语言和行动障碍的病患,美国、西班牙和日本的研究人员近年来已经相继开发出了“意念轮椅”,这些装置都是利用外部感应器来截获患者大脑发出的神经信号,然后将信号编码传递给电脑,再由电脑分析并合成语言或形成菜单式操控界面,来“翻译”患者的需求,并让轮椅按照这些需求为患者服务,让他们真正做到“身随心动”。

    2010年4月,美国威斯康星州立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生物医学博士生亚当·威尔逊戴上自己研制的一种新型读脑头盔,然后想了一句话:“用脑电波扫描发送到Twitter上去。”于是这句话出现在了他的微博上。由于技术限制,该设备每分钟只能输入10个字母,但却显示了可观的应用前景。闭锁综合征患者(意识清醒,对语言的理解无障碍,但因身体不能动,不能言语,常被误认为昏迷的病人)和四肢瘫痪者都有望依靠大脑“书写”文字、控制轮椅移动来重新恢复部分功能。

    而侵入式人机界面的电极是直接与大脑相连的。到目前为止,侵入式人机界面在人身上的应用仅限于神经系统修复,通过适当的刺激,帮助受创的大脑恢复部分机能,比如可以再现光明的视网膜修复,以及能够恢复运动功能或者协助运动的运动神经元修复等。科学家还尝试在全身瘫痪病患的大脑中植入芯片,并成功利用脑电波来控制电脑,画出简单的图案。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pan-dian-dang-jin-14zhong-xin

4. 大脑控制武器(亦称:神经控制武器,心理控制武器,精神控制武器,心灵控制武器)

大脑控制武器(亦称:精神控制武器,或神经控制武器)分为很多类。大致有:药物大脑控制武器,电子芯片植入或纳米技术大脑控制武器,微波(电磁波)大脑控制武器。

大脑控制武器跟其他的武器的不同之处在于,大脑控制武器是通过对人的大脑或神经系统的攻击,达到攻击人的目的,甚至导致死亡。
以下是关于这几种大脑控制武器的一些详细资料:

(一) 大脑控制武器之药物实验
1)二战时期,德国纳粹希望通过药物来控制士兵的大脑和精神。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yao-wu-da-nao-kong-zhi


2)冷战时期的美国中情局,加州理工大学毕业的西德尼·戈特利布博士发起了一个长达20多年的绝密"大脑控制"实验——MKUltra计划。MKUltra计划最初的目的是训练中情局间谍,防止他们被捕后遭到前苏联克格勃的"洗脑"。到后来,中情局专家希望能通过**或催眠法,彻底控制另一个人的大脑,可以使其沦为美国情报机构随心所欲的间谍工具和完美杀手。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mkultra

(二)电子芯片植入或纳米技术大脑控制武器
1)微型芯片, 纳米技术已经用在了动物身上,用于控制动物的行动. (美军方正秘密研制"电子动物特工"完成间谍任务) 

2007年中国科学家声称他们已经成功地利用芯片植入控制鸽子大脑(中国第一只"机器人"鸟在青岛起飞)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xin-pian-da-nao-he-shen-jing


目前的大脑控制武器的受害者中,就有人在体内检测到,并且找到了植入的芯片

2)英国MI5据说早已掌握了一种纳米技术,可以远距离控制间谍鼠


(三)微波(电磁波)大脑控制武器
这类型的大脑控制技术包括阅读思维,声音,图象等直接传入大脑(V2K,voice to skull)等。

1) 德国计算神经科学伯恩斯坦中心的科学家最近宣布,通过核磁共振成像技术,他们已经能够窥探人类思维。阅读思维早已经开发研制出来。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yuedusixiang


2)  声音植入颅骨技术
2002年,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获得这种专利技术:利用微波声音直接传送到人的大脑,亦称为V2K(voice to skull)技术。根据美国军队教材,V2K (Voice to Skull 声音直入颅骨)的定义和范围是:非致命武器,包括:(1)一种神经电磁感应器,可以通过脉冲调制微波辐射用微波将声音传入人和动物的颅骨;(2)一种不发声的声音装置,可以把声音传送入人的颅骨内。注意:这种可调制声音可以是语音或音频信号。其中v2k应用之一是用作电子稻草人在机场附近吓唬鸟。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introduce-v2k-voice-to-skull  (英文)


3)电磁波干扰和控制大脑和神经的技术

美国CIA已掌握了一种电子大脑控制武器,称为RHIC-EDOM。RHIC 是指,无线催眠大脑控制 “Radio Hypnotic Intracerebral Control". EDOM 意思是,电子消除记忆 “Electronic Dissolution of Memory".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rhic-edom

更多的关于电磁波可以干扰和控制大脑和神经的技术,请阅读以下本文的‘回复’。


 Patents for Electromagnetics and Bioma­nipulation 电磁波和生物操纵的专利
 
4) 远距离的大脑控制技术
目前很多的大脑控制武器的受害者被这类的大脑控制武器虐待和骚扰。因为微波武器,电磁波武器结合了卫星等先进的高科技,受害者很难找到证据。
USA declassified report--details mind control weapons concept 美国军方解密文件--- 涉及大脑控制的武器


(四) 媒体对大脑控制武器(精神控制武器)的报道
<探索频道> 大脑控制武器的报道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tan-suo-fa-xian-pin-dao-jie
最近,一群美国人则坚信美国政府曾将声音传入他们的大脑,试图控制他们。他们也许有些癫狂,但是,五角大楼确实已在研发实现“传音入密”的武器。

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07-01/21/content_5631510.htm

不战而屈人之兵?美俄被指研究“脑控武器"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8-07/09/content_8515391.htm

俄特殊武器能将人变成行尸走肉 俄少将披露内幕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7-08/25/content_6601142.htm

美军神秘武器披露:"脑控武器"已用于实战

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08-12/03/content_10450531.htm

脑控武器 让敌人自相残杀 (环球人物 2012年第12期)

美国科学家最新一项实验可通过电子信号刺激老鼠大脑海马体,在老鼠大脑中植入记忆。未来或许人类记忆能够像计算机数据一样上传和下载。

 

 (五) 精神病的诊断和大脑控制武器症状的不同

Carole Smith是英国心理分析学者以及一位注册的精神病治疗医师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yu-jing-shen-qin-hai-ji-shu-de

Lynn A Surgalla, 美国精神电子协会前副主席,给法院写了一封信. 
https://peacepink.ning.com/profiles/blogs/statements-of-lynn-a-surg...

如何控制美国人--思想控制,大脑控制,故意的假情报和其他邪恶的东西 Moss David Posner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2351430:Topic:222197   (中英文)

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简称DSM)第五版不再把‘听到声音’诊断为精神病: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huanting

视频
美国脑控武器已经用于实战
https://peacepink.ning.com/video/jun-qing-guan-cha-shi-_nao

中国中央电视台视频报道:

揭秘美军暴强的脑控武器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nQ4hLtlGOaI)

中央电视台报道“脑控武器”

http://zh.netlog.com/njxzq88/blog/blogid=102072#blog

Brain Invaders(思维入侵)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AxNzk3NDY0.html
  
5.  了解我们的大脑
我们的大脑有大约100亿神经元细胞, 在生理功能上具有能感受刺激和传导冲动(进行分析综合)产生反应的特点。http://des.cmu.edu.cn/jiaoxue/kecheng/zupei/zzx/zl/shenjing/shenjy1...

人脑中存在有许多的功能区域性脑波律动(Brain rhythm),比较为人所知的有(1)Mu rhythm:约存在于10~20Hz的频带之间,主要区域为感觉运动区(sensorymotor area),(2)Tau rhythm:约存在于8~10 Hz之间,存在区域为上颞叶皮质区(upper temporal lobe),(3)sigma rhythm:月存在于7~9 Hz之间,存在区域为sensory area,(4)Alpha rhythm:约10Hz,存在区域为枕叶视觉区。这些Brain rhythm具有特定的功能以及特定存在的区域,所以可以用来作特定区域的功能性分析。然而这些脑波律动的讯号属于非相位锁定(nonphase-locked­)的讯号,所以不能用一般event-related potential(ERP)直接平均的方法来得到结果,而必须采用nonphase-locked的分析技巧来计算由外界刺激所产生的反应。如果您要了解详细的脑电波知识,请参阅 http://ibru.vghtpe.gov.tw/chinese/eeg.htm
 
6. 他们如何使用大脑控制武器和电磁波武器酷刑虐待和骚扰人体?
我们可以用眼‘看’;用耳‘听’;用鼻子‘闻’;肌肤可以感觉‘疼痛’。我们的感官系统每天收到很多信息发送给我们的大脑,让我们可以看到;听到;闻到;感觉到­。

他们的武器可以直接刺激我们的大脑神经元,让我们可以通过大脑‘看到’;‘听到’;‘闻到’;‘感觉到疼痛’。受害者的感觉就是信息直接被强迫注入大脑。这里所­说的"听到",并不是我们真的听到了人们日常可以听到的声音便是20-20000Hz频率范围内的声波,而是他们发射的电磁波(或其他微波)刺激我们大脑中的听觉神经细胞,让我们的大脑感受到了他们的信号,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他们也能刺激我们的大脑神经元,切断大脑神经元与视觉系统,听觉系统,嗅觉系统,及皮肤感觉系统的联系。让我们看不到;听不到;闻不到;甚至感觉不到疼痛。

如果他们的电磁波武器发射的电磁波频率与我们脑电波频率一致,并引起共振,就会影响我们的人体行为。

电磁波信号可以通过卫星,电视信号塔,手机信号塔,无线电信号塔等传播。

http://www.surveillanceissues.com/ 这个英文网站介绍了更多的关于卫星监视的资料。

受害者的被人为制造的"误听"和"误视" 以及"口误"与精神病的"幻听" "幻视" "妄想"的本质区别
(1) 人为制造的"误听"
这一点, 大部分受害者有这样的体验, 听到周围的邻居, 路过的陌生人在讨论受害者, 而且他们的声音有时听起来就像是来自"邻居"或者是旁边的一个陌生人. 这就是人为制造的"误听". 您听到的声音并不是不存在的, 这些声音是使用大脑控制武器将电磁波信号直接传输到您的大脑, 因此在您的"大脑"中听到了声音, 他们的电磁波信号刺激了您的大脑神经元细胞, 让您的大脑神经元细胞作出了错误的判断, 认为这种"声音"来自邻居或者旁边的一个陌生人.
(2) 人为制造的"误视"
这一点, 只有少部分受害者体验过, 他们曾经投诉, 半夜醒来, 无法动弹, 但是看到房间里有人. 因为事先门窗都关得好好的, 检查门窗也都关得好好的, 因此他们怀疑什么特异功能之类. 其实原理跟"误听" 一样的, 就是他们的电磁波信号刺激大脑的神经元细胞, 视觉神经元细胞接受了错误的刺激, 因此大脑作出了错误的判断, 产生了" 看到了其实不存在的东西". 这就是"误视."
(3) 人为制造的"口误"
很多受害者也经历过"口误"这样的经历, 就是嘴巴会不由自主说出一些话来. 原理跟上面一样.
这样的"误听" "误视" "口误" 如果不仔细区别, 往往会被普通的精神病医生诊断为精神病中的"幻听" "幻视" "妄想" 等症状. 所以我在2007年就劝过很多受害者, 不要去跟精神病医生解释这样的感觉, 因为医生不懂得大脑控制武器, 因此不理解电磁波对大脑神经元细胞的刺激也会人为制造"误听" "误视" 和"口误".

关于受害者听到的“声音”,有以下几种情况。

(1)很多受害者声称听到周围的人,甚至从邻居家传来恐怖暴力者的声音;
受害者们必须明白,他们的确听到了“声音”。但是,受害者听到的这种声音,不是我们人耳听力范围内20-20000Hz频率范围内的声波,而是大脑控制武器发射的电磁波(或其他微波)刺激我们大脑中的听觉神经细胞,让我们的大脑神经元细胞感受到了他们的信号,我们大脑“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2)很多受害者声称他们“幻听”;有时旁边的人没有说话,但是受害者却听到他们说话;
受害者们没有幻听。他们是听到了“声音”。只是这些声音并不是旁边的人发出的声音,而是大脑控制武器所发出的电磁波信号,受害者的大脑神经原细胞受到了电磁波信号的刺激,而在“大脑”“听到”了的“声音”。

(3)很多受害者声称他们甚至听到恐怖暴力分子的声音中有他们的朋友,亲人或者他们认识的人的声音。
受害者们听到的“声音”,都是受害者“大脑”“听到”的一些“电磁波信号”,恐怖暴力分子可以运用他们的电磁波武器模仿任何人的声音。 受害者的确“听到”了“声音”,但是这些“声音”可以模仿任何人,并且这些声音可以听起来或远,或近。可以听起来象来自您的楼上的邻居或左右邻居;也可以听起来来自某一栋特定的房子。

当受害者听到以上各种“声音”时,受害者不要去找医生看病。医生通常会把受害者描绘的“听”到“声音”,据此珍断为神经病。

某些受害者的几个疑惑:

(1) 疑惑之一:恐怖暴力分子是如何把声音和图象传入受害者的大脑。微波已能够将这种技术变成现实。请注意,美国2002年专利技术V2K或V2S(voice to skull):微波将声音传入大脑。

(2) 疑惑之二:受害者在恐怖暴力分子的声音中听到了朋友或邻居的“声音”。声音合成技术已发展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再用微波将合成声音直接传送到人的大脑即可。

(3) 疑惑之三:受害者在睡觉时,会被强迫性地“做很多梦”。电影的发展已让我们看到了高超的图像合成技术,再用微波将合成图像直接传送到人的大脑即可。

(4) 疑惑之四:恐怖暴力分子的微波武器为何能够锁定某个目标。远距离探测脑电波已经成为可能。 象海豚之类的回声技术可以很容易地做到这一点。

(5) 疑惑之五:很多受害者在描述自己的受害经历时,往往会提到跟同事,朋友或其他任何人闹过一点儿小矛盾,或是自己做错了一点儿小事情, 然后他们认为周围的那些有矛盾的人或政府某个部门因为您的一点儿小过失才来使用如此先进的科技来虐待您. 如果您认为虐待您的人中有那些您跟他们闹过小矛盾的人,那只是这些恐怖暴力分子故意制造的假象. 这些恐怖暴力分子只是一些拥有先进武器的法西斯暴徒. 他们的目的只是要让受害者无法认清他们的本质.

(6) 疑惑之六:为何受害者无论在地底下,在水中,在飞机上或任何地方都无法逃脱攻击。请大家想想目前先进的电磁波技术可以进行地质勘探,探测到地底下的各种矿物。他们的电磁波比民用的地质勘探要先进100倍,可以能够探测到某个个体。甚至能够探测到人的脑电波。当他们发射的电磁波频率与人的脑电波频率一致,会引起共振,会影响到人的行为。

但是,他们的电磁波武器如何能够仅仅攻击某个个人,而周围的人感觉不到?

我的推测1: http://www.patient.co.uk/showdoc/27000361/, 这个网站介绍了放射性同位素扫描(Radionuclide (Isotope) Scan 的医学用途. 他们的机器可以扫描我们的大脑,并用他们的电磁波武器攻击我们.当然,他们必须让我们中毒(偷偷让我们吃了一些元素),这样他们发射的电磁波才能只攻击到我们,­而周围的其他人感觉不到.

我的推测2: 很多受害者怀疑有微型芯片或其他技术的“植入”。如纳米技术“植入”,就可以运用在间谍武器上,远距离遥控间谍鼠。英国的MI5就据说已掌握并运用了此技术。

我的推测3: 这些恐怖暴力分子使用电磁波武器及大脑控制武器锁定某个目标时,他们可以通过类似海豚,蝙蝠等的回声定位技术来永远找到受害者。他们一旦第一次锁定了某个受害者之后,他们就知道了这个受害者电磁波回声是多少。所以这个受害者无论在世界的任何角落,他们都会找到这个受害者。

我们都知道海豚,蝙蝠等是通过超声波来探测周围的物体及辨明方向的。超声波在向前传播中遇到物体后就会产生回声,回声返回到海豚,蝙蝠等那里,被它们接收到,海豚,蝙蝠等靠分析这种回声,来判断前方物体的远的远近、大小和性质,从而避开障碍或捕到食物.
http://www.jzzy.jzedu.cn/column.do?op=viewColumnEssay&essayid=4...

现在科学证明海豚的超声波能够刺激大脑的神经细胞。海豚能发出2000赫至10万赫的多种波长的高频超声波,对人的中枢神经有激活作用,可达到醒脑开窍的目的。当海豚贴近患者头部发出叫声时,它发出的超声波对脑瘫、唐氏综合症、神经性运动障碍和先天性孤独症等患者的神经,能产生极强烈的冲击和刺激,进而激活患者处于“休眠”状态的神经细胞,使患儿神经系统的功能得到不同程度的改善。http://www.sznews.com.cn/szwb/20030117/ca139138.htm

电磁波在很多领域也有广泛应用。如电磁波地质勘探,卫星地质勘探等。电磁波在这些领域的广泛使用,至少可以让我们知道电磁波在军事领域的应用远远先进于这些民用方面的技术。他们使用电磁波回声技术锁定受害者是完全可能的。 http://www.wanfangdata.com.cn/qikan/periodical.Articles/dzykt/dzyk9... (电磁波地质勘探)

他们的武器之所以无法锁定本. 拉登是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本.拉登的电磁波回声是多少。
当然,他们需要24小时监视受害者,以随时知道受害者脑电波的频率是多少。然后他们可以发射同样频率的电磁波信号。当他们发射的电磁波信号与同样频率的脑电波信号相遇,就会引起共振,严重影响人们的行为。当然,我们的大脑神经系统非常复杂。所以他们并不能100%地控制我们,但是他们完全可以达到酷刑虐待我们的目的。

如果他们的电磁波武器及声波武器已能够做到减少体积,那仫他们也可以携带他们的武器跟踪我们到任何国家。

我的推测4: 他们的电磁波大脑控制武器是无何工作的呢? 这里有推测
http://soleilmavis.spaces.live.com/blog/cns!9B6CD1D7F6F8F411!2009.e...

 

 

 

(请去本帖子的回复阅读更多的资料)

Views: 5129

Reply to This

Replies to This Discussion

电 磁 脉 冲 武 器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3...

美 指 內 地 研 武 器 對 台 海 危 機

 

 

 

2011/07/24 01:36

美 國 傳 媒 引 述 美 軍 國 家 地 面 情 報 中 心 報 告 指 , 解 放 軍 正 研 發 電 磁 脈 衝 武 器 , 削 弱 台 灣 與 美 國 航 母 群 的 作 戰 能 力 。

該 份 於 二 零 零 五 年 寫 成 的 美 軍 情 報 披 露 , 解 放 軍 正 研 發 的 電 磁 脈 衝 武 器 及 高 功 率 微 波 武 器 , 都 足 以 癱 瘓 台 灣 的 電 子 通 訊 系 統 , 包 括 電 腦 和 電 話 等 通 訊 設 備 。

內 地 可 以 將 發 射 電 磁 脈 衝 的 範 圍 , 控 制 在 三 十 至 四 十 公 里 高 度 , 表 示 影 響 範 圍 可 以 鎖 定 台 灣 和 鄰 近 區 域 , 同 時 降 低 內 地 電 子 設 備 受 損 的 程 度 。

報 告 指 出 , 內 地 可 能 將 電 磁 脈 衝 武 器 用 於 兩 方 面 , 包 括 削 弱 台 灣 與 美 國 航 母 群 的 作 戰 能 力 , 以 及 阻 嚇 美 國 不 要 捍 衛 台 灣 。

分 析 相 信 , 一 旦 台 海 爆 發 衝 突 , 解 放 軍 的 電 磁 脈 衝 就 可 以 大 派 用 場 , 干 擾 敵 方 通 訊 同 時 , 亦 可 以 將 傷 亡 人 數 減 到 最 低 。 而 一 些 戰 略 核 子 彈 頭 , 例 如 東 風 21 型 彈 道 飛 彈 , 可 以 對 付 敵 方 的 電 磁 脈 衝 系 統 。

報 告 又 提 到 , 內 地 以 老 鼠 、 猴 子 等 動 物 測 試 電 磁 脈 衝 效 果 , 結 果 顯 示 對 大 腦 、 眼 、 骨 髓 和 其 他 器 官 都 造 成 傷 害 。

物理学是其他学科的基础,因而物理学中的新发现常常会推进相关学科的发展;物理学进入军事领域,是理所当然的.一直以来,物理学在军事科学中的应用已占了很大的比例,而军事武器的不断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物理学的进步。人们知道的核武器就是最好的一例,但是,声波武器更是物理学的伟大创举。声波武器是新概念武器中发明较晚、但发展比较稳健、杀伤机理比较清楚的一种武器。各国军事家对声波武器的可使用性持有较大的分歧意见。有人认为,声波武器是一种大规模破坏性武器,同核、生、化武器一样,应被严格禁止。而有人认为,声波武器是中子弹"干净"的等效武器,可以说是"不进行核爆的中子弹"。 

现代战争有限目标的思想指导下,声波武器可以成为进行所谓"精确战"得心应手的利器。要想最有效地削弱敌人的战斗力,致死不如致伤,致伤不如使其失能。目前,声波武器已有向"失能武器"发展的动向。特别是声波致聋武器发展很快,它和激光致盲武器有异曲同工之妙。它们共同作用,可使敌人又聋又瞎,完全丧失战斗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美国《亚洲军事》3月15日发表文章称,经美国军方和情报部门调查核实,2008年4月25日韩国的美制侦察机的坠毁,2008年12月4日台湾F-16战斗机的"失踪"以及美军B-2隐形轰炸机2008年12月16日坠毁都与中国的"海鹰"声波武器有关。文章称,三次飞机的事故都是由于机上飞行员受到来自水下不明声波的突然袭击,导致精神失控坠毁的。

  

 

文章分析,根据军方透露的消息,中国在4年前开始秘密研制安装在潜艇上的大功率声波武器,并在2007年取得巨大突破,2008年5月,第一个试验型号声波武器"海鹰"问世,并被安装在中国的"晋"级潜艇上。文章最后称,该武器已经引起美国军方的高度不满,同时美国国防部也向中国方面提出抗议要求销毁声波武器,否则美国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当然,对这无稽之谈中国给予蔑视及捕鱼理睬。但巴基斯坦《友谊报》发表文章谴责美国《亚洲军事》不负责任的报道,称这是美国在诬蔑中国,完全是无中生有,其目的不可告人。

 

"声音也可以杀人!"50年前,当法国科学家弗拉基米尔·加夫雷奥提出这一设想时,几乎所有人都嗤之以鼻。但不久,加夫雷奥就让斥责他的人震惊了--声音真的可以杀人!声音竟然也可以成为武器!

 

上世纪50年代末,冷战正酣。出生于俄罗斯的机器人发明家加夫雷奥,一天接到了法国国防部的密令:火速研发能打核战争的机器人。1957年,一群顶尖自动化科学家,在加夫雷奥的带领下,聚集到马赛市一幢巨大的混凝土大楼里。在这个极其隐秘的建筑里,加夫雷奥和他的同伴们,很快就研发出一系列具备工业和军事用途的机器人。 

 

然而,谁也没料到的是,就是在这幢大楼内,所有研究人员同时生了一场怪病,逼得他中断了对机器人的研究,最后还改变了他的研究重心。大楼里一台空调马达的噪声差点让他们一命呜呼,在找到了缘由之后无意中让加夫雷奥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声音可以成为杀人不见血的武器!

这一发现引起了法国军方的高度重视。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法国国防部指令加夫雷奥专注于研发声波武器。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他陆续研制出多种型号的声波武器,全部被列为法国军方的"最高机密"。他的实验室则被更名为"法国国防部次声波实验室"。

 

"次声波智能战士"面世:2001年,加夫雷奥的"次声波智能战士"面世。这是一款携有次声波武器的军用机器人。它的威力震惊了法国国防部高层--一旦有需要,它可以在瞬间杀死方圆十公里范围内的所有敌人,不论他们是在坦克内、地下指挥所里,还是在战舰上或潜艇中! 

 

美国在声波武器的研发和应用上,堪称后来居上。在科索沃战争中,美军就曾使用次声波武器向敌方阵地发射次声波,使敌人在几秒钟内昏倒在地或呕吐不止,短时间内丧失了战斗力。 

 

对于美国的指责中国的"海鹰"声波武器让美军战机瘫痪之词,这当然是美国嫁祸于人的惯用伎俩。它不找个垫背的开说,那战机接二连三挂掉多没面子。然而,对于掌握现代化战争武器,确保不受侵犯的原理分析,中国肯定也早就研制并掌握了这门学科,要知道中国的名人名言中说过:别人有的我们也要有,别人没有的我们更要有。

 

有军事专家预测,声波武器将成为未来战场上的超级"无声杀手"。甚至有人预言,在不久的将来,声波武器可能具备洲际作战的能力。而据笔者所知,声波武器仅仅是目前美俄正在研制的"微波脑控武器"其中一环,既电磁波武器、声波武器及光波武器。所有波段脉冲造成的高强度冲击波直接导致人类的大脑神经造成损伤,直致瘫痪,从而达到不战自胜的目的。不管"微波脑控武器"的研制是否会成为现实,都已经不能改变一个现实:人类将又多了一个"噩梦"!!!

中国海军新装备:定杀人无形的向声波武器
博客:军事文集 - [查看博客原文] - 时间:2010-05-12 17:19

 

 

中国军方媒体《解放军报》近日刊文介绍了在亚丁湾举行护航任务的中国护航编队的新武器,其中定向声波武器等倍受关注。以下是全文报道: 

  “神雕”飞天巡海

  当地时间:3月21日上午8点30分

  地点:亚丁湾东部海域

  海况:浪高0.5米

  第一次见到“广州”舰的舰载直升机,犹如武侠小说《神雕侠侣》中描述的那只“神雕”,撩开羽翼,蓄势待击。

  “这是专门为护航任务改进的直升机,与一般武装直升机相比,它装备有海上迫降系统和救生系统。”随舰直升机组大队长崔敖自豪地对记者说。

  5分钟后,指挥中心传来指令:“起飞。”

  开车、旋转,“神雕”一声长啸,从起降平台上以一个漂亮的侧移腾空而起。

  此刻,白云从眼前掠过,大海在脚下奔腾。天空越来越低,大海越来越宽广。

  “此次任务是对护航编队前方海域进行巡逻警戒。”崔敖一边驾驶着战鹰一边告诉记者。

  就在前一天,南海舰队“微山湖”舰在为“振华9号”单独护航时,在这一海域发现多达130多艘可疑小艇。特战队员随即使用了爆震弹、闪光弹等实施拦阻。这是海军第五批护航编队抵达亚丁湾海域以来,首次遭遇并驱离大规模可疑小艇。

  有鉴于此,护航编队加大了对任务海域的侦察和警戒,并多次进行反海盗演练。

  “前方发现疑似目标。”崔敖推进操纵杆,直升机夹裹着尖利的啸声,俯冲而下。光瞄瞄准器里,疑似目标的图像经直升机迅速传送回“广州”舰。崔敖告诉记者:“经过改进后,直升机重量减轻,机动性和续航时间都有了很大提升。”

  话说间,疑似目标悬挂出某国国旗。直升机随即急速拉起远离,继续向前巡逻警戒。

  此刻,从空中望去,12艘商船排成两路纵队整齐有序地航行,“广州”舰、“巢湖”舰在两旁伴随护航,浩浩荡荡,气势磅礴。

  直升机上,特战队员黄保福手持狙击步枪警惕地观察着海面,救生员戚德柱背负救生装备,随时应付突发情况。

  “转入低空飞行。”耳机里传来指令声。直升机一个漂亮的右侧转向,迅速降低高度。

  “返航。”9点30分,直升机稳稳降落在“广州”舰甲板上。“神雕”收起翅膀,屹立在亚丁湾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飞鱼”闪电突击

  当地时间:3月30日下午1点30分

  地点:亚丁湾中部海域

  海况:涌浪高达1.5米

  这是中国海军第五批护航编队执行的第183批护航任务,被护航船舶分别来自中国、德国、塞浦路斯等7个国家,共有13艘中外商船。

  当地时间3月30日下午1时08分,“广州”舰前方6.6海里处发现数艘可疑小艇。

  1时30分,有两艘可疑小艇逼近“广州”舰。

  “立即查证、驱离可疑目标。”1时45分,“广州”舰吊放舰载快艇。

  此刻,海面涌浪高达1.5米,“广州”舰在波浪中不停摇晃。

  “目标右舷30度,距离2海里。”随着“哗”地一声轰鸣,两艘快艇似离弦之箭,闪电出击。

  “这种快艇叫做‘敞开式高速工作艇’,因为速度极快,我们都叫它‘飞鱼’”。快艇驾驶员张龙告诉记者:“为了此次护航,‘飞鱼’还更换了动力系统,采用涡轮发动机,工作原理和飞机的动力系统基本一样。”

  灰色的“飞鱼”体积不大,特别轻巧,V形的船底,减少了船体与海面的接触面,使速度更快。

  “飞鱼”穿海破浪。特战队员手持冲锋枪和狙击步枪,半蹲在快艇内,警惕地注视着海面。

  “右前方发现可疑目标。”通过望远镜,特战队员史乐发现一艘可疑小艇正快速接近护航编队。

  “迅速查明情况!”两个特战小组驾驶着2艘快艇分别从左侧和右侧急速转向,艇身倾斜,浪花飞溅。

  加速、加速、再加速,记者整个人感觉就像飘浮在空中一样,几乎就要被甩出去了。看到记者紧张的表情,现场指挥员兰正武解释道:“这种快艇装配有自动扶正装置,即便快艇在海上发生倾覆,也能够自动扶正。”

  说时迟、那时快,两组特战队员搭乘的快艇包抄了可疑小艇后路,记者肉眼就能够看到对方人员下巴处长长的胡须。可疑小艇在特战队员的警告下,放慢了速度。

  “未发现武器和疑似海盗物品。”查证后,兰正武向指挥组报告。

  “保持警戒,完毕。”在特战队员的示意下,可疑小艇马上掉转方向,驶离护航编队。

  “金嗓子”能力非凡

  当地时间:4月15日上午9点

  地点:“广州”舰左舷

  海况:风和日丽

  直升机呼啸起飞、舰载快艇劈海斩浪,在复杂多变的索马里海域,他们靓丽的身姿和非凡的能力,使他们成为最耀眼的战场明星。

  但在“广州”舰的观通平台上,还有一件秘密武器悄然矗立着,时刻等待着冲锋陷阵的号令。官兵们称它为“金嗓子”。

  上午9点,是每周一次的装备检修保养时间。在“广州”舰驾驶室上方的甲板,王勇华掀开武器罩衣,一台类似向日葵形状的圆盘物体展现眼前。

  “这就是‘金嗓子’,学名是‘声学拒敌装置’。这个圆盘物体是喇叭,这个小箱子是操纵台,如果说喇叭是嘴巴,那么操纵台就是大脑,启动程序,喇叭就能自动播出包括汉语和英语在内的多种语言”,王勇华一边给机器通电一边向记者介绍。

  在他操纵下,“金嗓子”灵活地旋转,不断变化角度。“它发出的声音在数百米之内,能形成声音冲击波。”谈起其功能,王勇华如数家珍。

  “‘金嗓子’还有定向音频装置,能对单个或多个目标发出强力定向声波。”王勇华说,“舰上的官兵几乎听不到声音,而操作员戴上防护耳罩后,强音就变成了轻音乐。”

  通电、旋转按钮、启动……这时,一阵海风袭来,让人站立不稳。王勇华说:“海上风大浪大,‘金嗓子’专门装备了校准瞄准装置,确保声波传送的准确性。”

  “别看现在这么文静,只要号角吹响,它一样能冲锋陷阵。”王勇华仿佛如一个驯兽师,正调教着沉睡的猛狮。

现实版阿凡达?千里之外的神经控制

2010年03月30日09:12 来源:《北京科技报》

 

有媒体把这个实验称作现实版的“阿凡达”。但是,我们的实验远比电影里的复杂,将来有可能做到人无论在哪里,只要无线连通,就可以让机器人复制动作。

  在南京东南大学的一间实验室里,实验台上趴着一只去除了头的蟾蜍。它左边的大腿内侧皮肤已经被纵向割开,坐骨神经暴露在外面可见。

  这种去头的蟾蜍,在科学实验中有一个专门的名字“脊蟾蜍”。由于蟾蜍的躯体,在不受大脑控制的情况下,仍然可以保持生物活性,因此,即便没有了头,它们一样可以“活”上几个小时以上。没有了脑神经的支配,脊蟾蜍如果不受到外界的刺激,就不会做出动作。这样,无需麻醉的脊蟾蜍,成为理想的实验动物“模特儿”。

  准备对这只蟾蜍“下手”的实验人员,是东南大学射频与光电集成电路研究所所长王志功教授和生物电子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吕晓迎教授带领的联合团队。团队中还有南通大学和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

  在南京的实验小组要将面前这只脊蟾蜍的神经信号传递到1000公里之外的北京,让趴在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实验台上的另一只脊蟾蜍乖乖地接受信号,按照来自第一只蟾蜍的“指令”做出相应的动作。

  这个实验是“植入式中枢神经功能再生SOC与生物实验”、“微电子芯片嵌入式神经信道桥接与信号再生研究”两个科研项目中的重要内容。所谓的“SOC”,是一个高度集成的系统,它可以是一张微小的电子芯片,里面包含着CPU、存储器等众多的复杂“器官”。

  这两个项目被列入了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支持的“半导体集成化芯片系统基础研究”重大科学计划之中。

  王志功教授希望,这项研究可以为截瘫病人带来康复治疗的曙光。他想用一张2毫米见方的芯片,在病人体内神经传导出现问题的地方搭起一座桥梁,使得传递到中断神经两端的信号可以跨过断点,重新传递给应该通向的另一端神经。

  这座芯片搭建的桥梁,被王志功等专家称为“微电子神经桥”。此前的实验中,他曾把“桥”搭建在同一只蟾蜍左右腿的坐骨神经之间、同一张实验台上的两只蟾蜍之间。这一次,他把“桥”架设了1000公里的距离。

  实验开始了。

  研究人员用一只自制的钩状电极接上了第一只蟾蜍左腿的坐骨神经。然后,在它的左脚脚趾上滴了一滴浓度为5%的醋酸。由于条件反射,这只蟾蜍的左腿本能地缩了一下。这时,电极捕捉到了坐骨神经发出的“缩腿”这一信号。通过示波器,可以显示出表现这一信号的一簇簇脉冲波形。同时,这一信号经过“微电子神经桥”电路的放大和处理,被变换成了数字信号。

  载着“缩腿”指令的数字信号,通过3G无线网络,一直传到了位于北京的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的实验室。这里的实验台上,蟾蜍的坐骨神经同样连接着电极。电极将信号进行“翻译”处理,恢复成了初始的神经信号后,“命令”蟾蜍做出了同样的“缩腿”动作。

  “我们成功了!”北京的脊蟾蜍做出了“缩腿”动作。远隔千里的两只蟾蜍之间,居然实现了神经信号的交流。这种不可思议的互感互动,引来了科学家们的关注,也引发了人们极大的兴趣。

  “在电影《阿凡达》中,美军上校是站在机器人里面来操纵机器人做出各种动作。有媒体把这个实验称作现实版的‘阿凡达’。但是,我们的实验远比电影里的复杂,将来有可能做到人无论在哪里,只要无线连通,就可以让机器人复制动作。”王志功笑着说。

  因为根据实验设想的方案,如果用“微电子神经桥”和无线传输系统,将一个机器人的信息系统与一个人的神经系统连接起来,那么,如果这个人发出与动作相关的神经信号,机器人即便在千里之外,也可以完成类似的高难动作。

  专家认为,这项技术在国防、航天等领域中,需要机器人在特殊环境下完成特种任务时,具有重要的应用价值。

  不过,截瘫患者从这项成果中看到的,是更为直接的应用。2月底,一封“自愿进行人体试验”的来信被送到了王志功的办公桌上。

  寄信人是江苏的一名退休教师。一年半以前,他患上了脊椎病,从此下肢瘫痪,一直住院治疗,但效果甚微。这位患者想让“微电子神经桥”帮助他实现神经系统的自体修复。尽管目前这项研究还没有进行人体试验,但他希望报名参与人体试验。一旦人体试验的时机成熟,他会首先尝到这项技术给截瘫患者带来的康复体验。

  来自患者的这一夙求,恰巧道出了王志功这项研究的初衷。

  外周神经与中枢神经(大脑、脊髓)一起,组成了完整的神经系统。之前,研究人员已经找到了让受损的外周神经康复的医学方法。例如,把一只狗的坐骨神经剪断后,通过手术可以让它再跳起来。不过,中枢神经损伤后的再生与功能重建,还属于世界生命科学领域中尚未攻克的难题。

  王志功曾经看到过一些数据,目前,美国有近百万的脊髓神经损伤病人。在我国7000多万的残疾人中,脊髓神经损伤病人估计超过了500万。脊髓神经损伤已经成为人类所遭受的最严重的外伤之一。

  国际上的研究已经证明,如果脊神经出现了损伤,用外周神经元去进行桥接,是行不通的。因为外周神经元的轴突无法长入脊髓与其中的中枢神经元形成接触。

  有一些科学家试图通过干细胞技术,诱导干细胞分裂成中枢神经细胞,以便进行修复。不过,这项技术虽然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要走出实验室,到真正的临床应用,还有很长的路。

  2004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组织全国重大研究计划,主要研究对象是系统级的微电子芯片,但以多位院士组成的专家组高瞻远瞩,将与化学和生物信息相关的跨系统芯片技术纳入支持范围。王志功、吕晓迎和顾晓松三位教授带领的跨学科团队不失时机地申报了项目,幸运地得到了支持。从此,他们开始了“微电子神经桥”的设计、制作和中断脊髓神经通道桥接的联合科学攻关。

  如今,“微电子神经桥”已经为解决“受损的中枢神经实现功能重建”这一世界难题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并已获得了中国的发明专利,今年也将获得国际发明专利的授权。

  根据实验构想,如果从健康人的运动中,探测出与动作相关的神经信号,就可以传递给瘫痪病人,帮助他们在神经信号的控制下,完成类似的动作。

  谈到接下来的工作,王志功坦言,他要弄清人体的脊髓中各个位置的神经所对应的肢体肌肉“靶点”,即知道当电极扎入脊神经的某一个点后,哪一块肌肉会做出相应的动作。而后,他们在中断脊髓两边有相同“靶点”的部位连接“微电子神经桥”,通过多条“桥”的协同作用,实现中断脊髓神经多条通路的连接,从而重建瘫痪肢体的活动功能。这项工作的复杂程度是可想而知的,需要大量的实验,并且需要和神经生物学家、临床医生等密切合作才能完成。

  王志功和吕晓迎两位教授领导的团队还在做另一项相关的研究:将来芯片植入人体后,利用人体外的一个发射装置,把电磁的能量通过感应传入芯片,使其获得电能,正常工作。

 

 

(责任编辑:马丽

澳科學家研製“思考帽” 可促進創意思考 (China News Review) Thinking cap for brain waves spark worldwide attention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15/9/5/2/101595220.html?coluid...

中評社香港2月11日電/澳大利亞科學家發明了一種“思考帽”,對人腦進行微量通電,能夠促進創意思考。
  
  科學家指出,戴上這個所謂的“思考帽”(thinking cap)接受一項簡單算術測試的人,其表現顯著加強。在接受這項算術測試的60人當中,戴著“思考帽”作答並完成測試的人,比沒有使用“思考帽”的人多了三倍。

  聯合早報報道,這個由悉尼大學才智中心(Centre for the Mind)的主任斯奈德教授和博士研究生Richard Chi發明的“思考帽”,一邊壓抑和知識及記憶力有關聯的左腦,一邊刺激進行創意思考的右腦,讓人們思考問題時能夠跳出舊框框。

  斯奈德說:“你不能在溫書時使用這個儀器,或用它來加強記憶。但如果你想要在思考問題時能夠跳出舊框框,就可把它戴上。”

  他表示,發明這個儀器的靈感來自那些在意外中腦部受傷的人。這些人在發生意外後左腦受損,但他們的創意卻突然間提高了。

  斯奈德指出,科學家使用“思考帽”進行研究已長達十年,但這是他們首次用微弱的電流刺激大腦,以便提升人們的思考能力。他說,“思考帽”可在藝術領域和解決問題方面發揮功能。

 

'Thinking Cap' Designed to Promote Creativity

The new device passes low levels of electricity through the brain to try and help wearers think more clearly.

Thu Feb 10, 2011 08:47 AM ET
Content provided by AFP
  • Australian scientists have developed a cap to wear over the head that is meant to promote creativity.
  • The cap works by passing low levels of electricity through the brain.
  • The goal is to suppress past mental templates to see situations as they really appear.
brain stimulation 
Australian scientists have developed a device that they believe promotes creativity in the brain.  

Scientists in Australia say they are encouraged by initial results of a revolutionary "thinking cap" that aims to promote creativity by passing low levels of electricity through the brain.

The device, which consists of two conductors fastened to the head by a rubber strap, significantly boosted results in a simple arithmetic test, they said.

Three times as many people who wore the "thinking cap" were able to complete the test, compared to those who did not use the equipment. Sixty people took part in total.

Allan Snyder, director of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s Center for the Mind, said the device worked by suppressing the left side of the brain, associated with knowledge, and stimulating the right side, linked to creativity.

"You wouldn't use this to study or to help your memory," Snyder said. "You would use this if you wanted to look at a problem anew.

"If you wanted to look at the world, just briefly, with a child's view, if you wanted to look outside the box."

He said goal was to suppress mental templates gathered through life experiences to help users see problems and situations as they really appear, rather than through the prism of earlier knowledge.

Snyder added that the work was inspired by accident victims who experienced a sudden surge in creativity after damaging the left side of their brains.

"We know that from certain types of brain damage and abnormalities or injuries, people who suddenly have damage to the left temporal lobe will burst out in the arts or other types of creative activities," he said.

Snyder said the device had been in use by scientists for a decade, but this was the first study into how current passing through the brain could amplify insight.

He said the "thinking cap" had potential applications in the arts and problem-solving, although the science remained in its infancy.

"The dream is that one day we may be able to stimulate the brain in a particular way to give you, just momentarily, an unfiltered view of the world," Snyder said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11-08/11/c_121842897.htm

 

 

2011年08月11日 08:26:41  来源: 解放军报 
 


科幻大片《阿凡达》的现实投影

BCI:可能改变未来战争面貌的“脑-机”接口技术

2009年,科幻电影《阿凡达》在全球上映。影片中,人类为获取潘多拉星球的资源,启动了阿凡达计划,用人类与纳美人的DNA混血,培养出身高近3米的“阿凡达”,以方便在潘多拉星球生存及开采矿产。受伤的退役军人杰克同意接受实验并派遣自己的阿凡达来到天堂般的潘多拉星球,杰克靠意念远程控制其替身在潘多拉星球作战。对上述故事片段,倘若从科学技术与军事变革的视角来看,影片中出现的用意念控制“战士”作战,似乎折射出了未来战争的某种图景。

其实,影片中用意念控制作战的思想,一直没有游离出美国军方的视野。从2004年开始,美国国防部DARPA就已投入巨资,在杜克大学的神经工程中心等全美6个实验室中展开了“思维控制机器人”的相关研究。尽管距离这一“终极目标”的实现尚早,但科学家已经取得了一些突破。2008年,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科学家已能让一只猕猴在跑步机上直立行走,并从植入猕猴脑部的电极获取神经信号,通过互联网将这些信号连同视频一起发给日本的实验室,最终美国猕猴成功地“用意念控制”日本实验室里的机器人做出了相同的动作。英国《卫报》2010年1月31日也报道称,美国军方早就对《阿凡达》影片中出现的BCI技术展开了研究,并打算在未来打造出电影中的巨型“机械战士”,让士兵用意念远程操纵他们的“阿凡达”替身在战场上作战。

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军控和裁军总署前主任弗莱德·查尔斯·伊克莱,更是在其新著《国家的自我毁灭》中,对未来BCI技术的军事应用前景给予了高度关注。他提到,“目前已有数百个试图将人脑同计算机相结合的独立的研究计划。刚开始,这些研究得到的资助很少,有些只是玩玩概念游戏而已。但近期对人脑与电脑相结合的研究项目——BCI技术,得到了重视,在美国和欧洲的大学里,这类项目的数量成倍地增长。”他进一步指出,“我们必须对人脑研究的发展进程加以关注。神经科学对人脑的功能——即智力、意志、情感和神秘的‘意识’功能——日益加深理解。在一些无需进入人体的新探测技术的帮助下,科学研究人员可以观察人脑的思维功能。新的探测仪器包括功能磁场声波成像仪,穿头盖骨磁震荡仪以及阳电子释放体层摄影仪等。这些仪器已经能够提供人脑在从事特定活动时有价值的数据。近年来,科学家已成功地使用纳米感应器和荧光成像仪来观察个别脑细胞的化学变化。”

 

DARPA资助“读脑术”研发背后

超前的探索理念+独立的评估机制+科学的管理模式=技术上的领先地位

与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伊克莱的论述相吻合,近年来,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DARPA)一直在密切关注其他国家在BCI技术方面的研发动向,并努力探索相关技术的军事应用前景。作为诞生在美苏冷战对抗期间(1972年)的国防机构,DARPA多年来一直因其极富前瞻的探索理念、独具特色的运行机制,扮演着美军国防科技创新的“孵化器”,为美军孵化出了诸多尖端武器装备。具体而言,从创建之初的军事航天项目到冷战中期的“星球大战计划”,再到海湾战争之后的情报、监视及侦察手段探索,从超音速战斗机概念、军用“阿帕网”构想到陆军的“轻标枪”导弹、海军的F/A-18舰载机、F-117隐形战斗机、“战斧”巡航导弹及B-2隐形轰炸机问世……在数十年的发展历程中,DARPA先后成功启动了40多个重大项目,涉及陆、海、空、天诸军兵种,在国防科技创新的道路上留下一串深深的足迹。

事实上,作为美国政府在国防部下设的一个研发机构,DARPA的宗旨是“保持美国的技术领先地位,防止潜在对手意想不到的超越”。正是秉持这一信念,DARPA取得了上述不凡的成就,或许连美国政府当初都没有想到,这个投资不多,人员编制到今天为止也不过200余人的机构,在过去的岁月里竟会对美国的军事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力。到底是什么样的运行机制或文化基因孕育了这些创新的果实呢?

就理论而言,军事需求与技术推动好似驱动武器装备发展的双轮,但在现实中,各军兵种出于自身的利益考量,往往会提出各自的军事需求,而这些需求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各军兵种会故意夸大其重要性;二是不能顾及长远潜在需求。为了克服这些难题,DARPA创立了“独立评估需求”机制,不以满足军方的现实需求为目标,而是以探索未来国防科技的新概念为宗旨。凭借这种独立评估需求所收获的对前沿技术的高度敏感性,辅之以科学的管理模式、高效的执行机构及严格的评审机制,DARPA锁定了许多高风险、高价值、高收益的远景项目,始终将精力放在对遥远未来的探索上,正是这种独特的运行机制确保了创新果实的不断涌现。

当然,有时这种超前的探索理念也会被认为是“疯狂”的。如在20世纪90年代DARPA提出无人机作战理念时,就曾被一些人讥讽为“DARPA的幻想”。而当DARPA提出启动在高空飘浮5年甚至10年的无人机或飞艇项目时,再一次被嘲笑为“匪夷所思”。面对这些冷嘲热讽,DARPA坚持自己的发展理念,这个带有神秘色彩的特殊部门,永远驻守在国防科技创新的前沿阵地,竭力张开想象的翅膀,将自己的触角伸向遥远的未来,通过原始概念创新,引领武器装备发展,以避免他国“技术突袭”,确保美军“技术优势”。目前,DARPA对脑科技的前瞻性研究,正是秉承了上述理念的典范,也从另一个侧面给我们展示了科幻与军事的不解之缘。

 

科幻与军事往往只有一步之遥

胜利只向那些能预见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

19世纪科幻作家凡尔纳曾在《机器房子》里提出了坦克的设想,在《海底两万里》中构思了巨型潜艇“鹦鹉螺号”。被誉为日本科幻之父的押川春浪曾创作了《海底舰队》,设想了潜艇战。20世纪30年代,前苏联科幻作家阿·托尔斯泰创作了《加林工程师的双曲面体》,其中描写了一种类似激光的武器,20多年后真正的激光技术才得以问世。其实,与BCI技术相关的读脑术,长久以来也是科幻作品青睐的题材。在别利亚耶夫的《大独裁者》里,主人公施奈德发明了无线脑波控制装置,从最初的抢劫银行,到后来与世界各国军队较量,施奈德一次次凭借“读脑术”战胜了敌人。中国科幻作家王晓达的小说《波》中,空中战斗的制胜凭借的也是以电波干扰使对方飞行员产生幻觉。

美国海军少将马汉在总结19世纪之前人类海战经验后,于1890年在《海权对历史的影响(1660-1783)》一书中提出了“制海权”思想;意大利空军司令杜黑在总结20世纪初人类空战实践后,于1921年提出了“制空权”思想。与此类似,美国前国防情报局局长格雷厄姆中将,在总结1957年苏联卫星升空之后的美苏外空军备竞赛基础上,凭借战略家特有的前瞻理性,于1982年出版了《高边疆:新的国家战略》一书,正式提出了“制天权”思想。

从马汉的“制海权”、杜黑的“制空权”到格雷厄姆的“制天权”,再到如今热极一时的“制网权”,在科技进步与军事需求的双轮驱动下,军事对抗的疆域从一维战场延伸到了多维战场,从自然战场拓展到了技术战场,从有形战场进化到了无形战场。今天,具有科幻色彩的BCI技术,大多仍处于实验室探索阶段,真正投入实际应用的也仅限于为残障人员提供生活辅助,检测高危作业人员的大脑疲劳,以及在电子游戏中用于实时交互控制等方面。在军事应用方面,也仍限于提高模拟训练的效果,增强军事训练的对抗性,以及辅助对武器装备进行控制,如利用脑电和肌体协同控制以提高战斗机飞行员的快速反应能力等。更何况,BCI技术的军事应用还涉及到复杂的战争伦理问题,对此,美国学者乔纳森·莫雷诺在其著作《制脑权战争:脑科技研究与国家安全》一书中也进行了充分的探讨,显然,这将影响到BCI技术的军事应用前景和未来军事变革走向。

然而,有关技术进步与军事变革,曾被誉为“哲人与将军”的革命导师恩格斯说过一句名言:“一旦技术上的进步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目的,它们便立刻几乎强制地,而且往往是违反指挥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战方式的改变甚至变革。”基于恩格斯的判断,再考虑到战争伦理一直滞后于战争实践,且在军备控制方面只有“软约束力”的问题。因此,伴随着全球范围内脑科技研发的突飞猛进,以及整合纳米科技、生物科技、信息科技和认知科技的“聚合科技”(NBIC)的快速发展,不管未来世界新军事变革是否将围绕“制脑权”而展开,从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DARPA)的相关资助动向来看,尽早做好未雨绸缪的准备绝非杞人忧天,因为在军事领域,正如“制空权”之父杜黑所言:“胜利只向那些能预见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而不是向那些等待变化发生才去适应的人微笑。”(曾华锋 石海明)

“盗梦空间”变现实 美国将思想植入猴脑 《新华网》(2011年4月29日)

http://www.jx.xinhuanet.com/news/2011-04/29/content_22648081.htm

 

 

电影《盗梦空间》描述将思想植入人脑的技术,原来现实中不但可行,甚至可能比电影情节更尖端。据香港《文汇报》报道,美国科学家首次成功将思想植入猴子的脑袋,让猴子“学懂”解读人类讯息。若技术发展成熟,将来四肢瘫痪者可运用意念自如控制机械骨骼,人与人之间更可以意念沟通。

研究由北卡罗来纳州的杜克大学进行,属“Walk Again”(再次步行)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帮助瘫痪者重新步行。科学家在猴子的头骨钻了一些小孔并植入微芯片,每片芯片包括约700个如发丝般细的电极。这些芯片穿入猴子脑部表面数毫米,用来记录讯息和输入数据到猴子的大脑皮层。

  成功分辨包含食物盒子

结果科学家成功让猴子“学懂”解读这些讯息,过程更十分迅速。科学家准备了2个盒子,其中一个包含食物。猴子通过讯息知道食物所在。该实验尚未正式发表,若获证实,相信是首次成功将电子讯息传送到灵长目动物脑内的实验。

负责该项目的科学家,较早前成功让猴子以至帕金森病患者,通过植入脑中的电极传出讯息,从而控制计算机屏幕上的游标;又曾让一只猴子以大脑讯息,在因特网控制千里之外的一个机械人行走。

  讯息双向流动 学习数月

然而科学家指出,要真正让四肢瘫痪的病人自如控制机械骨骼,讯息的流动必须双向,使病人感受到步法和行走速度等“感官讯息”。将讯息直接传送到大脑皮层正是关键一步。

负责研究的科学家尼科利斯指出,相关技术还须提升,将每个芯片包含的微电极数量由数百增至数千。到时病人只需花数月熟习,机械骨骼便会和病人身心相连,恍如身体一部分。

相关技术还可有更广泛用途。尼科利斯预计,将来人类可通过大脑讯息,直接和个人计算机的操作系统及软件交互交流,不用鼠标和键盘便可开启程序和在计算机撰写笔记。相关技术将来更可发展为“大脑网络”(brain net),让人类以大脑讯息直接沟通。现时英特尔、Google(谷歌)和微软皆已成立“脑袋机械”部,进行相关研究。

脑机接口,开启“心灵感应”时代 (2010年10月22日) 《科技日报》

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81/kjrb/html/2010-10/22/content_788...

 

脑机接口,开启“心灵感应”时代

文·实习生 陈明立

  刺激大脑皮层还不等于向大脑写入信号,不会改变大脑的思维

  ■ 将新闻进行到底

  当冷天你感到口渴,眼前立刻出现一杯热饮,当你从室外回来想要上网,电脑立刻自动启动,当你想呼吸窗外的新鲜空气,窗子立刻打开……这一切不用你命令,不用你操控,只要你想,意念就能实现。这是不是很像科幻?但这可能就是未来真正的智能时代。我们的心灵被感应,意念在瞬间被兑现。

  但目前,似乎没有人能够靠意念生活。

  假如有人说他用意念可以让球动起来,你绝对不相信。而日前美国上市的一款新游戏,就是用意念让球穿越布满障碍的路线。另一端,在实验室“养尊处优”的猴子,闲着双手,却在上演用意念控制假肢给自己喂食香蕉、花生的一幕。

  这在早些年代,一定会被认为是巫术,靠不为人知的诡计玩弄“心灵控制”或者“心灵感应”的游戏。

  然而,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投入“心灵感应”的研究,在理想的蓝图中,不用按键、不用说话,仅靠大脑活动就能实现其所想。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启动的“无声通话”项目,投入400万美元,致力于实现战场上军队内部依靠脑信号达到准确而快速的交流。那么科学研究领域的“脑电感应”是如何实现的呢?人类真能实现科幻世界中描述的“心灵控制”吗?

  追究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认识神经信号和脑机接口,因此我们采访了清华大学医学院研究神经信息解码和脑机接口的洪波副教授,最近他所带领的团队取得了利用听觉皮层的活动信号识别用户思维的技术突破。这项工作作为封面文章发表在美国《IEEE神经系统与康复工程汇刊》上。

  脑电:“心灵感应”的载体

  脑电数据承载大脑思维

  人的大脑皮层约有1千亿个神经细胞。大脑时刻都在接受着来自外界和自身的刺激,这些刺激使得大脑皮层中一些区域的细胞活动增强,形成几十毫伏的放电脉冲,但这些电脉冲传到头皮表面就只有几十微伏的大小,非常微弱。

  科学家利用微弱信号放大装置探测神经细胞的活动,“这是困难的,就像在一个庞大的体育场外试图只靠听觉判断出体育场内每个人的活动。”洪波形象地比喻说。这样得到的脑电是很多细胞活动的总和,直接看似乎没有任何意义,但是科学家通过复杂的统计、挖掘、分类算法,探索出脑电数据中承载的大脑思维。

  对照“脑活动图谱”或能读懂意识

  洪波告诉记者:“思维活动和脑电之间有直接的联系,实际上可以说脑电是思维活动的物质表现形式,从脑电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推测出思维活动。”类似于通过基因“标号”得到基因图谱,对脑电的标号,或许将会得到一张人类“脑活动图谱”。

  如果能够建立一张完整的脑活动图谱,包含所有的大脑活动的模式,那么对于我们记录到的某个人甲的脑活动,通过和图谱作比较,就可以得知甲此刻的意识。如果需要让第二个人乙知道甲的意识,就需要将甲的脑信号的编码或者其他形式传给乙的大脑皮层。而无论记录发送者甲的脑信号,还是传递给接收者乙,都需要将甲和乙的大脑与外部设备连接起来形成发送或接收的通路,这就是脑机接口。

  脑机接口:“心灵感应”的传播通路

  在电影《阿凡达》中,化身阿凡达有一条长长的辫子,除了美观这条辫子还起着重要的链接作用。而真实生活中脑机接口暂时还没有这么完美和潇洒,根据脑电信号的采集方式,分为有创伤式和无创伤式。

  有创伤式:信号纯净但易感染

  关于有创伤式脑机接口,采集神经信号的电极植入到大脑皮层中,这样得到的脑信号更为纯净,解码准确度更高。目前这种方式主要用于高位截瘫病人和动物实验。

  洪波强调说,在正常情况下,大脑时刻都在输入和输出信息,与外界存在自然通路,但在某些特殊情况,例如高位截瘫病人,他们与外界正常交流的通路被破坏了,要了解他们、让他们的生活有意义,就必须建立新的交流方式。这正是脑机接口研究的初衷。最近布朗大学经FDA批准将包含仅百个微电极的电极阵列植入一个高位截瘫病人的体内,从而获得单个细胞活动的放电,在临床上取得了明显成效。有创伤式不仅存在手术感染的风险,还容易引发排异反应导致电极被细胞包裹而失去信号采集作用。

  无创伤式:信号分辨率较低

  无创伤式脑机接口通过实时记录和分析头皮脑电,解读人的控制意愿,实现人脑对计算机、家用电器、机器人等设备的直接控制。神经细胞的放电量从皮层经过颅骨等传到头皮,只剩下几十微伏,因此无创伤式采集到的信号分辨率较低。

  在清华脑机接口实验室,志愿者戴上只有四五个电极的电极帽,从若干类似“感觉冷”“想喝水”“要坐下”等简单思维活动中随机选择一个,计算机几乎可以立刻判断出志愿者当前的意愿。如果将计算机的判断作为控制命令传给空调或机器人,就可以让空调根据人的感觉自动调节温度,让机器人根据人的意愿端茶送水,真正开启人机交互的智能时代。如果能够将解读的意愿直接传给其他人的大脑,就能实现“心有灵犀不点自通”,“无声通话”计划也就不再是想象。

  脑:“心灵感应”的发送器和接收器

  但是,目前脑机接口的研究还处于单向通路阶段,即使反馈信息给大脑,一般也是为了让使用者判断外部设备的操作是否准确体现了其意志。那么能否实现“双向交通”的脑机接口,即读取大脑信息的同时也允许机器向大脑传递信息或者命令呢?在脑机接口中,大脑可以既是“发送器”又是“接收器”吗?

  写入信号比读取难得多

  “把信号写入大脑,比从大脑读取信号难得多”。尽管困难,生物医学工程学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多实用性进展。洪波列举了人工耳蜗、帕金森脑起搏器在临床上的应用。在人工耳蜗中,声音经过处理转换成电脉冲信号,用来刺激大脑听觉通路的最前端——耳蜗,使严重耳聋的人重获听的感觉,甚至修复听力。而帕金森脑起搏器通过脉冲电流刺激大脑中的负责运动稳定性的核团,大幅改善帕金森的症状,如震颤、僵直、异动等,从而改善病人生活状态。

  “刺激大脑皮层还不等于向大脑写入信号,不会改变大脑的思维”。洪波解释说,实际上目前对脑信号的认识还非常有限,脑机接口并没有读取人类意识,只是利用分类算法对脑电作分类,试图划分出脑电所代表的简单的思维活动。而把思维写入大脑,还需要建立思维活动与大脑皮层之间的映射关系,尤其是注意、记忆、语言等高级认知活动,但是现阶段人类对高级认知活动的大脑回路所知甚少。另外,假设发现了高级神经活动与大脑皮层之间的映射关系,向大脑准确写入信息还需要极其精细的定位,甚至精确控制单个细胞的活动。

  对此,洪波提示说,光遗传学可能提供非常有前景的解决方法。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在老鼠的运动神经元中植入光敏感的绿藻基因,利用一束蓝色光缆作开关就可以精确地控制老鼠的运动。显然如果利用光控开关能精细控制每个细胞的活动,向大脑写入信息可能就不再只是科幻世界的故事了。

  ■ 延伸阅读

  “心灵感应”会导致“心灵控制”吗?

  科幻是没有边界的,科学同样永无止境。随着脑机接口的一次次突破,或许DARPA描绘的“无声通话”计划中具有“心灵感应”的超级战队即将诞生。但是从“心灵感应”到“心灵控制”,两字之差,距离将会有多远呢?

  洪波说,如果读取大脑思维的科学路程完成了十分之一,那么向大脑写入信息的工作还不到百分之一。而且大脑有很多高级的、富有创造力的思维活动,借助脑机接口“感应”到的只是有限集合的简单思维活动,关于检测和分析大脑新异的活动,还是神经科学领域的一个难题。更关键的是,向大脑传递信息不等于修改其思维活动,例如在大脑与外界联系的自然通路中,大脑接收刺激信号引起的只是皮层的反应,并不等同于思维活动本身。洪波强调:“人的思维永远是自由的,未来和现在一样没有人可以控制他人的意识。”

  显然与其作“心灵控制”的无稽之谈,不如享受脑机接口研究带来的“心灵感应”,无须动手,只要想一下,即可心想事成。

美研制僵尸昆虫飞行器:电极植入大脑操控(图)
2011年09月07日 11:29:53  来源: 新浪科技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安装在一只绿甲虫身上的压电装置得到了115W的发电量

  长期以来工程师们一直致力于研发微型飞行器,其体型就跟昆虫差不多。但是在经过长期研究后工程师们逐渐意识到这样做面临的巨大困难,他们需要设计出一种微小的轻型飞行器,还能携带一定重量的载荷飞行,依靠高性能电池进行长时间的稳定供电,这几乎是一个不可逾越的挑战。因此现在有一些工程师们开始另辟蹊径,放弃独立开发全机械系统,转而设法利用真实的昆虫本身,只是要对它们动一些手脚。

  比如在它们的触角附近安装微型刺激体,在它们的中枢神经系统内部或神经肌肉连接处植入电极等等。研究人员发现这样可以实现对昆虫大脑的操控,这样就得到了一个“僵尸”昆虫机器人。

  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艾森·阿肯-阿克塔卡(Ethem Erkan Aktakka)告诉记者说:“尽管近些年在微型飞行器设计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但是考虑到其空气动力学表现,悬空时间,载荷能力以及微观尺寸上的节能性能,这些设计都是无法与这种‘僵尸’昆虫机器人相比的。”他说:“人类依靠现有的技术是无法挑战后者的,因为这是大自然经过千万年进化后得到的结果。”

  到目前为止,应用于昆虫体内的操纵系统仍然是靠电池供电的。但是现在-阿克塔卡和合作者一起研发出了一种节能装置,它能依靠昆虫扇动翅膀的动作发电。他们在昆虫的两个翅膀上各安装一个这样的节能装置,运用压电效应产生45 W的电量。并且研究人员们相信,一旦将发电机组与昆虫体内的运动肌肉实现直接连接,这种发电效率将得到指数级提升。



中国参加又一国际性科研计划:人类脑计划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院网http://www.cas.cn/xw/cmsm/200207/t20020712_2691849.shtml

发布时间:2002-07-12

人类脑计划是继人类基因组计划之后又一国际性的科研计划。近年来, N atureScienceTrends in Neuroscience等著名学术期刊对人类脑计划与神经信息学纷纷进行了报道。他们认为人类脑计划比基因组计划更大,囊括了更加广泛的内容,是一项更加伟大的工程。
1996
年,以美国为首的神经信息学工作组建立,其目的是组织和协调全世界神经科学和信息学家共同研究脑、开发脑、保护脑和创造脑。根据规定,成员国之间可利用电子网络寻求研究协作伙伴,进行数据交换和科研协作,可以免费使用通用神经信息学数据库和信息工具,承担科研任务,同享科研成果和脑研究资源。
2001
7月,唐一源教授应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神经信息学部主任、全球人类脑计划负责人考斯陆博士的邀请,访问美国 N IH人类脑计划与神经信息学总部,并做专题报告“中华人类脑计划与神经信息学的进展”,使考斯陆博士及美国其他科学家认识到中国的实力和决心。于是考斯陆博士发出专函:“同意中国唐一源、唐孝威和尹岭博士参加始建于2000年的经济合作与发展全球科学论坛神经信息学工作组”。考斯陆博士认为中国专家参加这一活动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这将有助于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研究与国际发展保持同步,中国的参与将会对全球神经信息学的形成和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2001
1045日,我国科学家赴瑞典参加了人类脑计划的第四次工作会议,成为参加此计划的第20个成员国。中国科学家表示,要积极配合国际神经信息网络及数据库,建立中国独特的神经信息平台、电子网络和信息数据库,才能在合作中不受制于人,更好地和国外科学家协作,共享科研成果和国际资源。
揭示大脑的奥秘是新世纪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
生命是什么?“人活着”是怎么一回事?大脑如何思维?数不清的疑问浮现在人类的脑海中。人之所以成为万物之灵,有别于其它物种,是因为人类有极其复杂的大脑,它是千百万年进化的结晶。在过去的六亿年中,生物体通过进化产生出由大量神经元相互联结而形成的神经网络,解决了在不断变化的复杂环境中人脑如何处理各种复杂信息的问题。尤其是人的高级认知功能的高度发展,使得人类成为万物之首,具备了主宰世界的能力。科学研究发现,一个成人大脑重约3.3磅,体积1.5公升,脑内有上千亿个神经细胞,还有超过10(上角14,即1014次方)个神经突触。大脑是生物体内结构和功能最复杂的组织,是接受外界信号、产生感觉、形成意识、进行逻辑思维、发出指令产生行为的指挥部,它掌管着人类每天的语言、思维、感觉、情绪、运动等高级活动。人脑也是极为精巧和完善的信息处理系统,是人体内外环境信息获得、存储、处理、加工和整合的中枢。
由于人脑的结构和功能极其复杂,需要从分子、细胞、系统、全脑和行为等不同层次进行研究和整合,才有可能揭示其奥秘。为此,世界各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进行专门研究,美国把九十年代最后十年定为“脑的十年”,欧洲确定了“脑的二十年研究计划”,日本将21世纪视为“脑科学世纪”,脑科学的研究热潮遍布全球。科学家们提出了“认识脑、保护脑、创造脑”三大目标,人们相信脑科学的研究成果将为人类更好地了解自己、保护自己、防治脑疾病和开发大脑潜能等方面做出重要的贡献,“了解大脑、认识自身”是21世纪的科学面临的最大挑战。
海量脑研究的数据呼唤新的学科
1970
年至2000年的30年间,美国神经科学学会的会员人数增长了近30倍,2000年达到28000人左右,每年年会的论文摘要增长了近100倍,2000年已达到15000篇左右,遍布神经科学研究的各个领域。以往有关脑的研究包括神经解剖、神经生理、神经病理、神经生化、神经免疫、神经电生理、神经心理等,已经获得了大量有关动物脑和人脑的实验数据和研究结果。近年来分子神经生物学研究从基因水平来揭示人脑的奥秘,先进的基因芯片技术在每秒钟就可以得到大量的实验数据。脑功能成像( f MRIPET)的应用使我们能够从活体和整体水平来研究脑,好比窥探脑的窗口,可以在无创伤条件下了解到人的思维、行为活动时脑的功能活动。这些新方法、新技术极大增强了我们从微观与宏观两个水平上进行脑研究的能力,同时也产生了海量的实验数据。没有哪个科学家、实验室能够掌握所有的信息并独立地进行脑的全面研究。
面对这样的信息爆炸,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以往的科研模式是否需要变革?答案只有一个:新的需要产生新的学科,新的模式产生新的突破。神经科学家面临的重要问题之一,就是能否灵活有效地管理数据,最大限度地利用实验数据,减少不必要的重复性研究和人力、物力的浪费。
计算机和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为我们提供了解决方案,信息工具的应用为我们解决这一问题创造了条件。所以,建立全球神经信息数据库和神经信息电子网络,已经迫在眉睫。神经科学家和信息学家都在呼吁,应加强神经科学和信息学的合作和相互渗透,采用一种新的研究模式,即实验数据→数学理论→计算机模拟和预测→生物学实验验证→数学模型与验证后的理论,往往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大大加快脑的研究进程。
人类脑计划与神经信息学的缘起
曼哈顿计划、阿波罗登月计划和人类基因组计划是划时代的三大科学工程,它们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人类基因组计划是生物实验结果和信息学的完美结合,人类基因库将为人类健康、疾病诊断、药物开发、生态平衡和生物学研究作出不可估量的贡献。许多科学家认为,在人类基因组计划之后应该是人类蛋白质组计划和人类脑计划。
人类脑计划包括神经科学和信息学相互结合的研究,其核心内容是神经信息学。脑科学和信息学是当今国际科学研究的两大热点,神经信息学是这两大学科相结合的新兴的边缘学科。其目标是利用现代化信息工具,使神经科学家和信息学家能够将脑的结构和功能研究结果联系起来,建立神经信息学数据库和有关神经系统所有数据的全球知识管理系统,将不同层次有关脑的研究数据进行检索、比较、分析、整合、建模和仿真,绘制出脑功能、结构和神经网络图谱,从而解决目前神经科学所面临的海量数据问题,从基因到行为各个水平加深人类对大脑的理解,达到“认识脑、保护脑和创造脑”的目标。
人脑的复杂性远远超出了我们目前的认识能力,传统的细胞生物学等的实验室研究对于解决人脑对复杂信息的获取、处理与加工及高级认知功能的机制,犹如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神经信息学工具和数据库的应用,使得我们可能从有限的实验数据中找出神经信息获取、处理和整合的规律和法则,提出在各种刺激条件下,脑内信息加工的数学模型的实验假设和用计算机模拟脑内神经信息网络。可以说,人类脑计划近20年的发展历程处处与神经信息学紧密相连。
1997
年人类脑计划在美国正式启动,美国20多家著名的大学和研究所参加了这个研究计划。50多位神经信息学的课题负责人得到该项目的基金资助。他们充分利用神经科学和信息科学的优势条件进行研究,相互间建立合作关系,利用电子网络互通信息,运用数据库进行资源共享。
1996
年在巴黎的政府间实体———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的科学论坛批准建立以美国为领头国家的神经信息学工作组,参与国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瑞典、挪威、瑞士、澳大利亚、日本等19个国家,欧洲委员会也作为正式成员参加。其目的是组织和协调全世界神经科学和信息学家共同研究脑、开发脑、保护脑和创造脑。根据规定,成员国之间可利用电子网络寻求研究协作伙伴,进行数据交换和科研协作,可以免费使用通用神经信息学数据库和信息工具,承担科研任务,同享科研成果和脑研究资源。
美国国立精神卫生研究院副主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神经信息学部主任——考斯陆博士是全球人类脑计划的负责人。考斯陆博士是一名神经药理学家,他在神经科学、心理学和药理学等领域出版了多本著作,发表了100多篇科研论文,还得到了十几个不同的荣誉和奖章。考斯陆博士创建 N IH第一个神经科学项目,并出任 N IMH基础与临床神经科学部主任。几年前他又创建了著名的人类脑计划并出任 N IH该机构主任,该机构目前已资助数千万美元专项科研经费用于人类脑计划和神经信息学的研究。美国的几个著名大学,如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加州大学、康乃尔大学等都承担了人类脑计划的研究课题。
没有一个国家能独立完成“人类脑计划”这项巨大的工程,它需要像人类基因组计划那样开展国际间的大规模协作。目前,国际性的神经信息合作组织已在全球召开了4次工作会议,共同策划“全球性人类脑计划和神经信息学”。具体已提出几项重大建议:创建全球性的神经信息学电子网络,开发先进的神经信息学工具、方法和数据库,通过数据资源共享和建模仿真来了解神经系统的结构和功能,推动科学进步。
加入人类脑计划共享神经信息资源
许多科学家认为,我国的神经信息学的总体研究水平落后于发达国家,今后10年是神经信息学快速发展的阶段,也是竞争性最强的阶段。我们加入越晚,失去的机会就越多,造成的损失就越大。由于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财力去开发研制自己的数据库和信息工具,即使研制出来,也得不到国际上的承认,难以与国际接轨。如果购买或租用国外的信息工具,不但造成经济损失,而且中国在这方面的研究会永远处于被动状态。
同时,神经科学研究日益深入和专业化,几乎没有哪一个科研人员能够精通脑科学的全部领域。显然,以往通过发表论文或参加会议来进行学术交流的形式已严重制约了科研思路和成果的产生。而国际人类脑计划中的神经信息电子网络可以为研究人员提供信息交流的快速工具,成员国的科学家可以利用神经信息电子网络进行数据交换、分析、整合、建模等工作。参加国际的合作会极大促进国内有关工作的进行。不过,所有这一切都必须有一个大前提———加入国际性神经信息合作组织,参加国际人类脑计划的研究工作。
在人类基因组计划这个宏伟的全球性科研大计划中,我国科学家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克服了重重困难,争取到1%的测序任务。然而,就是这1%产生了巨大的政治和经济效益,再一次向世界宣告,中国科学家具有做出世界一流科研成果的能力,使中国跻身于人类基因组计划的行列,站到了这一研究领域的前沿,并理所当然地分享人类基因组计划的研究成果。
唐一源教授与美国 N IH神经信息学部主任、国际人类脑计划与神经信息学工作组织总负责人考斯陆博士一直保持着紧密的联系。经过持续不懈的努力,考斯陆博士终于同意唐一源教授作为特邀代表,首次参加在日本理化研究所举行的“全球科学论坛神经信息学工作组”第三次会议。唐一源教授在这次会议上,首次向全世界19个国家的代表介绍了中国在本领域的工作,引起强烈反响。同时应邀访问美国几个重要的“人类脑计划与神经信息学”研究基地,与负责人广泛交流探讨,探索国际合作研究项目,参与人类脑计划。此举使考斯陆博士及美国其他科学家认识到中国的实力和决心,于是考斯陆博士发出专函:“同意中国唐一源、唐孝威和尹岭博士参加始建于2000年的经济合作与发展全球科学论坛神经信息学工作组”。考斯陆博士认为中国专家参加这一活动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这将有助于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研究与国际发展保持同步,中国的参与将会对全球神经信息学的形成和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考斯陆博士应唐一源教授邀请访问中国,在大连理工大学、解放军301医院、168次香山科学会议分别做了“人类脑计划及其资助机会”的科学报告,引起强烈反响。同时国家自然基金委、科技部等有关部门的领导非常重视和关注人类脑计划与神经信息在国内的发

展,分别会见了考斯陆博士并进行了友好协商,支持中国参与全球人类脑计划。在国家科技部、自然基金委、301医院、大连理工大学、浙江大学、中国科学院等单位领导的支持下,经国内本领域科学家的共同努力,20019月,中国正式成为参与人类脑计划与神经信息学研究的第20个国家,意味着中国在这一研究领域已经和国际接轨。
凭中国特色加入国际人类脑计划
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和科技部的大力支持下,我国脑科学在基础和临床研究方面取得了不少科研成果,在某些领域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解放军301医院、大连理工大学、浙江大学、中科院等单位积极参与并组织关于中华人类脑计划和神经信息学的工作,在近一年中,先后召开了两次“中华人类脑计划和神经信息学”的专家研讨会,专家们就许多关键的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今年9月,由国内40余位神经、化学、数学、信息等方面的专家会聚香山,召开了题为“人类脑计划与神经信息学”的第168次香山科学会议,专家们认真讨论了国内外脑研究的状况、我们如何应对国际形势等问题,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已逐渐明朗———凭中国特色加入国际人类脑计划。
在美国人类脑计划的资助下,美国各相关科研机构已初步汇集和建立了各种神经信息数据库和信息处理工具,并正与超级计算机中心、欧洲联盟等联网合作,建立全球神经信息工作平台,该系统有数据质量控制的标准和规定,也有一系列数据检索、分析、整合、建模等工具。目前人类脑计划开展的国际大合作,使用通用数据库,统一格式、统一标准,将脑的结构和功能、微观和宏观的研究结果联系起来,绘制出健康和疾病状态下脑的功能、结构、神经网络、细胞和分子生物学的“图谱”。成员国的科学家们可以在数据库中进行搜索、比较、分析和整合,并进行数学模拟和仿真计算,这将十分有利于理论假设的形成和研究者之间的电子合作,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重复性研究。
我国专家在深入探讨、反复论证后,大家普遍认为,在浩大的人类脑计划中,中国不可能处处涉足,必须发挥自己的长处,利用我们人类脑资源丰富和计算机信息学研究方面的一定优势,在具有中国特色的传统医学(如针刺等)、汉语认知与特殊感知觉的神经信息学研究等领域深入开展工作。将具有中国特色的人类脑计划和神经信息学研究项目加入全球人类脑计划之中,建立中国独特的神经信息平台、电子网络和信息数据库,才能在合作中不受制于人,更好地和国外科学家协作,共享科研成果和国际资源。
开展中国特色的人类脑计划与神经信息学研究,无疑将大大加深人类对大脑的认识和自身的认识。可以预料,像人类基因组计划一样,在国家的支持下,引进新的科研协作和风险投资运行模式,通过国内本领域的专家齐心协力、联合攻关,以开放的新模式吸纳社会资源,从研究、产业等几个方面同时启动,必将会极大推动人类对自身的认识,造福全人类。(据《科技日报》 20011019)

中国科学院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 邮编:100864

香港的秘密政治部即脑控部队已经曝光: 

http://hk.next.nextmedia.com/template/next/art_main.php?iss_id=1121...  

 

 

曝光后3日,壹传媒记者高速公路车祸。 


壹传媒记者遭遇意外的新闻:  高速公路被撞 三代人一死四傷
2011年09月05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

Mind Control: fact or fiction?
精神控制:事实还是科幻?

FREE THINKING, Newsletter of the FREEDOM OF THOUGHT FOUNDATION VOL. 1. NO. 4, MARCH 1995 - PREPUBLICATION E-MAIL EDITION FOR REVIEW
自由的思想,自由思想的基础杂志,第1卷,第4,1995年3月-正式出版日期前的信件,用于回顾的版本。

PRESIDENT'S COMMITTEE ON RADIATION HEARS MIND CONTROL SURIVOR'S TESTIMONY
总统委员会就辐射听觉精神控制受害者的证词

A Louisiana social worker and deprogrammer, Valerie Wolf, M.S.W. told members of the President's Committee on Radiation about her experiences with survivors of mind control experimentation and operations which have spanned almost 50 years. A licensed sociologist from New Orleans, Wolf offered her testimony and supporting evidence to the committee in a hearing on March 15th. Focusing on the 9,000 children who were the targets of radiation ex- periments conducted by the Atomic Energy Commission and kept secret under the National Security Act, the precious ten minutes granted Ms. Wolf was a precedent setting digression from the investigators' agenda .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tory officials heard evidence of the atrocities of mind control which were committed along with the radiation "research."
一个路易斯安那的社会工作者和消除受毒化思想者,Valerie Wolf, M.S.W.告诉了总统委员会的成员,就辐射听觉的问题,关于她与精神控制实验和行动的受害者的经历,它持续了大约50年。一个来自新奥尔良的得到许可的社会工作者,Wolf提供了她的证词和支撑的证据给委员会在3月15日的听证会上。焦点聚集在9000个儿童,他们被做为由原子能委员会的进行的辐射实验的目标,并且是在国家安全行动秘密下,在宝贵的10分钟里,Wolf女士被同意做为一个脱离调查人议程的先例被设置。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官方听取精神控制暴行的证据,它是一直在辐射“研究”中进行的。

Ms. Wolf is among a number of independent researchers around the world who have come up with identical cases in which survivors of radiation treatment describe lifelong mind control abuses at the hands of the U.S. government. While the radiation "research" was conducted under the direction of the Atomic Energy Commis ion, many of the same scientists who were involved in the CIA's MKULTRA program acted as overseers of the radiation experiments. Among these scientists were Dr. Martin T. Orne, Dr. Sidney Gottlieb, and Dr. L. Wilson Green.
Wolf女士,是世界上一些独立研究者中之一,她提出了同一的案例,那里辐射威胁的受害者-被描述为受到美国政府长期的精神控制折磨。当辐射“研究在原子能委员会的指导下运作时,许多同样的科学家,他们卷入了中情局的MKULTRA项目,做为辐射实验的监督行动。在这些科学家中,有Martin T. Orne博士,Sidney Gottlieb博士,和L. Wilson Green博士。

Wolf asks that survivors who are willing to testify about their experiences with this sort of experimentation or survivors who have had thyroid glands removed, write a brief summary and send it to her at 740 Dante Street. New Orleans, Louisiana. 70118. Fax: 504-866-0007.
Wolf要求幸存者,他们乐于对关于他们的这种实验的经历作证,或生还者的甲状腺被移除的,写一篇简短的简介,并邮寄它给她的地址,在740 Dante Street. New Orleans, Louisiana. 70118. Fax: 504-866-0007。

DALLAS MIND CONTROL CONFERENCE COUNTDOWN

达拉斯精神控制会议倒计时

Hotel rooms are rapidly filling for the March 23-26 mind control symposium, officially titled: CULT AND RITUAL ABUSE, TRAUMA BASED MIND CONTROL AND DISSOCIATION: A Multidisciplinary dialog and educational Symposium . The three-day conference will be held in Richardson, Texas, near Dallas March 23-26. Sponsored by The Society for the Investigation,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Ritual and Cult Abuse, this will be the first conference of its kind in which both government mind control experts and "ritual" abuse ( or trauma abuse) experts are making open exchanges.
由于3月23-26的精神控制座谈会的旅馆房间迅速的满了,祭仪和宗教虐待,基于精神控制的损失和分裂:一种包含多种学科的会谈和教育系统。3天的会议将在德克萨斯的Richardson举行,接近达拉斯,日期是3月23-26。由社会调查,治疗和组织发起的祭仪和宗教虐待发起,这将是第一次会议,这是政府精神控制专家和“宗教”虐待(或伤害虐待)专家进行公开的交流。

Speakers and workshops are tailored for both professionals, interested laymen and survivors. Among the lineup of speakers are a number of prominent authors: Dr. Randy Noblitt, author of Cult and Ritual Abuse, It's history, Anthropology and Recent Dis- covery in Contemporary America; Daniel Ryder, author of Breaking the Circle of Satanic Ritual Abuse; Gail Carrfeldman, author of Lessons in Evil, Lessons from the Light; Linda Blood, author of The New Satanism; and W.H. Bowart, author of Operation Mind Control. Also speaking will be Mark Phillips, Dr. Catherine Gould, author of The Mind Manipulators and Trance on Trial, Professor of Law Alan Scheflin, former FBI agent Ted Gunderson., and former Nebraska State Senator John Decamp. A number of so-called Project Monarch "survivors" will share their insights into the cryptocracy's programming.
演讲者和工作组是都是专业人员,感兴趣的外行和幸存者。在成组的演讲者中有许多知名的作家:Randy Noblitt博士,是祭仪和宗教虐待一书的作者,它的历史,人类学和当代美国的近期发现;Daniel Ryder,打破恶魔的祭祀虐待圈的作者;Gail Carrfeldman,邪恶的课程,来自光明课程的作者;Linda Blood,新恶魔崇拜的作者;W.H. Bowart精神控制的运作的作者。还有Mark Phillips,Catherine Gould博士,精神操纵者和审判中的迷睡一书的作者,Law Alan Scheflin教授,前联邦调查局代理Ted Gunderson,还有前内部拉斯加州参议员John Decamp也将发言。许多据称是Monarch项目的“幸存者”将分享他们在秘密的猥亵的项目中的观点。

This is the first conference to look at new approaches to deprogramming the survivors of both cult and government mind control.
这是第一次着眼于接近反操纵的祭仪幸存者和政府精神控制的幸存者的会议。

For more information write MIND CONTROL CONFERENCE c/o SITPRCA, P.O. Box 835564, Richardson, Texas 75083-5564. Phone (214) 699-8599 begin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214) 699-8599 end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or Fax (214) 235-0529.
需要更多的信息,请写信给MIND CONTROL CONFERENCE c/o SITPRCA, P.O. Box 835564, Richardson, Texas 75083-5564. Phone (214) 699-8599 begin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214) 699-8599 end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or Fax (214) 235-0529。

CONFRONTAL LOBES
面对

Special FOTF Report By Cheryl Welsh
由Cheryl Welsh作出的特别自由思考基金会(FOTF)报告

Barbara Hatch Rosenberg wrote in The Bulletin of Atomic Scientists, Sept/Oct 1994 that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s under the Inhumane Weapons Convention "may lead to the development of specific new protocols covering electromagnetic weapons:.." A report may be out this year. The Inhumane Weapons Convention is an international treaty and on May 12, 1994, President Clinton sent this treaty to the Senate for ratification. FOTF will be watching for the official record of the existence of the highly classified military electromagnetic frequency (EMF) weapons and this will strengthen our claim of illegal EMF weapons testing programs on U.S. citizens. It will be a step closer to uncovering the National Security Act's tightly kept secrets. Note: The full name of this treaty is Convention on Prohibitions or Restrictions on the Use of Certain Conventional Weapons. It is also known as the Certain Conventional Weapons Convention.
Barbara Hatch Rosenberg在原子科学报告1994年9/10月刊中写到在残忍的武器协定下的国际性讨论“也许会导致特殊的新的掩盖电磁武器的草案的发展:..”一份报告也许将在今年出台。残忍的武器的会议是一个国际性条约,并且在1994年5月12日,克林顿总统送达这个条约给参议院请求批准。自由思考基金会将关注官方的对于高机密军方电磁频率(EMF)武器的存在的报告,并且这将加强我们对美国市民的电磁频率武器测试项目是违法的声称。这将是接近揭露国家安全行动高度机密的一步。注意:这个条约的全名是对固定的常规武器的使用的禁止或限制的协定。它也以固定常规武器协定而知名。

Freedom of Thought Foundation, California, has been working on the UN letterwriting campaign mentioned in the February, 1995 FOTF newsletter and has learned from the U.S. Department of State that one of two complaint process procedures is not available to U.S. citizens. This is because the U.S. is a new party to the UN treaty,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but not to it's Optional Protocol. FOTF is planning to file a UN complaint about US nonconsensual experimentation under the usual 1503 procedure.
加州的自由思考基金会曾一直在联合国的letterwriting运动工作,这在1995年的自由思考基金会2月的简讯中,并且曾向美国国防部学习2个投诉过程的程序之一,这不能被美国公民利用。这是由于,美国对于联合国条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一个新的党派,但不是它的可选择议案。自由思考基金会打算提交一个文件给联合国,投诉关于美国非自愿的试验,按照通常的1503程序。

FOTF/C will be sending letters in April to President Clinton, the Radiation Advisory Committee and the UN. Address your concerns on nonconsensual experi- mentation and ask them for help and an investigation into ongoing U.S. experimentation. Document your complaint or state your opinions and FOTF will send in an organized group complaint with your letters. The deadline is April 1,1995. For more information, contact FREEDOM OF THOUGHT FOUNDATION, California State Chapter, Cheryl Welsh, (916) 758-1626 begin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916) 758-1626 end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915 Zaragoza St Davis, CA 95616 or e- mail at freethot1@aol.com.
加州自由思考基金会于4月发信给克林顿总统,辐射咨询委员会和联合国。提出了你的涉及非自愿试验-精神状况,并且请求他们的帮助,并且调查美国正在进行的试验。提出你的申述或陈述你的意见,并且自由基金会将送在信中交一个组织的团体申述。最后期限是1995年4月1日。需要更多信息,请联系自由思考基金会,加州负责人,Cheryl Welsh,联系方式:(916)758-1626, 915 Zaragoza St Davis, CA 95616 或者发电邮到freethot1@aol.com。

FOTF/C is also organizing a National Archive search for government documents for a future class action suit or congressional investigation into nonconsensual U.S. experimentation.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helping or sharing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Cheryl Welsh at the address listed above. The article, The Radiation Story No One Would Touch by Geoffrey Sea in The 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 Mar/Apr. 1994 described the efforts involved in documenting and stopping radiation human experiment- ation.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requests and library searches were critical factors in documenting this government abuse for the Congressional hearings and Department of Energy investigation. We need volunteers.
加州自由思考基金会也是一个能为未来的共同起诉或国会对非自愿性美国试验的调查,而能搜索到政府文件的有组织的国家存档库。如果你对帮助或分享信息感兴趣,请联系上面列出的Cheryl Welsh的地址。《辐射的故事,没有人将接触》,是由 Geoffrey Sea发表在1994年3月/4月哥伦比亚新闻回顾上的一篇文章。描述了包括证明和阻止对人类的辐射试验的行动的成就。咨询自由法的要求和图书馆的搜寻资料是为国会听证和有关部门调查以证明政府滥用。我们需要志愿者。

Col. L. FLETCHER PROUTY writes:
Col. L. FLETCHER PROUTY写到:

I have been reading and enjoying "Free Thinking"... With TV destroying the minds of the younger generation and making parrots out of the rest, what we need as much as anything is to reach the minds of the people and jolt them into good use.
我曾阅读和享受“自由的思考”…随着电视破坏了年轻一代的思想和把其他人变成了鹦鹉学舌,我们所需要的是深入人们的内心,联合他们往好的方面发展.

Then just as I came across that idea, from the title of the newsletter, what do I see a few lines below but the name of the great elephant hunter, Jolly West. Sometime In 1955 when I went into the Pentagon after my three years in the Far East during the Korean War, I was assigned to the Unconventional Warfare Division of the headquarters Air Force. It didn't take long to find that one of their "boys" was Major Jolyn West. He and his cohorts were characters: Jim Monroe, Bob Biderman -- or was it Dick? -- Ewen Cameron and others.
接着就象我所认为的,从新闻通讯的标题,我看到了后面几行一个猎象人的名字, Jolly West。在1955年的某日,当我进入五角大楼,那是在朝鲜战争时期我在远东呆了3年后,我被任命做了空军司令部的非常规战争部门。这并没花费很长时间去找他们那些人中的一个,叫做Major Jolyn West。他和他的军团是典型的:包括Jim Monroe, Bob Biderman—或是Dick?-- Ewen Cameron和其他人。

This was the era of Big Switch and Little Switch as they were getting back the POW's from Korea. They created the story that the men had been "Brainwashed." Brainwashed was a new term then, and you know all about that. A great RAND project.
这是大的变革和小变化的时代,由于他们正召回朝鲜的战俘。他们创造了一个人曾被“洗脑”的故事。在当时被洗脑的是一个新的术语,并且你知道所有关于那个的。一个巨大的兰德计划。

I was being assigned to a new function, i.e. support of the CIA, and my new offices were being built; so I had to stay at a desk in the same rooms with those guys. Actually it was educational. These were the MKULTRA, ARTICOKE and other games, days. I used to be sent to the meetings. At one MKULTRA meeting I heard a senior CIA type ask the creatures from Ft. Detrich, "Don't you believe it will be possible to create an ethnic weapon?" I was in good company. I believe that the money Dr. MacArthur got from Congress in 1969 was what paid for the "AIDs" "weapon," and its antidote. If you are on the team you have the antidote... just as Armageddon has prophecized these past many centuries... the favored 12,000 each of the twelve tribes. ( Have you read the book, "TRIBES" by Joel Kotkin. It's worth it, and prophetic.)
我被任命了一个新的任务,例如由中情局支持的,并且我的新办公室建立好,所以我不得不呆在与那些家伙同样的办公桌前。实际它是教育的工作。这些包括MKULTRA,ARTICOKE和其它游戏,每天都是。我通常被送到去参加会议,在一次MKULTRA的会议上,我听到一个CIA高层要求来自Ft. Detrich的创造物,“你相信它将可能创造一个人种武器吗?”我在一个好的公司。我相信MacArthur博士于1969年从国会得到的钱被用于支付“艾滋病”武器,”以及它的解药。如果你在小组中,你有解药…正如在过去的许多世纪以前,世界末日善恶决战的战场曾被预言…在每个12个部落中的12000是最幸运的。(你有读过这本书吗,由Joel Kotkin写的“部落”。它值得你去读,还有预言。)
About your headline: "Nazi Scientists on the Faculty of Penn"... If you check the official "Biographical Directory of Fellows and Members of the American (yes,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n" you will discover that of its 7,104 members listed in 1957 a total of 1,253 came from Germany and the Eastern European countries: For example, German/ Austrian 458, Russian 180, Poland 130, U.K. 108, Hungary 62...etc. And they said, "American." No wonder they are on the Penn Campus and all over the country. That was only 1957.
关于你的标题:“纳粹科学家在Penn的权利”…如果您查询官方"传记名录研究员和美国会员"(是的,美国人)你会发现它1957年列的7104个成员,其中1253个来自德国与东欧国家:例如,德国人/奥地利人458,俄国人180,波兰人130,英国人108,匈牙利人62…等。并且他们说,“美国人。”不要奇怪他们在Penn Campus和遍布全国。那还仅仅是在1957年。

I operated the aircraft for "Blowback" the project that followed "Paperclip." We flew thousands from Europe to Andrews Air Base."
我驾驶着飞机,为了"纸别针"之后的项目做准备。我载着数以千计的人从欧洲到达安德鲁斯空军基地。”

Col. L. Fletcher Prouty is the author of The Secret Team and was portrayed by Donald Sutherland in Oliver Stone's epic film "JFK." At present he is expanding and revising The Secret Team and is busy writing for magazines and periodicals. A great American and highly decorted officer (Legion of Merit honoree), Col. Prouty sits on the Advisory Board of The Freedom of Thought Foundation. His books can be ordered through this office. Send a SASE for more information.
Col. L. Fletcher Prouty是《秘密小组》的作家并且并且被Donald Sutherland在奥利弗斯通的史诗电影“JFK”中所描述。现在他正扩展和修订《秘密小组》和忙碌的为杂志和期刊写作。一个伟大的美国人,一个高级军官(得到过军队最高荣誉)坐在思想自由组织的咨询委员会。他的书能通过发信给这个办公室购买已得到更多的信息。

German report:
德国人的报告:

A New member of Freedom of Thought Foundation, a psychologist, wrote Advisory Board member, W.H. Bowart, from Germany to report his first hand knowledge of mind control:
自由思考基金会的一个新成员,一个心理学者,写信给顾问委员会的成员, W.H. Bowart,信来自德国,以报告他第一次体验精神控制技术。

" The functions of torture are at least: to associate the original personality of the victim with pain, panic and horror - the desired person- ality is conditioned with pleasure afterwards; to funct- ion as aversive conditioning to establish new behavior patterns; to establish a panic- controlled mechanism of amnesia ("If you remember, you will try to betray us, but we will be informed before you succeed in managing this, because we are everywhere, then you will be tortured again, so you will not remember!"); to produce an artificial, controlled multiple per- sonality disorder ( which is under natural conditions a result of traumatization ( ill- treatment, sexual abuse in childhood), too).
“折磨的活动,最小的是:使改变受害者的最初的个性,使之感到疼痛,惊恐和恐怖-预想的人格按照后来让你高兴被控调节,以实现令人厌恶的功能以建立新的行为模式;建立一种不被人察觉的健忘机制。(“如果你记得,你将试图背叛我们,但我们将在你成功的控制这一切前被通知,因为我们无处不在,接着你将再次被折磨,所以你将不会记得。!”)制造一种人造的,受控制的双重人格的混乱(这是一种自然条件下的精神损伤(虐待,性虐待,在儿童时期)。

And by the way torture itself, even if not combined with mind control techniques, elicits mnestic disorders or memory blockades concerning the process of torture in many cases.
并且,顺被提下,折磨本身,甚至如果不与精神控制技术相结合,都会引起精神混乱或记忆阻塞,在许多关于折磨过程的案例中。

With heavy electroshocks the victim is regressed to a state of an infant. Then the torture resembles psychlogically the ill-treatment in childhood. Rape is common, too, as an equivalent of sexual abuse in infancy.
用很重的点击对待受害者使其回归到婴幼儿状态。接着折磨,类似心理虐待在孩童时期。强奸是一种很普遍的事了,而且,是作为幼年性虐待的一种相等物。

Being a human robot means to be mentally ill, means to be a person suffering from Multi- ple Personality Disorder (MPD),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natural" MPD and a artificial, mind-controlled MPD is, that the latter was consciously tailored by the controllers to whom the victim is tied by invisible uncon- scious chains.
作为一个人类机器人意味着精神病,意味着一个人遭受了双重人格的混乱(MPD),不同在于一种是“自然”的双重人格混乱,而另一种则是人造的,精神控制的双重人格混乱,而后者是由控制者有意识的试图通过不可见的、无法发觉的方式对受害者的折磨。

Many students in the field of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don't believe that mind control is possible... and that is probably because they haven't understood the basic concept: MPD produced by a stimulation of the natural conditions of its causes. This is very important: Only if the natural conditions of the causes of MPD are repro- duced, a human robot will work reliably. And that is a "must" in all clandestine actions.
许多学生在心理学和精神病学领域不相信精神控制的可能性…而那也许是因为他们无法理解最基本的概念:双重人格混乱是通过它引起的自然条件的刺激产生的。这很重要;仅仅如果双重人格混乱的原因的自然条件是重新产生的,一个人类机器人将可靠的工作。而那在所有秘密行动中都是“必须”。

You may ask why I can be so sure. there are two reasons:
你也许会问问什么我能如此的确定。这有2个原因:

1. As a psychologist I know a little bit about the mech- anisms of mind and behavior - 2. I am a victim.
1. 作为一个心理学家,我知道一点点关于精神和行为的机制。-2. 我是一个受害者。

As far as I can remember I was the victim of a program with the aim to delete my personality -- literally to dissolute my personality and extract it from my nervous system. They told me that I was sentenced to death and that they have found a method to execute me, but leave my body alive. in short: They tried to make a human robot or a slave out of me.
关于我能记得的我是一个项目的受害者,目的是删除我自己的个性-字面上说就是消除我的个性,并且从我的神经系统提取它。他们告诉我,我被宣判了死刑,并且他们发现一种执行办法,就是让我的肉体存活。简而言之就是:他们试图使一个人成为机器人或脱离自我的一个奴隶。

To achieve this aim they applied at least the following methods:
要实现这个目的,他们应用了至少下面的方法:

1. Depatterning treatment using electroshocks and psychic driving ( D.E. Cameron).
1. 分离模式方法,用点击和精神驱动(D.E. Cameron)。

2. A method developed by H.C. Tien called ELT ( Electrolytic Treatment). This uses electro-shock and behavior modification with an aversive conditioning of the old and a reward conditioning of the desired personality. This is the most perverted method which ever has been developed in the frame of classical psychiatry.
2. 一种由H.C. Tien发展的方法,叫做ELT(电激疗法)。这用电激和行为修正,伴随着一种令人厌恶的古老的训练和渴望人格的有奖励的训练方法。这是最常用的不正当的方法,它曾在古典精神病学的构造中发展。

3. Classical hypnosis, drugs and so on. 3. 古典的催眠术,药物等等。

4. Electrical torture of my genitals. They used a device which I call a torture trouser. this is a sort of loin-cloth made of leather and steel bonds by which an electrode is fastened to the genitals of the victim. For electric supply the use a cable or a battery so that you can freely move and if the torturer wants to torture you he sends an electric signal to the battery using a trans mitter. This is a very practical device for aversive behavior modification.
4. 电子折磨我的生殖器。他们用一种装置,我管它叫一种折磨裤。这事一种用皮和钢镣制成的缠腰带,在它上面有一个电极,它扣紧在受害者的生殖器。为了供应电,采用了电线或者一个电池,所以能自由移动,并且如果折磨者想折磨你,他会利用一个传输器发送一个电子信号到电池。这是一种为达到令人憎恶的行为修正而采用的一种非常实际的装置。

5. They suggested (to) me that they would torture me so long until I gave up my life, until I accepted to be dead, until I would be dead with my body alive. And indeed, after some time the victim is forced in some sort of feign death reflex concerning his original personality. This feign death reflex is frozen afterwards by dissolution of memory.
5. 他们暗示我,他们讲折磨我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我自杀,直到我接收死亡,直到我死亡而我的肉体是存活的。并且实际上,在经过若干时间后,受害者被迫违反他的原始的人格,做出稍微的假死。这个假死的违反是冷酷的,通过随后的分散记忆。

6. They gave me a drug that induces near-death exper- iences. When I was clinically dead a voice suggested me that he were god and that he had decided that I have to be born again as a slave. Then I was reanimated.
6. 他们给我一片药,它导致了濒死的体验。当我濒死时,一个声音暗示我,他是上帝,他决定我不得不作为奴隶重生。接着,我被唤醒。

7. They used electromagnetic fields to induce panic, fear, depression and pleasure. by this means they conditioned me very effectively. They used ESB too, but it was not so effective. They even coagu lated parts of my nucleus amygdala, but it wasn't effec tive, too. They conditioned my EEG.
7. 他们用电磁场来引发惊恐,害怕,沮丧和高兴,通过这种方法,他们非常有效的规范我。他们也用脑电刺激,但它不是如此有效。他们甚至使我的扁桃体腺部分凝结,但它也不是很有效。他们规定着我的脑电图。

8 .They obviously have found a wavelength with hypnotic effects so that they could give me posthypnotic orders. I wasn't able not to obey.
8. 他们明显的已经发现一种有着催眠效果的波长,以致他们能给我催眠后的命令。我不能不服从。

9. My memory was erased by electroshocks, radiation and the described torture mechanism.
9.我的记忆通过电击、辐射和描写的折磨的机制被抹去。

As far as I can remember all this happened between 1972 and 1982. There are some reminiscences making me believe that the first manipulations started earlier, 1967. Some other reminiscences furnish some evidence that they began to dissociate my mind when I was a little child living in an orphanage being younger than three years old. 直到1972-1982年,我才能记住所有这些发生的。还有些记忆使我相信第一次被控开始的较早,是1967年。一些其他的记忆提供了一些他们开始分散我的思想证据,当我还是一个小孩,生活在一家孤儿院,小于3岁的时候。

I am not a mad man. I am 43 years old. I am a psychologist and a doctor of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sciences. I am working for a network of facilities treating drug addicts, and I am responsible for public relations. I am strongly convinced that I am out of danger now. I don't know whether they used modern electronic mind control methods. I can't believe that they implanted brain transmitters into my skull, but who knows.
我不是一个疯子。我已经43岁了。我是一个心理学者和经济社科学博士。我在一家治疗毒瘾的网络设备公司工作,而我是负责公关。我非常确信我现在已经脱离危险。我不知他们是否用了现代的电子精神控制方法。我不相信他们以致了大脑信号传输器在我的头骨里,但是谁知道呢。

I don't know why they chose me for this program. There are lots of more or less nonsensical cover stories... being a man from outer space, having dangerous paranormal (psi) faculties, being able to unmask spies by using these methods, giving away western military secrets to the Soviets and so on. All kinds of bullshit. I think I was chosen because I was an orphan nobody was really interested in, except the controllers.
我不知为什么他们选择我到这个项目。有许多或多或少的荒谬的隐蔽的故事…作为一个来自于外太空的男人,有着危险的超正常的心理能力,能运用这些技术揭露间谍,并能泄漏西方的军事秘密给苏联等等。所有都是胡说。我想我被选中,是因为我是一个故而,没人对我感兴趣,除了控制者。

In 1972, they tried to use me as an undercover zombie who should infiltrate German terrorist groups -- if my memory doesn't deceive me. But my instinct of self- preservation was strong enough not to function this way.
在1972年,他们试图用我作为一个秘密的间谍,渗透进德国恐怖组织-如果我的记忆不欺骗我。但我的自我保全的本能太强,不按照这条路走。

Who were they? They said they were the Mossad and the Shaback. I was kidnapped and brought to a interrogation camp in a desert for several times. I can't be sure that they really were the Mossad, the Shaback or the CIA. I strongly believe that I was a victim of an international secret service and psychiatry cooperation headed by the Pentagon in the name of "national security." They claimed that the Soviets had developed powerful mind control techniques so that they were urged to do the same. This is an old trick used again and again in history.
他们是谁??他们说他们是摩萨德和shaback。我被诱拐和几次带入一个沙漠的审问营。我不能确定他们真的是摩萨德,中情局的shaback。我非常相信,我是由五角大楼在“国家机密“的名义下的一个国际特务机关和精神病学合作的一个受害者。他们声称苏联曾发展了强有力的精神控制技术,所以他们同样被驱策。这是一个古老的骗术,它在历史中反复的被运用。

I clearly object to the suspicion that the organization behind this assault on human rights comes from outer space or has something to do with the Illuminati or another kind of conspiracy. I don't believe that aliens have visited our planet, but if aliens exist they are probably not so cruel as our human all-to- human controllers.
我清楚的反对怀疑这个攻击人权的背后组织是来自于外太空,或是光照派,或其他种类的秘密组织。我不相信外星人曾拜访地球,但如果外星人存在,他们可能不会象控制所有人的人类控制者这样如此冷酷。

Let me express my gratitude to you for your book (Opeation Mind Control*) again. books like this are absolutely necessary. We must stop them. What they are trying is mental holocaust, nothing else. What I have experienced was some sort of instant concentration camp. It is my strong belief that the basic ideas of mind control and human robot production stem from German KZs. I don't know who the Werner-von-Braun of KZ-Psychaitry was who was hired by the U.S. intelligence agencies after the war, but the modus operandi of mind control makes me believe that initially a potent Nazi brain was hidden behind it..
让我对你写的书(精神控制的操作)再次表达感谢的心情。象这样的书是绝对必需的。我们必需阻止他们。他们正在试图进行的是精神屠杀,而不是其他。我曾经历过的是某种即刻的精神集中营。它使我强烈相信关于精神控制和人类机器人的产生的基本思想是来自于纳粹德国。我不相信纳粹心理学家Werner-von-Braun在战后被美国情报机构雇用了,但关于精神控制的做法操作使我相信最初有一个有力的纳粹首脑是隐藏于它幕后的。

Yours sincerely, Name Witheld by WHB
真诚的,名字已被WHB隐藏了

*OPERATION MIND CONTROL is available through FREEDOM OF THOUGHT FOUNDATION for $65. It is presented gratis to Charter Members.
*精神控制的操作可以通过自由思考基金会取得,价格是$65,它是免费赠送给Charter的成员的。

Philadelphia Inquirer –
费城调查人

Writing to the Investigative Reporters and Editors, Phila- delphia researcher and FOTF Board member, Harlan Girard, called the investigative reporters attention to an article which appeared in the February issue of "Spectrum" magazine, the flagship publication of the 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 The article was titled "Keeping Tabs on Criminals," and dealt with improving public safety and reduction of costs of con- firming criminality by putting new, electronic monitoring schemes into effect.
写信给调查记者和编辑,Phila- delphia研究员和自由思考基金会董事会成员,Harlan Girard召集了调查记者关于一篇出现在2月“频谱”杂志上的文章,电子和电子工程师协会的旗舰杂志。这篇文章标题是“给罪犯打上标记,”并且处理改善公共安全,以及通过发出新的电子监控方案到实效的方法降低证实犯罪行为的成本。

Girard wrote: This article deserves wide public dissem ination because it discusses a third generation system call "electronic incarceration", which has already been widely deployed by every federal agency which has a counter- intelligence mission. This includes the CIA, the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the Secret Service, and certain units of the Army's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 which is in our cities now under the guise of fighting a War on Drugs.
Girard wrote:这篇文章应该受到广泛的公众传播,由于它讨论了一种第三代系统,叫做“电子钳闭”,已被每个联邦机构作为反情报任务广泛部署。这包括CIA,FBI,特务机关,和军方特别行动指挥部的一些固定单位,它在我们的城市,利用打仗作为幌子滥用药物。

Originally the "electronic incarceration" system was supposed to be used on political dissidents, but because tehre are so many counter- intelligence operators to be trained and so few dissidents to be dealt with, it was soon necessary to electronically incarcerate just about anybody.
最初“电子钳闭”系统是被预期用于政治上持不同政见者,但由于有太多的反情报操作者被训练,以及太少的持有不同政见者去对付,这很快必须用电子监狱对付任何人。

In 1994, the Department of Defense signed a memorandom of understanding with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to transfer non-lethal weapons from the DOD to local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through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Justice. Local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which are interested in deploying "electronic incarceration" are directed to the Operations Other Than War Program at ARPA ( th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a Pentagon satellite.
在1994年,国防部签署了一份备忘录,关于理解司法部通过国家司法协会从国防部转移非致命武器到当地的法律执行机构。当地的法律执行机构对于部属“电子钳闭”感兴趣,它们把注意力放在运作上而不是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的战争项目上(ARPA),一颗五角大楼的卫星。

As the Spectrum article explains, "electronic incarceration" is clearly uncon- stitutional. However, the U.S. Government has proceeded over the years on the theory that offensive microwave weapons leave no evidence, admissible in court or otherwise. Enthusiasm for th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demonstration testing and deployment of these weapons has already resulted in the death of tens of thousand of Americas and other nationalities.
由于光谱杂志文章的解释,“电子钳闭”很明显是违反宪法的。然而,美国政府进行了长达许多年的,建立在理论上的微波武器攻击,而没有证据留下,允许你反对或其他。热衷于研究和发展,证实了测试和发展这些武器已经导致了几万美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的死亡。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The Convention Against Offensive Microwave Weapons is an effort to educate the public on the dangers posed by offensive microwave weapons ( including "electronic incarceration"), and their distribution to local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Ultimately, we would like to bring a Convention before the United Nations to ban the use of these wea- pons under any circumstances whatsoever.
反电磁武器攻击大会的国际委员会,努力告诉公众正处于攻击性的电磁武器的危险中(包括“电子钳闭”),以及他们的分配到当地法律执行机构的,我们很愿意在美国禁止在任何环境中,无论什么情况下运用这些武器的使用前,开一个大会。

Simply stated, offensive microwave weapons are so much electronic nerve gas. However, they have a flexi bility which permits their use as a substitute for biological weapons as well. They clearly violate the spirit of existing treaties as well as the pro posed Chemical Weapons Convention, which is now before the Senate.
简单的说,攻击性的微波武器是残酷的电子神经毒气。然而,它们的适应性允许它们作为生化武器的替代而实用。他们明显是违反现有的条约的精神,也在化学武器大会上被提议,现在是摆在参议院前。

The United States has, of course, used involuntary human subjects in the re 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 these weapons since 1969, when Project Pandora went black. There is even some evidence to suggest that experiments on involuntary human subjects began as early as 1966 at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under the aegis of a Nazi scientist who is, incidentally, still a member of the faculty.
美国,当然从1969年开始就使用了研究和发展这些武器在非自愿的人类对象上,当潘多拉项目走向地下。这甚至有证据暗示了在非自愿的人类对象上的实验,早在1966年就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就开始了,是在庇护下的纳粹科学家进行的,附带说一句,也是大学教员的成员。

On October 21, 1994, the United States became a State Party to the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Article 2, Par. 2 of the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states: "No 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 whatsoever, whether a state of war or a threat of war, internal polit ical instability or any other public emergency, may be invoked as a justification of torture." All of the involuntary human subject research incorporates torture. Since October 21, 1994, the United States has been in violation of the letter of this Convention.
在1994年十月21日,美国成了反折磨和其他酷刑会议的一个缔约国,野蛮的或者可耻的对待或惩罚。大会第2部分的第二条条款,反对折磨陈述:“没有特殊的情况,不管一场战争的情况或战争的威胁,国内政策不稳定或任何其它公共的紧急情况,也许作为一个折磨的理由的用处。”所有的非自愿的人类对象的研究都归入折磨。自从1994年,10月21日,美国已经违反了这个大会的条款。

There is another way to look at this shameful situation. The United States now has at its disposal the ultimate human-computer interface. There is no need to put on a helmet- mounted display in order to enter virtual reality. The computer-generated (synthetic) environment can be entered directly into the brain via coupling effects with the optic nerve. Likewise, signals can be entered into the brain through the auditory nerve, and all of the other portals to the central nervous system. The voices which can be heard as a result of computer- generated signals to the auditory nerve are called "synthetic telepathy." Around the Pentagon, "synthetic telepathy" is just one of the many effects produced by "psychotechnologies."
这是另一种考虑这个不体面状况的方法。美国现在正处于它的最终人机交互界面的部属中。这不需用头盔,安放好以进入虚拟现实。计算机产生(人造的)环境能直接进入大脑,通过与视觉神经连接的效果。同样的,信号能进入大脑通过连接听觉神经,以及所有其他进入神经系统的入口。作为电脑,产生信号到听觉神经,使得声音能被听到,叫做“人造心灵感应”。在五角大楼周围,“人造心灵感应”是通过“心理技术学”产生的许多影响之一。

I hope the situation of the many persons being tortured to death by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is of concern to you as a human being and a citizen," Girard wrote.
我希望许多人被美国政府折磨致死的情况,会让你对作为一个人类和一个市民产生关注,” Girard写到。

Girard then asked the IRE for assistance in bringing this matter before the American people.
Girard接着要求无线电工程师学会的帮助,把这个问题带到美国人面前。

Many researchers think the IRE's investigative practices are far "too polite" to deal with high crimes in government. For example, when the IRE investigated the murder of Arizona Republic reporter Don Bolles, one of the first things it did was to agree not to "look into" the activities of the Sheriff's Department, the Police Department and the Attorney General's Office where the subsequent cover-up came from, and the inspiration for the murder may have been hatched.
许多研究者认为无线电工程师学会的研究实践“太过文雅”对于处理政府高度犯罪时。例如,当无线电工程师学会调查亚利桑那州记者Don Bolles被谋杀,首要事情的其中之一是,不同意“调查”州长办公室的活跃分子,随后的掩盖来自于警察部门和司法部长办公室,并且谋杀的指示也许已经被掩盖了。

For more info write: Harlan Girard c/o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The Convention Against Offensive Microwave Weapons, P.O. Box 58700, Philadelphia, PA 19102-8700.
需要更多的信息,写信给: Harlan Girard转交反攻击性微波武器大会国际委员会,P.O. Box 58700,费城,PA 19102-8700。


FALSE MEMORY SPINDROMING
错误记忆

In the February 26 issue of the Sunday NY Times Review of Books Steven Rose reviewed two tomes published by prestigious NY publishers -- THE MYTH OF REPRESSED MEMORY, written by Elizabeth Loftus and Katherine Ketcham, published by St. Martin's Press; and MAKING OF MONSTERS written by Richard Ofshe and Ethan Watters, published by Charles Scribner's Sons.
在2月26日星期日的纽约时报对于Steven Rose的书的评论,评论了2个由享有声誉的时报发行人发表的书-被压抑的记忆的神话,作者是Elizabeth Loftus和Katherine Ketcham,由St. Martin出版社出版;另一本妖怪的形成,作者是Richard Ofshe和Ethan Watters,由Charles Scribner兄弟公司出版。

That Loftus and Ofshe are members in good standing of the cryptocracy-connected False Memory Syndrome Foundation is apparent.
那是信誉良好的虚假记忆综合症基金会的成员,是显而易见

Rosen reveals his biases: "A new and dangerous disease is sweeping America. I call it syndromitis -- the invention of quasi-medical categories to suit almost any deviation from what is perceived as the norm: the ideal state of middle per forming, middlingly happy Americans in their 30's. Thus we have 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 (A.D.D.),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D.I.D.) age-associated memory deficit, Munchausen Syndrome by proxy,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 and dozens more clamoring for status in the clinician's bible...
Rosen展示了他的偏见:“一种新的和危险的疾病正扫荡着美国。我称之为综合症状,准医学类发明适合任何偏离常态:理想的状态中,美国人在其30岁最快乐。因此,我们必须注意缺陷症(a.d.d.),身分游离错乱(d.i.d.)年龄相关性记忆减退,作为孟乔森综合病征的代表,外伤压迫混乱-以及许多关于临床医生 …的状况的要求。


"Fashion is helped along by middle America's rewriting of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It is no longer merely the pursuit but the possession of happiness that has become an inalienable right. Those who are unhappy have a limit ed range of choices. They can blame their circumstances: poverty, racism, sexism. They can blame their genes. Or they can blame their parents. The first is the hardest, because it demands social action and it isn't easy to decide whom to sue...."
美国的中产阶级一直在帮助重写独立宣言。它不再仅仅是追求,而且还是对快乐的拥有,它成为一种不可剥夺的权利。那些不快乐的有一个受限制的选择范围。他们可以泽被他们的环境:财富种族其实,男权主义。他们能责备他们的基因。或他们能责备他们的父母。第一个是最困难的,因为它需要社会活动,并且它不能很容易的决定谁会被控告…。”

Comparing the two books, Rosen notes that the two books cover much of the same territory and that: "many of the same cases, indeed identical transcripts, appear in both books and each author generously acknowledges the other..."
相比2本书,Rosen注意到,2本书包括了许多同样的范围:“许多相同的案例,完全相同的抄本,显示出2本书的作者都很宽容的认可了其他的… .”

Members of the False Memory Spindrome Club continue to find the doors open in New York publishing houses for their ill-founded misinformation while authors who would point to the FMSF's roster of CIA spychiatrist members and its persecutorial purpose, collect rejection slips.
错误的记忆综合症的成员继续寻找打开纽约时报出版商的门,为了他们无确实理由的误传,他们将指出CIA的精神病学家成员的错误记忆综合症的名簿以及它的迫害目的的作者,收集退稿附条。


FICTION VICTIM
受害者的小说

Brice Taylor is a journalist who interviewed cult and government mind control survivors across the country weaving their stories into this novel entitled STARSHINE. The highly charged emotional content is compelling and the stories are common to most survivors. For your copy send a $16 check to: Brice Taylor Trust, PO Box 4880 Huntsville, Alabma 35815.
Brice Taylor是一位记者,与全国的大脑控制武器幸存者会面,并他们的故事写入了小说STARSHINE.情感和故事内容对很多幸存者很相似。需要购买这本小说,请汇一张$16支票到: Brice Taylor Trust, PO Box 4880 Huntsville, Alabma 35815。


OPEN SECRET
公开的秘密

OPEN SECRETS, the newsletter of the Coalition on Political Assassinations guided by John Judge and financially seeded by Oliver Stone, cites Ken Philllips documenting on national television the decline in trust of the U.S. government. Phillips said his research shows the distrust began on November 22, 1963, the day JFK was bloodily murdered in public.
公开的秘密,对由John法官领导的政治an sha 和由Oliver Stone进行的财政拨款的结合的新闻,引用了Ken Philllips在国家电视上的文件,使得对美国政府的信任下降。Phillips说他的研究显示这个不信任是开始于1963年11月22日,那是约翰肯尼迪在公众面前被残忍谋杀的日子。

In an article by Dan Alcorn, entitled "Three Decades of Doubt" what could have been an embedded command in a public blood sacrifice ritual is highlighted.
在一篇Dan Alcorn写的题为“30年的疑问”一书中,建立在公众牺牲上的命令很突出。

Alcorn writes:"Kevin Phillips... dated the decline in trust in government in America to November 22, 1963, and explicitly stated that the assassination was the break- point for public confidence in government."

Alcorn写到:“Kevin Phillips...描述了对美国政府的信任的下降,在1963年11月22日,并且明确表述了暗杀是公众对政府信心的转折点。”

Independent researchers have recently been looking at the JFK assassination as part of a "trauma-based programming" event aimed at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course, there might have been a number of reasons for the murder of JFK, but the choice was made to murder him in public -- in what amounted to a blood ritual sacrifice which definitely traumatized the nation. If hearing of such an event described from a survivor of ritual abuse, we might ask "what did the survivor believe after the event that he or she didn't believe before the event.?"
独立研究者最近着眼于肯尼迪被刺作为针对美国人民的“受创伤计划”事件的一部分。当然,也许会有谋杀肯尼迪的许多原因,但选择在公众面前谋杀他--在那些血腥的仪式中的牺牲品,无疑使得这个国家的精神受到创伤。如果你听说了一个宗教仪式中的幸存者的描述的时间,我们也许会问“幸存者在事件之后会相信什么,而那是他或她在事件发生之前所不相信的。?”

-- Coalition on Political Assassinations, P.O. Box 772, Washington, DC 20044. Membership dues are $35.
--政治 an sha 的联合,P.O. Box 772, Washington, DC 20044。会员价是$35。

This edition of FREE THINKING was edited by Tom Kirby and is published for members of FREEDOM OF THOUGHT FOUNDATION, at P.O. Box 35072, Tucson, Arizona, 85740-5072.
《自由思考》的这个版本是由Tom Kirby编辑的,并且发表给自由思考基金会的成员,你可以取得在:P.O. Box 35072, Tucson, Arizona, 85740-5072。

Reply to Discussion

RSS

Latest Activity

outi tuomi commented on H's group Finland
"Kirjoitan tänne, kun tästäkään asiasta en saa lähetettyä viestiä suomi24_ssä. Kun lähetän viestiä, usein tulee ilmoitus, että jotakin meni pieleen, yritä hetken…"
53 minutes ago
CM2001 liked Soleilmavis's blog post Soleilmavis' Letter to UN Secretary General António Guterres
1 hour ago
Jake Maverick liked Gretta Fahey's blog post Please Sign 'The Neuro Specific Human Rights Proposal.
3 hours ago
louzisoumaya liked Soleilmavis's blog post Soleilmavis' Letter to UN Secretary General António Guterres
4 hours ago
Mathiew Burkett and Hassan are now friends
12 hours ago
Kevin Curcio is now a member of Peacepink
17 hours ago
Angeline Klas posted videos
20 hours ago
Angeline Klas commented on Angeline Klas's video
Thumbnail

Why Does The Narcissist Devalue You?

"A lot of Targeted Individuel are made negative.  If you don't believe in God, it's easy to be manipulated  into thinking you're worthless. Develop a strong mind. Be determined. The gangstalkers/Perps are Narcissist. Were are…"
21 hours ago

Badge

Loading…

© 2020   Created by Soleilmavis.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