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pink

Worldwide Campaign to stop the Abuse and Torture of Mind Control/DEWs

制止大脑控制武器,电磁波武器对人体的酷刑虐待和骚扰
(如果您可以阅读英文,本网站的英文网页有更多的资料)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introduce-mind-control-and


1.电磁波武器
(1) 次声波武器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2351430:Topic:165478
(2) 电磁波武器
http://www.edu.cn/20011217/3014286.shtml


2. 探测脑电波,阅读思维

思想读取仪,可以读取脑中想法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yuedusixiang

 

3. 人机交互技术:脑电波可以控制计算机

  人机界面也被称为“脑机接口”,它是在人或动物脑(或者脑细胞的培养物)与外部设备之间建立的直接连接通路,即使不通过直接的语言和行动,大脑的所思所想也可以借由这条通路向外界传达。

    人机界面分为非侵入式和侵入式两种。在非侵入式人机界面中,脑电波是通过外部方式读取的,比如放置在头皮上的电极可以解读脑电图活动。以往的脑电图扫描需要使用导电凝胶仔细地固定电极,获得的扫描结果才会比较准确,不过现在技术得到改进后,即使电极的位置不那么精准,扫描也能够将有用的信号捡取出来。其他的非侵入式人机界面还包括脑磁图描记术和功能磁共振成像等。

    为了帮助有语言和行动障碍的病患,美国、西班牙和日本的研究人员近年来已经相继开发出了“意念轮椅”,这些装置都是利用外部感应器来截获患者大脑发出的神经信号,然后将信号编码传递给电脑,再由电脑分析并合成语言或形成菜单式操控界面,来“翻译”患者的需求,并让轮椅按照这些需求为患者服务,让他们真正做到“身随心动”。

    2010年4月,美国威斯康星州立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生物医学博士生亚当·威尔逊戴上自己研制的一种新型读脑头盔,然后想了一句话:“用脑电波扫描发送到Twitter上去。”于是这句话出现在了他的微博上。由于技术限制,该设备每分钟只能输入10个字母,但却显示了可观的应用前景。闭锁综合征患者(意识清醒,对语言的理解无障碍,但因身体不能动,不能言语,常被误认为昏迷的病人)和四肢瘫痪者都有望依靠大脑“书写”文字、控制轮椅移动来重新恢复部分功能。

    而侵入式人机界面的电极是直接与大脑相连的。到目前为止,侵入式人机界面在人身上的应用仅限于神经系统修复,通过适当的刺激,帮助受创的大脑恢复部分机能,比如可以再现光明的视网膜修复,以及能够恢复运动功能或者协助运动的运动神经元修复等。科学家还尝试在全身瘫痪病患的大脑中植入芯片,并成功利用脑电波来控制电脑,画出简单的图案。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pan-dian-dang-jin-14zhong-xin

4. 大脑控制武器(亦称:神经控制武器,心理控制武器,精神控制武器,心灵控制武器)

大脑控制武器(亦称:精神控制武器,或神经控制武器)分为很多类。大致有:药物大脑控制武器,电子芯片植入或纳米技术大脑控制武器,微波(电磁波)大脑控制武器。

大脑控制武器跟其他的武器的不同之处在于,大脑控制武器是通过对人的大脑或神经系统的攻击,达到攻击人的目的,甚至导致死亡。
以下是关于这几种大脑控制武器的一些详细资料:

(一) 大脑控制武器之药物实验
1)二战时期,德国纳粹希望通过药物来控制士兵的大脑和精神。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yao-wu-da-nao-kong-zhi


2)冷战时期的美国中情局,加州理工大学毕业的西德尼·戈特利布博士发起了一个长达20多年的绝密"大脑控制"实验——MKUltra计划。MKUltra计划最初的目的是训练中情局间谍,防止他们被捕后遭到前苏联克格勃的"洗脑"。到后来,中情局专家希望能通过**或催眠法,彻底控制另一个人的大脑,可以使其沦为美国情报机构随心所欲的间谍工具和完美杀手。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mkultra

(二)电子芯片植入或纳米技术大脑控制武器
1)微型芯片, 纳米技术已经用在了动物身上,用于控制动物的行动. (美军方正秘密研制"电子动物特工"完成间谍任务) 

2007年中国科学家声称他们已经成功地利用芯片植入控制鸽子大脑(中国第一只"机器人"鸟在青岛起飞)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xin-pian-da-nao-he-shen-jing


目前的大脑控制武器的受害者中,就有人在体内检测到,并且找到了植入的芯片

2)英国MI5据说早已掌握了一种纳米技术,可以远距离控制间谍鼠


(三)微波(电磁波)大脑控制武器
这类型的大脑控制技术包括阅读思维,声音,图象等直接传入大脑(V2K,voice to skull)等。

1) 德国计算神经科学伯恩斯坦中心的科学家最近宣布,通过核磁共振成像技术,他们已经能够窥探人类思维。阅读思维早已经开发研制出来。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yuedusixiang


2)  声音植入颅骨技术
2002年,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获得这种专利技术:利用微波声音直接传送到人的大脑,亦称为V2K(voice to skull)技术。根据美国军队教材,V2K (Voice to Skull 声音直入颅骨)的定义和范围是:非致命武器,包括:(1)一种神经电磁感应器,可以通过脉冲调制微波辐射用微波将声音传入人和动物的颅骨;(2)一种不发声的声音装置,可以把声音传送入人的颅骨内。注意:这种可调制声音可以是语音或音频信号。其中v2k应用之一是用作电子稻草人在机场附近吓唬鸟。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introduce-v2k-voice-to-skull  (英文)


3)电磁波干扰和控制大脑和神经的技术

美国CIA已掌握了一种电子大脑控制武器,称为RHIC-EDOM。RHIC 是指,无线催眠大脑控制 “Radio Hypnotic Intracerebral Control". EDOM 意思是,电子消除记忆 “Electronic Dissolution of Memory".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rhic-edom

更多的关于电磁波可以干扰和控制大脑和神经的技术,请阅读以下本文的‘回复’。


 Patents for Electromagnetics and Bioma­nipulation 电磁波和生物操纵的专利
 
4) 远距离的大脑控制技术
目前很多的大脑控制武器的受害者被这类的大脑控制武器虐待和骚扰。因为微波武器,电磁波武器结合了卫星等先进的高科技,受害者很难找到证据。
USA declassified report--details mind control weapons concept 美国军方解密文件--- 涉及大脑控制的武器


(四) 媒体对大脑控制武器(精神控制武器)的报道
<探索频道> 大脑控制武器的报道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tan-suo-fa-xian-pin-dao-jie
最近,一群美国人则坚信美国政府曾将声音传入他们的大脑,试图控制他们。他们也许有些癫狂,但是,五角大楼确实已在研发实现“传音入密”的武器。

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07-01/21/content_5631510.htm

不战而屈人之兵?美俄被指研究“脑控武器"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8-07/09/content_8515391.htm

俄特殊武器能将人变成行尸走肉 俄少将披露内幕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7-08/25/content_6601142.htm

美军神秘武器披露:"脑控武器"已用于实战

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08-12/03/content_10450531.htm

脑控武器 让敌人自相残杀 (环球人物 2012年第12期)

美国科学家最新一项实验可通过电子信号刺激老鼠大脑海马体,在老鼠大脑中植入记忆。未来或许人类记忆能够像计算机数据一样上传和下载。

 

 (五) 精神病的诊断和大脑控制武器症状的不同

Carole Smith是英国心理分析学者以及一位注册的精神病治疗医师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yu-jing-shen-qin-hai-ji-shu-de

Lynn A Surgalla, 美国精神电子协会前副主席,给法院写了一封信. 
https://peacepink.ning.com/profiles/blogs/statements-of-lynn-a-surg...

如何控制美国人--思想控制,大脑控制,故意的假情报和其他邪恶的东西 Moss David Posner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2351430:Topic:222197   (中英文)

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简称DSM)第五版不再把‘听到声音’诊断为精神病:

https://peacepink.ning.com/forum/topics/huanting

视频
美国脑控武器已经用于实战
https://peacepink.ning.com/video/jun-qing-guan-cha-shi-_nao

中国中央电视台视频报道:

揭秘美军暴强的脑控武器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nQ4hLtlGOaI)

中央电视台报道“脑控武器”

http://zh.netlog.com/njxzq88/blog/blogid=102072#blog

Brain Invaders(思维入侵)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AxNzk3NDY0.html
  
5.  了解我们的大脑
我们的大脑有大约100亿神经元细胞, 在生理功能上具有能感受刺激和传导冲动(进行分析综合)产生反应的特点。http://des.cmu.edu.cn/jiaoxue/kecheng/zupei/zzx/zl/shenjing/shenjy1...

人脑中存在有许多的功能区域性脑波律动(Brain rhythm),比较为人所知的有(1)Mu rhythm:约存在于10~20Hz的频带之间,主要区域为感觉运动区(sensorymotor area),(2)Tau rhythm:约存在于8~10 Hz之间,存在区域为上颞叶皮质区(upper temporal lobe),(3)sigma rhythm:月存在于7~9 Hz之间,存在区域为sensory area,(4)Alpha rhythm:约10Hz,存在区域为枕叶视觉区。这些Brain rhythm具有特定的功能以及特定存在的区域,所以可以用来作特定区域的功能性分析。然而这些脑波律动的讯号属于非相位锁定(nonphase-locked­)的讯号,所以不能用一般event-related potential(ERP)直接平均的方法来得到结果,而必须采用nonphase-locked的分析技巧来计算由外界刺激所产生的反应。如果您要了解详细的脑电波知识,请参阅 http://ibru.vghtpe.gov.tw/chinese/eeg.htm
 
6. 他们如何使用大脑控制武器和电磁波武器酷刑虐待和骚扰人体?
我们可以用眼‘看’;用耳‘听’;用鼻子‘闻’;肌肤可以感觉‘疼痛’。我们的感官系统每天收到很多信息发送给我们的大脑,让我们可以看到;听到;闻到;感觉到­。

他们的武器可以直接刺激我们的大脑神经元,让我们可以通过大脑‘看到’;‘听到’;‘闻到’;‘感觉到疼痛’。受害者的感觉就是信息直接被强迫注入大脑。这里所­说的"听到",并不是我们真的听到了人们日常可以听到的声音便是20-20000Hz频率范围内的声波,而是他们发射的电磁波(或其他微波)刺激我们大脑中的听觉神经细胞,让我们的大脑感受到了他们的信号,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他们也能刺激我们的大脑神经元,切断大脑神经元与视觉系统,听觉系统,嗅觉系统,及皮肤感觉系统的联系。让我们看不到;听不到;闻不到;甚至感觉不到疼痛。

如果他们的电磁波武器发射的电磁波频率与我们脑电波频率一致,并引起共振,就会影响我们的人体行为。

电磁波信号可以通过卫星,电视信号塔,手机信号塔,无线电信号塔等传播。

http://www.surveillanceissues.com/ 这个英文网站介绍了更多的关于卫星监视的资料。

受害者的被人为制造的"误听"和"误视" 以及"口误"与精神病的"幻听" "幻视" "妄想"的本质区别
(1) 人为制造的"误听"
这一点, 大部分受害者有这样的体验, 听到周围的邻居, 路过的陌生人在讨论受害者, 而且他们的声音有时听起来就像是来自"邻居"或者是旁边的一个陌生人. 这就是人为制造的"误听". 您听到的声音并不是不存在的, 这些声音是使用大脑控制武器将电磁波信号直接传输到您的大脑, 因此在您的"大脑"中听到了声音, 他们的电磁波信号刺激了您的大脑神经元细胞, 让您的大脑神经元细胞作出了错误的判断, 认为这种"声音"来自邻居或者旁边的一个陌生人.
(2) 人为制造的"误视"
这一点, 只有少部分受害者体验过, 他们曾经投诉, 半夜醒来, 无法动弹, 但是看到房间里有人. 因为事先门窗都关得好好的, 检查门窗也都关得好好的, 因此他们怀疑什么特异功能之类. 其实原理跟"误听" 一样的, 就是他们的电磁波信号刺激大脑的神经元细胞, 视觉神经元细胞接受了错误的刺激, 因此大脑作出了错误的判断, 产生了" 看到了其实不存在的东西". 这就是"误视."
(3) 人为制造的"口误"
很多受害者也经历过"口误"这样的经历, 就是嘴巴会不由自主说出一些话来. 原理跟上面一样.
这样的"误听" "误视" "口误" 如果不仔细区别, 往往会被普通的精神病医生诊断为精神病中的"幻听" "幻视" "妄想" 等症状. 所以我在2007年就劝过很多受害者, 不要去跟精神病医生解释这样的感觉, 因为医生不懂得大脑控制武器, 因此不理解电磁波对大脑神经元细胞的刺激也会人为制造"误听" "误视" 和"口误".

关于受害者听到的“声音”,有以下几种情况。

(1)很多受害者声称听到周围的人,甚至从邻居家传来恐怖暴力者的声音;
受害者们必须明白,他们的确听到了“声音”。但是,受害者听到的这种声音,不是我们人耳听力范围内20-20000Hz频率范围内的声波,而是大脑控制武器发射的电磁波(或其他微波)刺激我们大脑中的听觉神经细胞,让我们的大脑神经元细胞感受到了他们的信号,我们大脑“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2)很多受害者声称他们“幻听”;有时旁边的人没有说话,但是受害者却听到他们说话;
受害者们没有幻听。他们是听到了“声音”。只是这些声音并不是旁边的人发出的声音,而是大脑控制武器所发出的电磁波信号,受害者的大脑神经原细胞受到了电磁波信号的刺激,而在“大脑”“听到”了的“声音”。

(3)很多受害者声称他们甚至听到恐怖暴力分子的声音中有他们的朋友,亲人或者他们认识的人的声音。
受害者们听到的“声音”,都是受害者“大脑”“听到”的一些“电磁波信号”,恐怖暴力分子可以运用他们的电磁波武器模仿任何人的声音。 受害者的确“听到”了“声音”,但是这些“声音”可以模仿任何人,并且这些声音可以听起来或远,或近。可以听起来象来自您的楼上的邻居或左右邻居;也可以听起来来自某一栋特定的房子。

当受害者听到以上各种“声音”时,受害者不要去找医生看病。医生通常会把受害者描绘的“听”到“声音”,据此珍断为神经病。

某些受害者的几个疑惑:

(1) 疑惑之一:恐怖暴力分子是如何把声音和图象传入受害者的大脑。微波已能够将这种技术变成现实。请注意,美国2002年专利技术V2K或V2S(voice to skull):微波将声音传入大脑。

(2) 疑惑之二:受害者在恐怖暴力分子的声音中听到了朋友或邻居的“声音”。声音合成技术已发展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再用微波将合成声音直接传送到人的大脑即可。

(3) 疑惑之三:受害者在睡觉时,会被强迫性地“做很多梦”。电影的发展已让我们看到了高超的图像合成技术,再用微波将合成图像直接传送到人的大脑即可。

(4) 疑惑之四:恐怖暴力分子的微波武器为何能够锁定某个目标。远距离探测脑电波已经成为可能。 象海豚之类的回声技术可以很容易地做到这一点。

(5) 疑惑之五:很多受害者在描述自己的受害经历时,往往会提到跟同事,朋友或其他任何人闹过一点儿小矛盾,或是自己做错了一点儿小事情, 然后他们认为周围的那些有矛盾的人或政府某个部门因为您的一点儿小过失才来使用如此先进的科技来虐待您. 如果您认为虐待您的人中有那些您跟他们闹过小矛盾的人,那只是这些恐怖暴力分子故意制造的假象. 这些恐怖暴力分子只是一些拥有先进武器的法西斯暴徒. 他们的目的只是要让受害者无法认清他们的本质.

(6) 疑惑之六:为何受害者无论在地底下,在水中,在飞机上或任何地方都无法逃脱攻击。请大家想想目前先进的电磁波技术可以进行地质勘探,探测到地底下的各种矿物。他们的电磁波比民用的地质勘探要先进100倍,可以能够探测到某个个体。甚至能够探测到人的脑电波。当他们发射的电磁波频率与人的脑电波频率一致,会引起共振,会影响到人的行为。

但是,他们的电磁波武器如何能够仅仅攻击某个个人,而周围的人感觉不到?

我的推测1: http://www.patient.co.uk/showdoc/27000361/, 这个网站介绍了放射性同位素扫描(Radionuclide (Isotope) Scan 的医学用途. 他们的机器可以扫描我们的大脑,并用他们的电磁波武器攻击我们.当然,他们必须让我们中毒(偷偷让我们吃了一些元素),这样他们发射的电磁波才能只攻击到我们,­而周围的其他人感觉不到.

我的推测2: 很多受害者怀疑有微型芯片或其他技术的“植入”。如纳米技术“植入”,就可以运用在间谍武器上,远距离遥控间谍鼠。英国的MI5就据说已掌握并运用了此技术。

我的推测3: 这些恐怖暴力分子使用电磁波武器及大脑控制武器锁定某个目标时,他们可以通过类似海豚,蝙蝠等的回声定位技术来永远找到受害者。他们一旦第一次锁定了某个受害者之后,他们就知道了这个受害者电磁波回声是多少。所以这个受害者无论在世界的任何角落,他们都会找到这个受害者。

我们都知道海豚,蝙蝠等是通过超声波来探测周围的物体及辨明方向的。超声波在向前传播中遇到物体后就会产生回声,回声返回到海豚,蝙蝠等那里,被它们接收到,海豚,蝙蝠等靠分析这种回声,来判断前方物体的远的远近、大小和性质,从而避开障碍或捕到食物.
http://www.jzzy.jzedu.cn/column.do?op=viewColumnEssay&essayid=4...

现在科学证明海豚的超声波能够刺激大脑的神经细胞。海豚能发出2000赫至10万赫的多种波长的高频超声波,对人的中枢神经有激活作用,可达到醒脑开窍的目的。当海豚贴近患者头部发出叫声时,它发出的超声波对脑瘫、唐氏综合症、神经性运动障碍和先天性孤独症等患者的神经,能产生极强烈的冲击和刺激,进而激活患者处于“休眠”状态的神经细胞,使患儿神经系统的功能得到不同程度的改善。http://www.sznews.com.cn/szwb/20030117/ca139138.htm

电磁波在很多领域也有广泛应用。如电磁波地质勘探,卫星地质勘探等。电磁波在这些领域的广泛使用,至少可以让我们知道电磁波在军事领域的应用远远先进于这些民用方面的技术。他们使用电磁波回声技术锁定受害者是完全可能的。 http://www.wanfangdata.com.cn/qikan/periodical.Articles/dzykt/dzyk9... (电磁波地质勘探)

他们的武器之所以无法锁定本. 拉登是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本.拉登的电磁波回声是多少。
当然,他们需要24小时监视受害者,以随时知道受害者脑电波的频率是多少。然后他们可以发射同样频率的电磁波信号。当他们发射的电磁波信号与同样频率的脑电波信号相遇,就会引起共振,严重影响人们的行为。当然,我们的大脑神经系统非常复杂。所以他们并不能100%地控制我们,但是他们完全可以达到酷刑虐待我们的目的。

如果他们的电磁波武器及声波武器已能够做到减少体积,那仫他们也可以携带他们的武器跟踪我们到任何国家。

我的推测4: 他们的电磁波大脑控制武器是无何工作的呢? 这里有推测
http://soleilmavis.spaces.live.com/blog/cns!9B6CD1D7F6F8F411!2009.e...

 

 

 

(请去本帖子的回复阅读更多的资料)

Views: 4703

Reply to This

Replies to This Discussion

科学家称未来人类记忆能够“上传和下载”

2013-06-05 11:00  腾讯科学    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美国科学家最新一项实验可通过电子信号刺激老鼠大脑海马体,在老鼠大脑中植入记忆。未来或许人类记忆能够像计算机数据一样上传和下载。

腾讯科学讯(悠悠/编译) 据国外媒体报道,人类的记忆能够像计算机数据一样上传和存储吗?科学家指出,虽然目前无法实现,但相信未来几十年我们能够以这种方法存储记忆,并且能够恢复记忆。这将像科幻小说中的情节,神经系统科学的新发现,以及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的最新突破,促进计算机技术和人类大脑能够完美结合在一起。

科学家称未来人类记忆能够“上传和下载”

科学家表示,未来将上传下载人体大脑的记忆

美国南加州大学神经系统科学家特德-格吉尔(Ted Berger)说:“这显然超出了我们当前的技术能力,虽然我们目前开始研究复制大脑的性能,但仍需要几十年才能实现。”

格吉尔和维克-森林大学的山姆-戴德怀勒(Sam Deadwyler)进行一项实验,通过电子信号刺激某一部分海马体,能够真实地在老鼠大脑中植入记忆。格吉尔说:“我们能够看到朝向某一物体的空间和时空特殊模式和活跃性,如果一个动物能够记忆一瓶红牛饮料被一瓶可乐替换,这将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空间活跃性,我们能够首次发现这些记忆类型。”

格吉尔指出,同时我们停止海马体的工作能力,起到阻止大脑记忆的作用,之后采用电子信号刺激大脑某一区域形成“新的记忆”。目前,我们已在猴子和老鼠体内证实其可行性,我们认为未来这也将适用于人类。

麻省理工学院的埃德-博伊登(Ed Boyden)带领一支人工神经生物学研究小组研制了最新工具来探索大脑组织,近年来,他和同事发现海藻中的蛋白质能够转换光线成为电流。当紫红质通道蛋白(channelrhodopsin)植入某些神经细胞,通过光线便能触发它们。他们基于这种方式能够产生电子脉冲之后进行绘制,形成计算机代码形式的记忆。

通过使用这种光电蛋白质触发和停止神经细胞反应,博伊登希望不久能够制造一种“大脑细胞开关”,有助于治疗大脑紊乱患者。他指出,过去的研究能够停止大脑神经细胞工作,我们能够回放大脑活动类型,观察它们如何发生响应。你需要添加更多的控制,能够阅读、建造和绘制大脑的分子等级,但目前仍无法实现真实复制和上传一整套大脑记忆。

罗斯富豪版“永生人”为全息图像 没有肉体

2013年06月18日 07:45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岳菲菲


6月15日,“2045行动”在美国纽约举办第二届全球未来2045大会。

《纽约时报》评论称,如果伊茨科夫成功了,历史会以“勇敢的梦想家”

用脑电图机测量脑波:最近的重大突破使科学家首次能“看清”人脑内

要把大脑植入机器,光影代替肉身,让意识永存———

“永生人”计划将“消除”人类的衰老和死亡,克服人类生理和精神方面的基本限制。在生物身体耗尽之后的延长生命中,个人意识在被移植到的新的躯壳中能够做出独立决策。

据美联社报道,俄罗斯32岁的富翁德米特里·伊茨科夫和一个俄罗斯顶尖科学家团队计划在2045年让人类得以“永生”。该计划通过创造人类的替身和人工大脑来“代替”人类生活,所以,由于与电影《阿凡达》中的这些蓝色巨人的创造原理相似,这一计划也被形象地称为“阿凡达”计划。

创造阿凡达式替身

伊茨科夫正在开展的这一高端科研项目名为“2045首创”,目前社交网站脸谱网上已有2万多人表达对该项目感兴趣。日前,他对外透露了这一打造真实版永生人“阿凡达”计划的更多细节,并宣布将要上传自己的大脑信息至全息躯体,希望在2045年之前获得“永生”。

根据伊茨科夫的计划,他的团队将创造一种功能完善的、全息影像的人类替身,支配这一替身的是人工大脑。这个人工大脑里面有上传者自己的记忆、情感和全部的意识,甚至潜意识。也就是说,替身将代替那些希望永生,并且将自己大脑信息上传的人类继续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该计划完成的最后期限是2045年。

伊茨科夫认为,将现代科学技术与人类的意识相组合的人类进化不仅可行,而且势在必行。伊茨科夫证实称团队正在为实现这一“切合实际”的目标进行努力:“我们正在召集有关专家进行分组讨论,与他们一起完成目标蓝图的具体设想,列出各种研究方案的时间表。”另外,有关人员在筹划全球会议,探讨推行该项目所需的技术。

最终实现“永生”?

事实上,伊茨科夫的团队已经拟定出打造一个完整全息躯体的时间表,对外宣称将要在2015年把人类的意识上传到电脑中。对于这个时间表,伊茨科夫自己表示很乐观。

伊茨科夫的团队计划按照四个阶段和步骤完成“阿凡达”项目。第一个阶段是在10年之内,造出可以通过人脑遥控的机器人,这非常像电影《阿凡达》开头中的情景。第二个目标是为人类创造新的躯体,并给该躯体配一个可进行控制的人脑,这个人脑离开身体后仍能工作。接下来,伊茨科夫计划创造和真人大脑功能完全相似的“人造大脑”,以接受人类思维的上传,最后打造出一个通过全息躯体承载人类思维的“阿凡达”,不再受控于实体机器人。

虽然它具有人类的思维、意识和感情,但由于纯属没有肉体的全息影像,所以理论上是一个“永生人”。

目前的技术停留在第一阶段

到目前为止,“永生人”计划还处于起步阶段,俄罗斯科学家们已经按照伊茨科夫的模样造出了一个机器人原型,它虽然具有基本人脸识别功能,会移动手臂,但还不会眨眼睛。

对于该计划的第一阶段的内容,美国军方发起过一项同类研究实验,已经能够使一只实验猴成功控制一副机械臂的运动。

日本机器人研究者、大阪大学教授石黑浩也通过演示证明,他的机器人“双子星”已靠近伊茨科夫构想的第一阶段。

“双子星”的面容几乎是石黑浩的复制品,可以点头、活动嘴唇和眼睛,内置扬声器,发出石黑浩的声音。美联社记者描述,“双子星”除姿态僵硬、双手展开方式奇特外,与人几乎无分别。坐在会场10排以后的观众,可能会误认为它是真人。

石黑浩说,他可通过互联网使用“双子星”给学生上课,用摄像头看学生。他曾在距教室两小时车程外的一处实验室中授课。他开玩笑说:“问题是,学院说,如果我用机器人授课,就不给我发工资。”

美联社报道,石黑浩赴会途中,把“双子星”最宝贵的部件、即头颅放在手提行李中携带,“双子星”的躯体放在托运行李内。

步骤

伊茨科夫“永生人”计划的四个阶段:

第一步:2015年至2020年,通过人脑遥控机器人“化身”。

第二步:2020年至2025年,将人脑移植到机器人身上(科学家需要在机器人“化身”身上创造适合大脑生存的精确环境)。

第三步:2025年至2035年,造出“人造大脑”(机器人将拥有可储存主人个性与记忆的“人造大脑”)。

第四步:2035年至2045年,“虚拟人”问世(人的机器人形体也将被抛弃,成为全息影像版“虚拟人”,可以穿墙而过,所以理论上是一个“永生人”)。

争议

勇敢的梦想家,

还是荒唐的试验者?

据《纽约时报》报道,大部分研究者并不看好将人类的大脑“上传”给电子人,并且对这一项目持怀疑的态度。当被记者问及“你是疯了吗?”时,伊茨科夫则解释称“一个伟大事业的开端总是这样的”。

该报记者对伊茨科夫进行专访后形容,相比较于商人,伊茨科夫更像是一个“乌托邦”者。他认为,借助他的“阿凡达”们,可以终止世界上普遍存在的饥饿,因为一个机器需要的是维修而非食物,同时,这一计划将引领人们进入一个“平和”的、“意识”的时代,在他看来,这能够帮助人们停止生活的不安和恐惧。

所以,伊茨科夫认为自己事实上在拯救生命,例如,帮助身患残疾的人体验完整就是其中一项。他说:“这一计划可以帮助我们在未来回答关于哲学上的‘存在’的问题,比如,什么是大脑,什么是生命以及意识,什么是宇宙。”

根据美联社的报道,在纽约召开的一次由神经学专家参与的会议上,伊茨科夫设计的时间表被大部分与会专家指出“太过野心勃勃以致不切实际”。

学者拉泽尔·普哈洛说,伊茨科夫的一些构想不可能实现,“即使实现,也未必是好事……我不喜欢永生,因为我认为,永生如死亡一般无趣。”

分析人士称,这一计划与“克隆人”等议题一样,都面临着伦理上的考验,因为届时世界上人的形态将分为两种,一种是切实存在的人,还有一种便是以光影和意识存在的人。这样两种形态人的存在将会在多大程度上改变整个世界还有待讨论。另外,这种替身人终究还需要靠技术和能源来维持,是否真的能够实现“永生”也有待商榷。

伊茨科夫成立了全球未来会议组织来处理这一项目所引发的伦理和社会问题。

《纽约时报》评论称,现在,人们就可以想象到未来对于这一项目的两个截然不同的结局。如果伊茨科夫成功了,历史会以“勇敢的梦想家”记住他;如果他失败了,“荒唐”一词肯定会出现在他的讣告中。

这片文章关于欧盟和美国投入巨资研究脑科学,随着脑科学研究的广泛开展,大脑控制技术的酷刑和滥用被公之于众也将为期不远。

欧盟和美国先后把脑科学列为国际竞争制高点予以重视。此前的4月2日,美国政府公布一项可同人类基因组计划相媲美的“脑计划”。更早的1月28日,欧盟委员会宣布人脑工程入选欧盟“未来新兴旗舰技术项目”。将于2014年实施的“地平线2020”科研规划,又将脑科学列为重中之重。

 

开辟脑科学新时代

2013年06月06日 08:47 来源:科技日报

0人参与0条主评论 0条评论0条总评论

新华社记者 姜岩

欧洲“脑科学月”日前落下帷幕。此前的4月2日,美国政府公布一项可同人类基因组计划相媲美的“脑计划”。更早的1月28日,欧盟委员会宣布人脑工程入选欧盟“未来新兴旗舰技术项目”。

发达国家的“脑科学热”,给世界科研增添了一抹亮色。

为什么选择脑科学作为突破口?首先是保障人类健康的需要。欧洲约三分之一的人口会患上与脑有关的疾病,这几乎影响所有的欧洲家庭,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加深,这一数字还将上升。加强脑科学研究将提高人们的健康水平和生活质量。

其次是科学探索的需要。脑科学研究不但可以揭开大脑高智能、高效率、低能耗之谜,对人工智能、基因学、细胞生物学、生理学、生物信息学、解剖学、行为科学、信息技术、纳米技术和营养学都有重要拉动作用。此外,脑科学研究还会催生一系列新产品、新服务,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

近几十年,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有了一系列突破,与大脑有关的科学发现不断涌现,为脑科学的大规模推进奠定了现实基础。

参加欧洲“脑科学月”活动很多科学家说,如同100年前很难想到今天的太空时代和信息时代,今天人们也很难想象脑科学的进展将给世界带来什么变化。

他们预测,脑科学将有助于帕金森氏症、老年痴呆症等脑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改善残疾人的生活质量;将为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带来实质性突破,实现人机交互,让人类完全按自己的意识操作机器人,创造“阿凡达”的世界;将有助于创新电影、电视和电子游戏新模式,创造全新的用户体验,从而引发娱乐界的革命……

正因为脑科学具有如此重要的意义,欧盟和美国先后把脑科学列为国际竞争制高点予以重视。将于2014年实施的“地平线2020”科研规划,又将脑科学列为重中之重。

未来十年,欧盟将投入10亿欧元实施“未来新兴旗舰技术项目”之一的人脑工程项目。与美国奥巴马政府的“脑计划”不同,欧盟的人脑工程更强调实用性,重点包括:对脑结构、功能和机理的研究;对与脑有关疾病的研究,并加大力度研发新的诊断和治疗方法;利用信息技术建立大脑的工作模型。

当然,人类大脑的复杂程度远超出想象,脑科学研发不可能一蹴而就。另外,正如同计算机诞生之初人们无法预见计算机病毒、黑客、色情暴力信息泛滥、网瘾综合征等问题一样,我们今天也很难想象脑科学会带来什么样的负面效应。尽管如此,脑科学研发已经成为时代潮流不可阻挡,人们应该尽量借鉴以往科技发展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未雨绸缪、趋利避害。

自哥白尼创立日心说以来,人类首先认识了太阳系、银河系和宇宙;后来又向微观世界进军,认识了分子、原子、质子、电子和夸克。自计算机问世和发现DNA双螺旋结构以来,人类开始把目光转向自身,模拟人脑计算功能的信息技术不断取得突破,生命之谜不断揭开,如今则把目标锁定在已知世界中最复杂的系统——人脑。可以预言,脑科学的大规模进步必将为人类带来一个日新月异的新世界。

十大技术将你变成超人:上传意识至数字空间或可永生

2013年05月23日 08:15 来源:虎嗅网

http://tech.ifeng.com/discovery/detail_2013_05/23/25618748_0.shtml

1950年代的人工起搏器发明在当时看来简直是科幻小说成真了;而如今的创新发明则是在逐渐地恢复聋人的听觉和盲人的视觉,如果心脏起搏器不能满足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把心脏换掉,就像你的老福特汽车里的水泵一样。

这些技术几十年前还处于襁褓之中,但是现在已经发展完备,看起来可以进入寻常人的生活了。如果说我们从历史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我们很可能即将看到这些技术被投入使用(如果尚未应用的话)。有一些医学上的应用是要去替换身体有缺陷的部分,其他更多则是以史无前例的方式改进了人体健全的部位。

以下这十大尖端技术将会把我们变成超人。

10 大脑与电脑的界面

即“BCI(Brain/Computer Interface)”,正如名称所描述的那样——这是一种在大脑和外部设备之间的连接技术。几十年来BCI一直都是科幻小说里场景,但是无论你是否相信,这项技术已经成功实现了一段时间了。

1920年代科学发现大脑会产生脑电波,自从那时起就有观点宣称这种脑电波信号或许可以用于控制电子设备(或者类似的用途)。针对BCI的研究正式开始是在60年代时(通常用猴子作为测试对象),根据生产出来的不同设备,进行许多不同模式和不同程度的“侵入(invasiveness)”测试,最近15年,研究结果的进展尤其迅速。

大部分应用项目要么为了恢复视觉或听觉,要么是为了恢复麻痹肢体的运动功能。2013年初曾有一个完全不会侵入脑部(non-invasive)的应用其原型设计能够帮助患中风的病人操作电脑。简单来说,该设备可以捕捉位于使用者头后部的眼动信号,通过分析不同频率来判断病人在看什么,佩戴头盔设备,让用户可以用眼球运动来指挥屏幕上的光标。

体外骨骼

9 强化体外骨骼(Powered Exoskeletons)

公众对于体外骨骼概念的理解更像是“强化战甲(powered battle armor)”,就像罗伯特海因莱因小说作品《星河舰队》(Starship Troopers)里面描述的一样,还有就是现在非常流行的钢铁侠。这项尚处于研发阶段的科技更多的是帮助残疾人士恢复移动官能,或者增强搬运能力上面。

比如有一种叫Ekso“盔甲”,由铝、钛材料制成,重达50磅,在美国的几十家医院都可以见到。这种产品能够帮助脊椎受伤的患者行走,而该产品曾经看上去是非常不切实际的,因为其体积和重量实在太庞大了。

类似技术还有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的HULC(Human Universal Load Carrier,人体通用装运负载器)。该技术已经经过充分的测试,将会在一年内部署于军事用途。该设备能够让一位普通身材的人以每小时10英里的速度搬运200英镑重量的货物,几乎可以一致持续下去,使用者一滴汗也不会出。Ekso能够让用户采用预先编程好的步伐姿态行走,HULC使用加速器和压力感应器来为使用者肢体的自然运动提供机械辅助支持。

8 神经植入(Neural Implants)

神经植入指的是将任何一种设备嵌入大脑灰质层的技术。植入的可以是前文所述的BCI系统或者其他设备,但是这两个概念是截然不同的。“体外骨骼”之于人体、“神经植入”之于大脑——大多还是为了修复受损器官的功能或者回复认知能力,也有一些是为了给脑力提供辅助、或着是连接外部设备的通路。

神经植入的“深度大脑模拟(deep brain stimulation)”应用——对脑部特定区域周期性电子脉冲信号进行传输——已经得到FDA(食品药品监管局)的批准,用来治疗多种疾病,该项目首次通过审批是在1997年。临床证实,对于治疗帕金森综合症有很好的效果,也曾经用于治疗慢性疼痛和抑郁症,有不同程度的疗效。

目前,该技术最普遍的用途是“耳蜗植入(cochlear implants)”(1984年获得FDA批准)和“视网膜植入(retinal implants)”,在1960年代这两个都是非常先进的技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分别恢复患者的听觉和视觉。一个有趣的事实是:耳蜗植入的发明者是豪斯医生(Dr. House)——也就是威廉豪斯,2012年去世。

7 数码假肢(Cyberware)

假肢替换的修复手术有几十年历史了,但是最新的成果——数码假肢——的出现并不仅仅是出于人们审美的原因,而是有功能上的考虑。使用前述的大脑界面来操控机械假肢已经成为现实,该领域的其他发明探索希望突破该装置的限制。

目前使用的许多设备使用非侵入式(non-invasive)的界面,通过捕获细微的肢体运动(比如胸部或者手臂肌肉)来控制机械假肢。也是在同样的领域,正在进行双向界面(two-way interface)的研究——机械假肢可以让患者有触控的感受。

在哈佛大学,组织工程(tissue engineering)和纳米技术的新兴领域相交叉,制造出了“机械生命组织(cyborg tissue)”——一种用工程技术形成的人类组织,嵌入了某种特定功能与生物组织并存的电子材料。研究团队负责人查尔斯利伯(Charles Lieber)表示,“有了这种技术,我们首次能够在生物系统单元同等级的程度下进行工作,同时可以不打扰生物系统的状态。这意味着将电子设备与生物组织结合,而两者的接合之处几乎无从分辨。”

6 外部脑皮层(Exocortex)

基于前文几个案例中的概念去推演未来,外部脑皮层(Exocortex)即是一例。这是一种理论上的信息处理系统,能够与大脑交互,并且提升脑部功能——可谓是思维和计算机的真正结合。

这不仅仅意味着你的大脑将能够更好地储存信息(虽然这是其中之一),而且将会有更好的处理能力——体外脑皮层会在高阶思考和认知层面进行辅助,如果这听起来有点难懂,只需要想一下我们已经将计算机作为人体扩展出的一部分来使用了。互联网本身就可以看作这类技术的某种原始形态,因为互联网赋予了我们调用海量数据存储的能力;而我们用来获取数据的设备——我们的计算机——让我们有了能够让大脑处理并吸收这些数据的手段,而人脑不过是一个更强大的处理设备而已。将这两个处理器整合在一起,从理论上讲能够让人类智慧真正获得施展的空间,让我们人类去发挥最复杂的高级的心智能力,好像你现在阅读这篇文章一样简单。

5 人类基因工程(Human Genetic Engineering)

人类基因疗法和基因工程技术因为广阔且复杂的用途正在成为最有前景和发展空间的领域,可能要胜过史上任何其他的科学发展成果。对于革命技术的理解,以及修改基因单元的技术能力,这一切对于科学界来说是如此之新,保守的大致说法是对于这项技术究竟意味着什么,人们知之甚少。在所有已知可实现的用途(已经有许多了)当中,很大一部分还处于“太过危险以至于不能用于人类”的研究状态。

最为人所知的一项用途是根除基因疾病。某些基因病症可以通过对成年人进行基因疗法获得治愈,但是该技术真正强大的地方在于可以对人类胚胎进行测试——不过,道德方面的担忧一直困扰着我们。测试的对象可能不仅只是基因疾病或者异常,而是其他的“状态”,比如眼球颜色或者性别——甚至可以从一开始就去“设计”你的婴儿,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当然,我们都知道昂贵的技术在自由市场是如何发挥作用的,不难遇见,未来只有那些有钱人能够“强化”他们的子孙后代。考虑一下,人类在融合不同种族、性别和性取向的同类方面表现出的能力实在有限,可以肯定这项技术将很可能导致人类历史上最复杂社会问题的出现。

的确,科研人员很容易就把小白鼠变得更强壮更有耐力,而且该技术还覆盖干细胞研究,有希望最终治愈任何疾病。考虑到这项技术有潜力增加人体的耐久性和寿命,许多其他科研领域就没那么诱人了——可能这样一个领域除外……

4 纳米医疗(Nanomedicine)

纳米技术在公众的想象里更多是作为世界末日诱因的概念来传播的,但其实这是一项有着光明前途的技术——特别是在医疗方面,从逻辑推断的终点来看,用于医疗意味着所有人类疾病和缺陷将被根除——甚至包括死亡在内。

纳米医疗目前的用途在于,向人体某一部位以新式且高度精确的形式输送药物,以及其他一些针对微型粒子的医疗手段——微小到分子水平——在全身范围内都是。例如,某项试验中的肺癌治疗技术将纳米颗粒吸入患者体内,停滞在肺部有炎症的部位,接着用热量杀死癌症细胞。人体本身的机能将会排除死掉的细胞和纳米颗粒。这种技术在小白鼠上的试验已经成功,可能不会杀死感染区域100%的炎症细胞,但是效果也很接近——何况该技术尚处于早期阶段。

可以推测出的许多用途之一是纳米机器人——自我复制的微观机器,能够通过编程使之对细胞进行摧毁、药物医疗或者重构的操作。当然,理论上讲不仅仅只是针对疾病细胞,也包括受损细胞——可能用于加速伤后恢复甚至重新焕发青春。按逻辑发展下去,最终效果是一个有着惊人耐久力且完全抗衰老的人体——就算这一点永远无法实现,该技术也并不是人类用科学挑战死亡的唯一尝试……

大脑保存

3 大脑保存(Brain Preservation)

这里我们要涉及到被认为是“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的领域——即人类某天将会超越物理的限制,甚至放弃我们的肉体或者超越肉体而活。这一观点最先由罗伯特艾丁格(Robert Ettinger)作为一种现实想法提出,1962年他发表了作品“永生的期望(The Prospect Of Immortality)”,被认为是“超人类主义”的先驱和人体冷冻法(Cryonics)之父。

从本质上讲这是一项人体(或者器官,比如大脑)保存方面的研究,使用极低的温度(低于150摄氏度),在艾丁格写这本书的时候,这种方式是能够实现的最好方式。今天,大脑保存研究更多专注在化学保存的手段上,已经用于大脑组织(但并不是整个大脑)的保存,这种方法不需要人体冷冻法所需要的特别夸张的温度条件。

当然,这还是一项不那么准确的科学技术——该领域的科研人员非常明白(目前)不可能分析出一个人的思维是否能够和大脑一同保存、或者有多少意识能够保存下来。无论在物理上保存得多么完美,该领域仍旧依靠未来新兴的发展学科和交叉学科,比如……

2 人造人(Synthetic Bodies)

随着人类能够替换越来越多经过工程处理或是在试验室培养的身体器官,不难想象我们迎来这样一天——所有的人体器官都可以复制,包括大脑在内。就在目前,有15家科研机构在协作进行一项研究,试图设计能够模拟大脑不同部分活动的硬件设备——首个设备原型是一片8英寸的晶圆芯片,包含了5100万个人工神经元突触。

当然,“软件部分”也被复制完成——瑞士的“蓝色大脑计划(Blue Brain Project)”目前就使用超级电脑对人脑信息处理活动进行反向工程研究,小白鼠脑部活动的许多元素已经成功被模拟出来。该项目的负责人亨利马克拉姆(Henry Markram)在接受BBC采访时标识,他们将在十年内设计出人工大脑。

我们的肌肉、血液和器官——所有这些的人工版本都在不同程度的开发当中,可以预见,在未来某一时刻将有希望组合成为一个功能健全的人造人。但是就算我们开发出相应的软件来运作这样一台华丽的机器——装安卓就最酷了——配合相应技术的发展,为人类设计的应用程序才至关重要,有一种看上去并不是那么遥远的……

1 意识上传(Mind Uploading)

之前我们曾经提到未来学家雷库兹威尔(Ray Kurzweil)和他对新技术预测惊人般的准确。库兹威尔的一个观点是,到2040年至2045年时,我们将可以上传自己的意识内容到电脑里面——他甚至不是唯一一个这样认为的。

当然,许多人辩称脑部功能无法用简单的计算表现——它们并不是“可计算的”,这是意识所固有的一个科学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无论是上传的或其他“备份出来的”意识,实际是一个与复制源不同的实体,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意识。希望这些问题都是神经科学领域能够很快给出答案的。

但如果我们终于能够将自己的意识注入到数字空间会怎样,显然我们的意识永远不会终结——我们永远不会死亡,我们可以无限地在幻想的数码空间里游荡;将人类载入一搜机械生化的思维容器(Cyberdyne X-2000 Mind Vessel);在不同的空间里传送意识,或许还可以在不同的时间维度进行传输;在全人类的范围内即时分享知识。

那些比我们聪明的科研人员预期在我们有生之年将会目睹这些科技进步。即便他们并不完全正确,我们还是可以放言,我们不会什么都看不到。

本文来源于listverse.com,由虎嗅编译。

美国科学家成功将记忆植入老鼠大脑 意义重大

2013-08-06 21:16:03 科技讯

http://www.kejixun.com/article/201308/16125.html

 据国外媒体报道,把思想植入某人大脑是好莱坞恐怖片的情节。而研究人员在把科幻情节变成现实的实验中,已经成功地植入假记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已证实,可在现实生活中做到这一点,至少在老鼠身体上是这样。

 
  这项研究和2010年影片《盗梦空间》的情节相似。在这部影片中,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的“神经间谍”受雇把思想植入某人大脑。事实上,制造假记忆的过程被称为“盗梦空间”。
 
  一开始,研究人员把老鼠放在一个盒子里,让它们感到安全。然后,他们对准储存老鼠身在何处的记忆的大脑细胞,在光中设计这些细胞,使它们“打开记忆”。第二天,他们把这只老鼠放在第二个盒子中,用光脉冲恢复第一天的记忆。记忆重放时,他们适度电击老鼠,希望改变它们的记忆。结果,他们做到了。把老鼠放回第一个盒子时,它们吓得不敢动弹。
 
  这些科学家说,这意味着它们在第一个盒子的记忆成功改变,使它和电击痛苦联系在一起。换句话说,假记忆植入大脑。他们表示:“在这项研究中,我们相信我们第一次成功把假记忆植入老鼠大脑。”他们的实验还显示,虚假和真实记忆触发许多相同的大脑区域,使它们难以区分。
 
  研究人员刘旭(Xu Liu音译)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对动物而言,假记忆好像就是真实的记忆。”《科学》杂志报道了他们的研究。这些科学家希望这项研究有助于他们了解人脑形成假记忆的原因。另外,这还可能用在法庭上。在法庭上,证人的误导性记忆可能导致误判。
 
  这些研究人员表示,这是因为人类是想象力高度发达的物种,记忆重放时可轻易把错误细节插入记忆中。这项研究的第一作者史蒂夫-拉米勒斯表示:“记忆不是一个副本,而是我们经历的重现。我们希望,通过为假记忆形成的原因提供一个神经解释,我们完全可用这类知识告知法庭目击者证词等不可靠资料的可信度。”
 
  这项实验提高故意篡改某人记忆的可能性。但这些科学家的目标更适度。他们想要研究是否能给老鼠快乐的记忆。他们说:“曾经看似科幻片的问题如今已验室中通过实验得到解决。”论理学家说,老鼠和人存在巨大差别,这意味着这项技术不可能用在人身上,使他们相信自己是其他人或把他们的痛苦记忆清除掉。但进行更微妙的操作还是有可能的。
 
  曼彻斯特大学生物论理学家伊恩-布拉辛顿表示:“设想一下有人想戒烟,但这真的很难。我们可以找到他碰到讨厌或可怕遭遇时启动的大脑区域,然后在他拿到一根香烟时激活它们。通过这种方法,可能欺骗他的大脑,把香烟和不愉快的事或恐惧联系在一起。他可能记住吸烟总使他感到恐惧或不舒服。这使他以后更有可能抵抗诱惑了。”

Nature:令人不安的脑神经科学带来的伦理问题隐忧

作者:来源:2013-8-15 9:23:39

http://www.bioon.com/biology/neuroscience/579652.shtml

导语:令人不安的研究进步带来的神经伦理问题,美国伦理委员会组织称将严格把控脑项目(BRAIN)涉及的伦理道德问题。

7月份,小鼠虚假记忆的植入实验,最近让伦理学家坐立不安。这项研究由麻省理工大学Susumu Tonegawa和他的同事进行,他们通过刺激小鼠海马中的神经元,造成老鼠收到发生在脚刺激的一个虚假信息。Susumu Tonegawa称并没有打算进入人体,只是为了研究记忆的形成。

但这项实验却惊动了神经伦理学家,“这项实验可能带来示范效应,会向人们灌输这种理念:通过控制大脑来左右他人的思想”,华盛顿乔治敦大学神经伦理学主任James Giordano说,这项研究将会激起许多伦理学问题。

8月2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生物伦理委员会将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举行会议,会议主要讨论构建一套道德标准,以指导大脑项目(BRAIN)。目前美国研究机构审查委员会已有一套伦理监督机制,任何涉及人类受试者的研究必须经过他们的伦理认证才予以通过。(生物谷 Bioon.com)

相关阅读

Science:记忆的移植——美成功在小鼠大脑植入虚假记忆

生物谷推荐的英文报道

The false mouse memories made the ethicists uneasy. By stimulating certain neurons in the hippocampus, Susumu Tonegawa and his colleagues caused mice to recall receiving foot shocks in a setting in which none had occurred1. Tonegawa, a neuroscientist at the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in Cambridge, says that he has no plans to ever implant false memories into humans — the study, published last month, was designed just to offer insight into memory formation.

But the experiment has nonetheless alarmed some neuroethicists. “That was a bell-ringer, the idea that you can manipulate the brain to control the mind,” says James Giordano, chief of neuroethics studies at Georgetown University in Washington DC. He says that the study is one of many raising ethical concerns, and more are sure to come as an ambitious, multi-year US effort to parse the human brain gets under way.
The BRAIN (Brain Research through Advancing Innovative Neurotechnologies) Initiative will develop technologies to understand how the brain’s billions of neurons work together to produce thought, emotion, movement and memory. But, along with the discoveries, it could force scientists and society to grapple with a laundry list of ethical issues: the responsible use of cognitive-enhancement devices, the protection of personal neural data, the prediction of untreatable 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s and the assessment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through brain scanning.

On 20 August,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s commission on bioethics will hold a meeting in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to begin to craft a set of ethics standards to guide the BRAIN project. There is already one major mechanism for ethical oversight in US research: 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s, which must approve any studies involving human subjects. But many ethicists say that as neuroscience discoveries creep beyond laboratory walls into the marketplace and the courtroom, more comprehensive oversight is needed. “The long-term consequences of more brain knowledge — whether it’s good for an ethnic group or threatens your personal identity — there’s sort of no one in charge of that,” says Arthur Caplan, director of medical ethics at New York University’s Langone Medical Center.

Tonegawa’s study adds to the growing evidence that memories are surprisingly pliable. In the past few years, researchers have shown that drugs can erase fearful memories2 or disrupt alcoholic cravings in rodents3. Some scientists have even shown that they can introduce rudimentary forms of learning during sleep in humans4. Giordano says that dystopian fears of complete human mind control are overblown. But more limited manipulations may not be far off: the US 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DARPA), one of three government partners in the BRAIN Initiative, is working towards ‘memory prosthetic’ devices to help soldiers with brain injuries to regain lost cognitive skills.

Deep brain stimulation (DBS), in which implants deliver simple electrical pulses, is another area that concerns neuroethicists. The devices have been used since the 1990s to treat motor disorders such as Parkinson’s disease, and are now being tested in patients with psychiatric conditions such as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and major depression. Giordano says that applying DBS technology more widely requires ethical care. “We’re dealing with things affecting thought, emotion, behaviour — what people hold valuable as the essence of the self,”he says.

Neuroethicists are noticing challenges beyond the medical system, too, particularly in the courtroom. Judy Illes, a neurology researcher at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in Vancouver, Canada, and co-founder of the International Neuroethics Society, says that brain imaging could affect the criminal-justice system by changing definitions of personal responsibility. Patterns of brain activity have already been used in some courtrooms to assess the mental fitness of the accused. Some ethicists worry that an advanced ability to map human brain function might be used to measure an individual’s propensity for violent or aberrant behaviour — or even, one day, to predict it.

At next week’s meeting, the presidential commission will hear from each of the US agencies involved in the BRAIN Initiative — DARPA,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and th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 about preliminary scientific plans and anticipated ethical issues. Lisa Lee, the commission’s executive director, says that the group plans to discuss broad ethical concerns for human and animal participants in neuroscience research, and also the societal implications of discoveries that could arise from the BRAIN Initiative. Although no specific timeline has been set, the commission typically holds three to four meetings over a period of up to 18 months, culminating in recommendations to the President.

As neuroethicists wade into the issues, they may look to the precedent set by the Human Genome Project’s Ethical, Legal and Social Implications (ELSI) research programme, which has provided about US$300 million in study support over 23 years. The programme raised the profile of genetic privacy issues and laid the foundations for the Genetic Information Nondiscrimination Act of 2008, which prohibits discrimination by employers and health insurers on the basis of genetic information.

Thomas Murray, one of the architects of ELSI and president emeritus of the Hastings Center, a bioethics research institute in Garrison, New York, is among the speakers invited to the commission meeting. He considers the BRAIN Initiative a timely opportunity to develop an ELSI programme for neuroscience. “There will be wonderful questions about human responsibility, human agency,” he says. “It’s never too soon to begin.”


人脑互联装置通过网络远程控制他人手指

2013-08-29 07:53   

腾讯科学 讯(悠悠/编译) 据国外媒体报道,大脑被控制的僵尸军团或许并不遥远!目前,科学家表示,通过互联网建立大脑连接,可以远程控制另一个人的手指,实现电脑游戏操控

http://news.zol.com.cn/article/140447.html

图左是华盛顿大学研究员拉杰什-拉奥,图右是研究员安德里亚-斯托科,他在大脑左侧运动皮质层区域佩戴一个磁性刺激圈,在拉奥的大脑意识控制下,斯托科身不由已地右手按下键盘空格键

  8月27日,美国华盛顿大学心理学教授安德里亚-斯托科(Andrea Stocco)教授说:“互联网能够使计算机互相连接,目前我们使用互联网连接人们的大脑,我们希望提取人类大脑掌握的学识,在大脑之间直接传输。”

  在这项实验中,斯托科扮演“大脑奴隶”的角色,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教授拉杰什-拉奥(Rajesh Rao)扮演“傀儡师”的角色。

  8月12日,拉奥坐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头部佩戴着一个带有电极的帽状设备,连接在一台脑电描记仪上,当他在电脑屏幕上观看简单的炮弹射击游戏时,该仪器能够读取拉奥的大脑活动信息。当拉奥准备射击炮弹时,他想像自己的右手按下键盘上的空格键,但事实上他必须确保自己不移动右手。在华盛顿大学另一处实验室,斯托科作为“大脑奴隶”,佩戴着一个带有磁圈的帽状装置,与直接控制右手的大脑组织建立连接,并且连接互联网,他的手放置在键盘的空格键之上。当该系统将拉奥的右手操作电脑游戏的大脑信号通过互联网传输至斯托科的计算机上,之后再将这些信号转换成为斯托科大脑帽状设备的磁脉冲,虽然斯托科并未观看电脑游戏屏幕,也没有与拉奥建立直接联系,但是当拉奥大脑想到右手操控动作时,斯托科的右手便身不由已地按下空格键。

  斯托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一过程类似于当你眼皮跳动,你知道自己的眼皮在跳动,但却身不由已,你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跳动。”

  当斯托科按下空格键,就会在电脑游戏中射击炮弹。拉奥说:“这项实验非常有趣,并且让人感到可怕,当我大脑中想像到的动作,就会传输到另一个人,直接实现相应的操作。这是从我的大脑至另一个人大脑的单程信息传输,下一步我们将计划建立两个人大脑之间的双向信息传输。”

  据悉,之前其它研究小组已建立了大脑之间的连接,今年初,一支研究小组宣称,将分别位于美国北卡罗莱纳州和巴西的两只实验老鼠的大脑建立连接,能够实现大脑信息交换;另一支研究小组建立人类和动物大脑的连接,人们可以大脑意识控制正在熟醒老鼠的尾巴摇动。

Reply to Discussion

RSS

Latest Activity

Lez commented on Sonar♦0's group Victimes Francophone De "Mind Control".
"Bonjour, Pour ceux qui sont sensibles à la sécurité et confidentialité de leurs connexions.... un récent article de presse signale  un produit actuellement  accessible en test  de Mozilla-Firefox et…"
37 minutes ago
Maria Harmath shared Gretta Fahey's blog post on Facebook
5 hours ago
Maria Harmath shared Gretta Fahey's blog post on Facebook
5 hours ago
CLS posted a status
"Weapon that disable electronics from a distance? Does your nukes work with such a weapon? Hiw about sat.based weapon?"
6 hours ago
Hans Zoff replied to Yan Meng's discussion Is it mind control technology or mental illness: my story
"What dangerously misleading disinformation: for a real TI to receive a mental illness (mis)diagnosis means losing all civil rights (including freedom of movement) for life, one can be detained at any time with no justification offered. It also means…"
8 hours ago
Hans Zoff replied to Yan Meng's discussion Is it mind control technology or mental illness: my story
8 hours ago
Hans Zoff commented on deca's video
Thumbnail

Combating Mate Crime

"Being perped IS a “negative consequence of your situation” as a targeted individual. Is this some kind of back-handed attempt to gas-light real TI’s that we are imagining it all due to “circumstances”? "
8 hours ago
Yan Meng replied to Yan Meng's discussion Is it mind control technology or mental illness: my story
"I was 29 when the brain disturber talked to me for the first time. "
8 hours ago

Badge

Loading…

© 2019   Created by Soleilmavis.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