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pink

Worldwide Campaign to stop the Abuse and Torture of Mind Control/DEWs

[视频]世界第一只“机器人”鸟在青岛起飞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2月27日 11:39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新闻60分):山东科技大学机器人研究中心的“机器人鸟”科研项目近日取得了重大突破,一只普通的鸽子在脑部植入电子芯片后已经可以按照人的指令做事。

这只鸽子之所以能够准确地按照人的指令行动,秘密就在于它头上安装的这套电子信号接受系统。这套系统由植入鸽子脑中的电子芯片和置于脑上的电子信号接受器组成。

承担机器人鸟这一项目的山东科技大学2005年曾成功地用这项技术控制小白鼠的行动,去年,他们又将试验转入实用性更大的机器人鸟的行动控制上,并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内取得了显著成效,这项科研成果堪称生物技术与电子信息技术的完美结合。

目前,山东科技大学已经实现了用人工电信号遥控制导机器人鸽,即用计算机控制实验鸽沿特定线路行走、飞行,并可强制鸽子起飞。

[作者]李洪波 于荣

 

现实版阿凡达?千里之外的神经控制

 

2010年03月30日09:12  来源:《北京科技报》

 

有媒体把这个实验称作现实版的“阿凡达”。但是,我们的实验远比电影里的复杂,将来有可能做到人无论在哪里,只要无线连通,就可以让机器人复制动作。

  在南京东南大学的一间实验室里,实验台上趴着一只去除了头的蟾蜍。它左边的大腿内侧皮肤已经被纵向割开,坐骨神经暴露在外面可见。

  这种去头的蟾蜍,在科学实验中有一个专门的名字“脊蟾蜍”。由于蟾蜍的躯体,在不受大脑控制的情况下,仍然可以保持生物活性,因此,即便没有了头,它们一样可以“活”上几个小时以上。没有了脑神经的支配,脊蟾蜍如果不受到外界的刺激,就不会做出动作。这样,无需麻醉的脊蟾蜍,成为理想的实验动物“模特儿”。

  准备对这只蟾蜍“下手”的实验人员,是东南大学射频与光电集成电路研究所所长王志功教授和生物电子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吕晓迎教授带领的联合团队。团队中还有南通大学和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

  在南京的实验小组要将面前这只脊蟾蜍的神经信号传递到1000公里之外的北京,让趴在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实验台上的另一只脊蟾蜍乖乖地接受信号,按照来自第一只蟾蜍的“指令”做出相应的动作。

  这个实验是“植入式中枢神经功能再生SOC与生物实验”、“微电子芯片嵌入式神经信道桥接与信号再生研究”两个科研项目中的重要内容。所谓的“SOC”,是一个高度集成的系统,它可以是一张微小的电子芯片,里面包含着CPU、存储器等众多的复杂“器官”。

  这两个项目被列入了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支持的“半导体集成化芯片系统基础研究”重大科学计划之中。

  王志功教授希望,这项研究可以为截瘫病人带来康复治疗的曙光。他想用一张2毫米见方的芯片,在病人体内神经传导出现问题的地方搭起一座桥梁,使得传递到中断神经两端的信号可以跨过断点,重新传递给应该通向的另一端神经。

  这座芯片搭建的桥梁,被王志功等专家称为“微电子神经桥”。此前的实验中,他曾把“桥”搭建在同一只蟾蜍左右腿的坐骨神经之间、同一张实验台上的两只蟾蜍之间。这一次,他把“桥”架设了1000公里的距离。

  实验开始了。

  研究人员用一只自制的钩状电极接上了第一只蟾蜍左腿的坐骨神经。然后,在它的左脚脚趾上滴了一滴浓度为5%的醋酸。由于条件反射,这只蟾蜍的左腿本能地缩了一下。这时,电极捕捉到了坐骨神经发出的“缩腿”这一信号。通过示波器,可以显示出表现这一信号的一簇簇脉冲波形。同时,这一信号经过“微电子神经桥”电路的放大和处理,被变换成了数字信号。

  载着“缩腿”指令的数字信号,通过3G无线网络,一直传到了位于北京的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的实验室。这里的实验台上,蟾蜍的坐骨神经同样连接着电极。电极将信号进行“翻译”处理,恢复成了初始的神经信号后,“命令”蟾蜍做出了同样的“缩腿”动作。

  “我们成功了!”北京的脊蟾蜍做出了“缩腿”动作。远隔千里的两只蟾蜍之间,居然实现了神经信号的交流。这种不可思议的互感互动,引来了科学家们的关注,也引发了人们极大的兴趣。

  “在电影《阿凡达》中,美军上校是站在机器人里面来操纵机器人做出各种动作。有媒体把这个实验称作现实版的‘阿凡达’。但是,我们的实验远比电影里的复杂,将来有可能做到人无论在哪里,只要无线连通,就可以让机器人复制动作。”王志功笑着说。

  因为根据实验设想的方案,如果用“微电子神经桥”和无线传输系统,将一个机器人的信息系统与一个人的神经系统连接起来,那么,如果这个人发出与动作相关的神经信号,机器人即便在千里之外,也可以完成类似的高难动作。

  专家认为,这项技术在国防、航天等领域中,需要机器人在特殊环境下完成特种任务时,具有重要的应用价值。

  不过,截瘫患者从这项成果中看到的,是更为直接的应用。2月底,一封“自愿进行人体试验”的来信被送到了王志功的办公桌上。

  寄信人是江苏的一名退休教师。一年半以前,他患上了脊椎病,从此下肢瘫痪,一直住院治疗,但效果甚微。这位患者想让“微电子神经桥”帮助他实现神经系统的自体修复。尽管目前这项研究还没有进行人体试验,但他希望报名参与人体试验。一旦人体试验的时机成熟,他会首先尝到这项技术给截瘫患者带来的康复体验。

  来自患者的这一夙求,恰巧道出了王志功这项研究的初衷。

  外周神经与中枢神经(大脑、脊髓)一起,组成了完整的神经系统。之前,研究人员已经找到了让受损的外周神经康复的医学方法。例如,把一只狗的坐骨神经剪断后,通过手术可以让它再跳起来。不过,中枢神经损伤后的再生与功能重建,还属于世界生命科学领域中尚未攻克的难题。

  王志功曾经看到过一些数据,目前,美国有近百万的脊髓神经损伤病人。在我国7000多万的残疾人中,脊髓神经损伤病人估计超过了500万。脊髓神经损伤已经成为人类所遭受的最严重的外伤之一。

  国际上的研究已经证明,如果脊神经出现了损伤,用外周神经元去进行桥接,是行不通的。因为外周神经元的轴突无法长入脊髓与其中的中枢神经元形成接触。

  有一些科学家试图通过干细胞技术,诱导干细胞分裂成中枢神经细胞,以便进行修复。不过,这项技术虽然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要走出实验室,到真正的临床应用,还有很长的路。

  2004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组织全国重大研究计划,主要研究对象是系统级的微电子芯片,但以多位院士组成的专家组高瞻远瞩,将与化学和生物信息相关的跨系统芯片技术纳入支持范围。王志功、吕晓迎和顾晓松三位教授带领的跨学科团队不失时机地申报了项目,幸运地得到了支持。从此,他们开始了“微电子神经桥”的设计、制作和中断脊髓神经通道桥接的联合科学攻关。

  如今,“微电子神经桥”已经为解决“受损的中枢神经实现功能重建”这一世界难题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并已获得了中国的发明专利,今年也将获得国际发明专利的授权。

  根据实验构想,如果从健康人的运动中,探测出与动作相关的神经信号,就可以传递给瘫痪病人,帮助他们在神经信号的控制下,完成类似的动作。

  谈到接下来的工作,王志功坦言,他要弄清人体的脊髓中各个位置的神经所对应的肢体肌肉“靶点”,即知道当电极扎入脊神经的某一个点后,哪一块肌肉会做出相应的动作。而后,他们在中断脊髓两边有相同“靶点”的部位连接“微电子神经桥”,通过多条“桥”的协同作用,实现中断脊髓神经多条通路的连接,从而重建瘫痪肢体的活动功能。这项工作的复杂程度是可想而知的,需要大量的实验,并且需要和神经生物学家、临床医生等密切合作才能完成。

  王志功和吕晓迎两位教授领导的团队还在做另一项相关的研究:将来芯片植入人体后,利用人体外的一个发射装置,把电磁的能量通过感应传入芯片,使其获得电能,正常工作。

(责任编辑:马丽)

请去以下本文的‘回复’阅读更多的资料

Views: 1330

Reply to This

Replies to This Discussion

由飞蛾大脑控制的机器人
2009-12-22 | 访问次数:757 | 编辑:biia | 【
由飞蛾大脑控制的机器人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736 文章录入:阳新

北京时间11月2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在圣地亚哥举行的37届神经系统科学学会年会上,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研究人员展示了一种利用飞蛾的大脑脉冲来移动的机器人。

  这种机器人的构思来源于科幻小说迷。亚利桑那大学电和电脑工程学副教授查尔斯·希金斯和博士研究生蒂莫西·梅拉诺,向人们介绍了这一成果以及有关这种机器人运动的机械原理。希金斯表示,这个机器人的运动受到移植到飞蛾大脑中的一个微型电极的控制。具体来说,这是一个单一神经元,它的作用是在飞蛾飞行过程中保持它的视觉平稳性。这个神经元传输的电子信号,在机器人的基座里被放大,并通过一个数学公式,由电脑将这些信号转化成动作,让机器人开始运动。

  这只飞蛾被装在一个塑料管中,管子安置在6英寸高、有轮子的 机器人的顶部,飞蛾被固定住,无法动弹。为了让飞蛾模仿飞行动作,希金斯和他的科研组将这只飞蛾放置在一个环形平台的仪器中,这个平台周围是一个14英寸高的旋转墙壁,上面画着垂直条纹。飞蛾的神经元对条纹的运动产生反应,模拟飞行过程开始。飞蛾的大脑体积大约有一个米粒那么大。希金斯表示,虽然它很小,“但是它紧凑和简单的结构,能让科学家借助它进行有效的大脑研究。研制机器飞蛾成功得益于不断进步的神经系统科学概念。”

  神经系统科学学会每年举行一次会议,以检验科学家在大脑结构研究方面取得的进步,以及利用这方面的知识设计出的新装置。希金斯说:“将机械研究和人类身体机械学相结合,我们已经取得很大进步,人类在健康方面直接受益,例如研发的人工心脏等。不幸的是,我们在大脑和心脏研究方面,没有取得多大进步。科学在进一步了解大脑时受到阻碍。从某些方面来说,我们知道它如何运转,但是我们不清楚当大脑受损时,我们如何终止这一过程,或者修复它。”

  但是以后这种情况将会改变。到目前为止,希金斯能够让机器飞蛾向左转或向右转,但是无法让它向前或向后运动。目前它持续时间最长的运动纪录是88秒。希金斯的研究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和美国空军资助。两个部门资助这一工作的目的是,帮助我们更好的了解人类视觉的操作机制。希金斯的研究让大脑工程学又向前迈进了一步,这门科学将有助于人类修复大脑受损或取代丧失的大脑功能。(杨孝文)

美军方正秘密研制"电子动物特工"完成间谍任务

这听上去似乎是只有科幻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情节——包括美国军方在内的世界多个科研小组正在秘密研究一种匪
夷所思的“电子动物特工”:通过在苍蝇、甲虫、老鼠、飞蛾、鸽子和鲨鱼的大脑内植入芯片,从而远距离遥控它们寻找炸弹或刺探敌方运动,在完全不被敌方察觉的情况下,就能完成各种危险的“间谍任务”!

动物脑中植入电极,打造“终极特工”

这一惊人秘闻是由即将出版的《新科学家》杂志披露的。包括美国军方在内的世界多个科研小组目前正试图在飞蛾、甲虫、老鼠、鸽子和鲨鱼的大脑中植入电极芯片、电池乃至摄像机,从而让它们变成难以察觉的“终极特工”。

与机器人相比,这种“电子动物特工”有许多优势,譬如,鲨鱼、飞蛾和老鼠都有着惊人的嗅觉,可以探测到极微量的化学物痕迹。而一旦在它们的身体内暗藏了遥控装置,就很难和其他普通动物区分开,堪称“完美特工”。《新科学家》称:“下一次如果一只飞蛾停靠在你的窗户上,你说话时一定要小心了。因为它实际上可能是一个特工——一种新一代的电子昆虫,它们的神经被植入了晶片线圈,从而可以远距离遥控它们的运动!”

“老鼠特工”:身绑摄像机寻找炸弹

“电子动物特工”研究项目的重要资助者中有美国军方五角大楼和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目前DARPA已经在这一研究项目上投入了巨额资金,并成功研制出了电池驱动的“甲虫特工”和可遥控的“老鼠特工”。

这些“老鼠特工”训练之后,它们可以闻出某种特定气味——譬如人体或者炸药的味道,从而可以寻找炸弹或者人质,而它们的运动是由植入其大脑的电极来控制的。此外,“老鼠特工”身上还安装有摄像机,可以将它们在执行任务时拍摄到的画面实时传给特工主管。

以色列政府对“老鼠特工”的研究十分感兴趣,并试图让它们来寻找爆炸案后的幸存者。但是,美国军方已经停止资助“老鼠特工”的研究。因为尽管“老鼠特工”体型足够大、可以轻松地背负照相机或者其他设备,但同时它们的体型也让它们很难隐藏到周围环境中,极易被发现。

  “苍蝇特工”:100米外执行“间谍任务”

因此,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又转而研究另一种体型更加小巧的“昆虫特工”。“昆虫特工”针对的主要是飞蛾、苍蝇、甲虫之类会飞或爬行的昆虫。DARPA的计划是在这些昆虫还是幼虫或者蛹的阶段,将微晶片植入它们的体内,令晶片成为其身体的一部分。当这些昆虫长大后,它们就将变成一半是昆虫、一半是机器的“生物机器人”。

DARPA的终极目标是研制出一种飞行距离超过100米的“苍蝇特工”,通过电子脉冲遥控它的飞行方向,只要没有发出新的指令,“昆虫特工”就可以始终保持静止或者飞行状态。而一旦到达目的地之后它们将原地待命,直到接到新命令之后才再次离去。从理论上说,通过对“昆虫特工”进行远距离遥控,可以指挥它们寻找炸弹或刺探敌方运动,在敌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完成各种危险的“间谍任务”!

“鲨鱼特工”:深海秘密跟踪敌船

利用同样的原理,目前美国军方研究人员还成功研制出了“鸽子特工”和“鲨鱼特工”。一个由DARPA资助的研究小组通过植入芯片技术记录鲨鱼的脑部活动,观察气味、电磁场等不同变化与鲨鱼脑部神经原活动的对应关系。

据称,从理论上讲,在找到二者之间的关联后,就可以控制鲨鱼展开监视活动,从而将向来以凶猛狡诈著称的鲨鱼变成“生物机器人”,远距离指挥它们在深海秘密跟踪刺探敌方船只的运动。美国海军还希望充分利用鲨鱼对水中电流信号的天生的探测能力,跟踪海面货船上遗漏的化学品踪迹。

科学家研发大脑植入装置 可意念探查物体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15844150.html

晨风

2011年10月10日09:41 手机看新闻


  
借助这套系统,猴子已经可以借助“意念”来探查物体


  北京时间10月10日消息,据《自然》杂志网站报道,一个国际研究小组最近开发了一种大脑植入装置,它可以让猴子使用意念控制一条虚拟手臂去探查物体。这一装置的出现代表了义肢技术发展一个飞跃,将来的患者将不再需要完全依赖视觉反馈,而是可以借助意念来进行很多操作。

  这一小组由美国杜克大学的米格尔·尼古拉斯(Miguel Nicolelis)领导,他们将一个电极植入两只猴子的大脑运动皮质和躯体感觉皮质内。大脑运动皮质是脑部负责管理躯体自主动作的区域,而躯体感觉皮质是大脑内负责处理躯体输入信号的区域,尤其对触觉敏感。

  这两只猴子接受了训练,学会只借助其大脑来操纵一条虚拟手臂去探查计算机屏幕上出现的图形。被植入大脑运动皮质的电极会纪录大脑中出现的运动指令意图并将这一意图传达给虚拟手臂。而当虚拟手臂根据这一信号移动到图形上相应位置时,一个反馈信号会被发送给猴子的大脑躯体感觉皮质,从而提供一种虚拟的“触觉”。

  在一项特别设计的任务中,被试猴子能够完成识别两个外形相同的图形的任务,其中一个在进行虚拟触碰后会有虚拟“触觉”信号激励,而另一个图形触碰后不会有任何形式的“奖励”。尼古拉斯表示,这一实验证明,大脑可以在事实上没有发生任何皮肤接触的情形下完成对“触觉”信号的识别。研究小组已经将这一研究成果的相关论文发表在了近期的《自然》杂志上。

  他说:“我们并不知道动物本身究竟得到了何种感知,但是能够人为地将其大脑反应与一个虚拟手臂连接起来,还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进行这一实验的主要技术挑战在于如何避免“感觉输入”信号与运动皮质产生的运动指令两者之间产生相互干扰,因为负责记录和接受反馈信号的电极是被植入于相关联的脑组织中的。研究人员最终采用交替进行信号记录以及反馈记录的方式解决了这一问题。每一过程分别耗时100毫秒,交替进行。

  来自热那亚意大利技术研究院的神经科学家史蒂芬诺·潘萨里(Stefano Panzeri)并未参与这项研究,但是他对此进行了相关评论。他说:“这样做会给感觉信号和运动信号之间的协调带来一些制约。但是由于动物已经学会如何使用这些信息,这显示即便有这样的这些制约,大脑仍然能够进行有效的信息交换。”

  另一位神经科学专家,英国莱切斯特大学的罗迪戈·奎安-奎罗戈(Rodrigo Quian Quiroga)对此评论称,这种双向信号交流是迈向开发意念控制技术的关键一步。之前的类似尝试都依赖视觉反馈,这对于义肢使用者来说是一种不太理想的方案。他说:“如果你想要够到并抓住一只杯子,视觉反馈不能帮助你达到目的,只有触觉感受才能告诉你究竟自己有没有抓牢这个杯子,要是你没有抓牢你自己却不知道,你试图拿起来时它就会掉下去。”

  事实上,感觉信息确实是尼古拉斯团队研究中力图要包括进去的大目标之一,这也是整个“重新行走”项目的宏大目标。这个项目是一个国际联合计划,其目标是设计并发展一种“辅助外骨骼系统”,帮助那些严重残障的人士重新站起来行走。

  尼古拉斯说:“这一成果将在我们未来几年内即将进行的临床应用上具有重要意义。”他希望在“重新行走”项目的帮助下,他的这一套大脑-机器互动平台系统将能够在2014年的巴西世界杯上进行首次展示,因为巴西正是尼古拉斯的家乡。他希望将由一位四肢瘫痪的病人借助这套系统开出第一个球。(晨风)

美科学家用光控制大脑神经 可让小鼠熟睡或振作

2012-07-04 10:21:27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北京) 93人参与

0(0)

核心提示: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艾德·博伊登进行小鼠实验,试图用光来控制大脑神经,研究光遗传学。利用光,可让小鼠满地跑,蠕虫停止摆动,猴子呼呼大睡。研究者期待,未来这项技术能够应用在人身上,可这是否意味着,将来人类的大脑将被操控于科学家的手上?


艾德·博伊登
艾德·博伊登

光遗传学原理示意图
光遗传学原理示意图

一只生活在实验室的小鼠,谁也说不清它在想什么,但是美国人艾德·博伊登却准确地知道,它接下来会去做什么。

不需要魔法,也没有机关,这位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站在玻璃箱外,只需要按下开关,让一道光闪过。

如同灯泡会随着开关亮灭,刚刚还在精神抖擞地踱着步的小鼠,会突然困得张不开眼皮,当即趴下进入梦乡。如果博伊登希望它“振作一下”,这只小鼠则会在一道光闪过后,乐此不疲地在并不宽敞的“窝”里绕圈跑起步来。

“我们关注的是两件事,理解大脑,同时治疗脑部疾病。”博伊登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用光来控制大脑神经,这正是他所研究的新兴学科——光遗传学。

这道让小鼠满地跑的光,还曾让蠕虫停止摆动,让猴子呼呼大睡。研究者期待,未来这项技术能够应用在人身上,让癫痫病人平静下来,让焦虑症患者甩掉不安,让阿兹海默综合症患者记忆重现。

可是,伴随着这些看似美好的前景,人们难免担心:这是否意味着,在不远的将来,人类的大脑将被操控于科学家的手上?

一扇打开神经细胞的“闸门”

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工程学系的办公室里,不认识博伊登的人大概会疑心这是个占用教授办公室的学生。他常常穿着休闲T恤,用钢笔在白纸上涂涂画画,认真记下“接下来我要做什么”的任务列表。尽管他有漂亮的双眼皮,却像熬夜打游戏的大学生一样,总是耷拉着眼睛,好像老是没睡醒。

但是,一旦进入实验状态,博伊登就像瞬间变了一个人。这个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科学家盯着设备目不转睛,在电脑前双手利落地输入复杂的程序,就连说起话来,都像是录音机开启了两倍速度播放,语速飞快。

做实验的时候,博伊登更会领导着研究团队,一丝不苟地推进每一步——他们先在小鼠的颅骨上打一个洞,用病毒使大脑神经细胞表达光敏感的离子通道,在脑袋上穿一条光纤,像大辫子一样长长地接在外面。然后在每个工作日,不依不饶地训练小鼠适应实验环境,直至它有资格进入玻璃箱,参与实验。

事实上,眼前这位只有33岁的男人,已经是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工程学系、脑和认知科学学系的双料教授,早在2006年就入围学校评选出的全世界最杰出科技青年才俊名单,如今已是全世界最前沿的生物技术学科“光遗传学”的创始人之一。

由于光遗传学的破天荒意义,学术界顶级期刊《自然》杂志在2010年将其列为“年度最受关注科技成果技术”。而博伊登笔下,以第一人称所写的记录,也成了该学科的珍贵原始资料,被命名为《光遗传学的历史:开发用光控制大脑的工具全过程》。

“2004年8月4日凌晨1点,我到了实验室,把培养过的神经元放到显微镜下,观察它对光的反应。”博伊登在文中写道。“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当蓝光闪过,我所修订的第一个神经元就作出了准确的反应。”

博伊登所做的事情,简单地说,就像是阿里巴巴发现了大盗金库的通关密码是“芝麻开门”,他找到了精确开关神经细胞的钥匙——光。

在实验中,他把光敏感的基因准确地植入大脑神经细胞上,就像是为这些细胞装了一扇光控闸门,当特定光传到这些细胞之上时,它们会开合细胞大门,让它们活跃起来,或者安静下来,从而精确地实现对特定神经元的控制。他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准确控制造成脑部疾病的细胞,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

那时候只有25岁的博伊登恐怕还不知道,摆在他面前的不止是一次实验成功的惊喜,更是一门崭新的学科——光遗传学。

在此之前,读神经科学的博伊登一直朝着一个电学工程师和物理学家的方向发展,他自由地学习感兴趣的课程,在理解生物学的同时形成了电学工程的思维体系。

在博伊登撰写博士论文的时候,他每见到一个科学家,就会抛出一个同样的问题:“一个自然科学研究者,应该设计什么样子的工具,帮助人类更好地理解大脑?”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博士期间的实验室讨论中诞生了。满脑子想着电流和电子元件的博伊登,和拥有丰富临床经验的合作伙伴卡尔·戴斯洛常常讨论到深夜,寻找精准地控制特定大脑神经的方法。

终于,在那个炎热的夏天深夜,博伊登发现了这把打开大脑神经秘密的钥匙。他并没有马上庆祝,而是一个人熬着夜,认真总结实验结果,然后给戴斯洛发了封邮件:“我很累,但也很兴奋。”

面对里程碑似的研究结果,同为光遗传学先驱人物的戴斯洛可没有博伊登的简洁和冷静,他用连续5个感叹号才表达出自己的感受:“这真是太棒了!!!!!”

一项尚存争议的科技创新

讲起潜力无限的光遗传学,原本就语速飞快的博伊登会兴奋地把语速再加一倍,如机关枪一般蹦出一个又一个想法,快到连研究同一领域的中国学者张嘉漪,都会跟不上他的思路。

“其实,长期以来人们都在寻找一种用光来控制神经活动的技术。脑细胞每次的放电活动在1毫秒左右,之前的技术大多只能控制在100毫秒甚至1秒钟的尺度之内,但现在的技术却可以精确到1毫秒,能够精确地控制神经细胞的活动。” 现为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的张嘉漪说。

而博伊登的发现,让他有机会实现这样的目标:“世界上有超过10亿人患有脑部疾病,却鲜有有效治疗方案。我们希望能够帮助受疾病折磨的人接受更精准的治疗。”

以癫痫为例,癫痫症的发生是因为大脑某部分细胞过于活跃,目前医学对策是药物治疗,甚至摘除那部分活跃脑细胞。但光遗传学的对策是,给那些过度活跃的细胞装上能对光反应的“门”,通过光来控制这部分细胞的活动,“在症状发作的时候,让那部分大脑休眠一会儿,等症状全部消失,再让大脑恢复到原来的阶段”。

这种“指哪儿打哪儿”的精确治疗,让许多研究者对这项技术寄予厚望。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生物学教授戴维·安德森形容说,普通药物治疗就像是拿一大桶汽油往针眼大的油罐里加油,总会有那么几滴掉进油桶里,但是大部分汽油洒在桶外,造成的副作用可能大于它的好处。

“我们的技术希望用光源来控制脑细胞,就像是把一个活跃的系统诱骗到稳定的状态里去,直接切断造成问题的线路,超精准地控制感光蛋白。虽然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实验数据,但我们充满了期待。”博伊登说。

但是,似乎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跟这些科学家一样,为这项科技创新欢呼。

英国《卫报》刊登了对博伊登的专访文章,在已经被关闭的讨论区里,只留下了这样一则评论:“在此我严正声明,我绝不同意任何科学家,在任何情况下,用以上提及的方法碰我的大脑,不管那时候我得了什么病。”

作为光遗传学方向的先驱,博伊登自己也考虑过技术可能会带来的伦理问题。“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有一种公开、透明的交流机制,可以就任何话题展开讨论,从而让社会自己决定如何做才是正确的。”博伊登说,他所期待的,是科学及医学界能够与所有人展开对话,让这种技术能够尽可能广泛地造福于人类。

只不过,有时候这种对话却不见得令人安心。在一次演讲后,主持人在听完了博伊登介绍自己的研究后,迟疑地问道:“我是不是听到你说,你可以用两种颜色的光来控制大脑,就像电灯开关一样?”

“没错。”博伊登干脆地回答。

“就像小鼠一样,它的每个嗅觉、听觉、触觉,都能被整合成0和1所构成的代码?”主持人追问,“所以,我们的每一个神经冲动,都像计算机二进制代码一样,能被编码、解读?”

“是的,我们希望借此发现哪些神经代码可以带来特定的行为、想法和感觉,从而更准确地解读我们的大脑。”博伊登依然语速飞快地回答。

这种类似于计算机的研究方向似乎让主持人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他盯着博伊登,一字一顿地问:“你的意思是,将来有一天,你就能下载记忆,甚至上传记忆吗?”

博伊登像个刚刚解出一道数学难题的小学生,笑眯眯地低头回答说:“嗯,这项工作很复杂,但正是我们在努力研究的。我们在尝试标记大脑数据,记录信息,并把信息输回大脑。”

然而这句话却像是击中了主持人的某根神经,他愣了一下才吐出一句话:“好吧,那……那大概会改变一些事情吧。谢谢你。”

一个尚待了解的崭新世界

但在张嘉漪看来,人们不必担忧。这项2006年前后才正式出现的技术,“发展虽然迅速,但远远还没有达到让你能够探测到别人在做什么、在想什么,甚至控制别人的程度”。

目前,这件事情只会发生在那些生活在实验室里的小动物身上,比如每一只都编有数字编号的实验鼠,或者每个都有名字的实验猴子。在美国做研究的时候,实验室里她最喜欢的一只猴子,叫做“南瓜”。

张嘉漪说,发生在“南瓜”身上的实验距离临床实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近几年才出现的光遗传学,很多设想现在还处于实验室阶段。虽然现在美国已经开发了无线信息接收设备,但到现在为止,要使用这种技术依然是一件很扎眼的事情——要做开颅手术,头顶上总要顶着一条像甩不掉的大辫子一样的光纤,还要时刻担心感染的危险……

不过,这项颇有前景的学科所面临的这些问题,都是刺激研究者继续实验的动力。

“我第一次看到这些东西,是在戴斯洛的一次演讲中,他展示了早期的一些数据,我当时脑子里只有一句话,‘上帝啊,这太棒了!’” 身为神经学家的洛瑞·弗兰卡回忆说。“那时候我在想,目前这个领域我已经了解了很多,现在我终于有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去了解。”

张嘉漪也发现,她回国后,一下子成了最受欢迎的人。开学术会议的时候,常常有人感兴趣地跟她讨教关于光遗传学的事情。而现在在国内,光遗传学的研究也开始在越来越多的实验室开展。

作为开创这一学科的鼻祖,博伊登也越来越忙了。他的“接下来我要做什么”任务列表排得密密麻麻,现在已经计划到30年后了。

但是,此时此刻,这张列表上的许多事情都要无条件推迟甚至暂停,其中包括放弃参加英国工程技术学会授予他30万英镑的颁奖仪式,或者推迟接受《科学》等顶级期刊的采访,因为这个年轻的科技先锋,即将做父亲了。

虽然这个男人可以像魔法师一样,精确控制实验室的小鼠甚至猴子的行动,但此刻,他也像父亲一样,惴惴不安地守在已到预产期的妻子身边,紧张地等待着自己的女儿降生。

芯片指挥大脑 轻松控制食欲

2013-03-30 15:33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今晨电 英国广播公司(BBC)28日报道,英国研究人员设计出一款“智能”微芯片,通过作用于交感神经抑制食欲,实现减肥。这款芯片即将进入动物实验阶段,有望在3年内开始临床试验。

  微芯片开发项目由帝国理工学院的克里斯·图马佐和史蒂夫·布卢姆教授主持。欧洲研究委员会为该项目斥资900万美元。芯片是一个“智能植入式调制器”,直径只有几毫米,通过卡夫电极连接腹膜腔内的交感神经。芯片和电极可以读取和处理交感神经内食欲的电信号和化学信号,随后,芯片向大脑发送信号,降低或阻止进食欲望。

  “它只是一个非常微小的植入物,设计中没有副作用,只是以自然的方式抑制食欲,”布卢姆说,“大脑会收到如同从肠道传来的信号,一如平常餐后收到的信号,这些信号告诉大脑,不要再吃了,消化道内满是食物,你已经不需要再进食。”

  英国医学研究理事会临床科学中心高级临床科学和肥胖问题专家托尼·戈德斯通说,帝国理工学院的项目显示了一种“激动人心的新方法”。他说,刺激交感神经的方法还未进入主流,它的效果与胃肠起搏器相似,但这可能是一种值得开发的新方法。“我们需要更简单、更便宜、日常方便操作的方法;不像胃绕道术和其他一些减肥手术,(微芯片)植入可以取出,这是另一优点。”

译者言:脑控技术不是一种科幻技术,而是已经被秘密大规模应用的成熟技术。此篇文章揭露了美国及北约国家大规模植入芯片脑控实验的过程,这种实验目前仍然持续在各个国家,当然包括中国。这些实验是不人道的,而且被美国军事情报机构刻意隐瞒,其授意精神医生编写的《精神医学诊断统计手册IV》便试图掩饰脑控的存在。此篇文章言语所用辞藻平时而不带有感情色彩,并且表达了对脑控科技的极大担忧。 在现实生活中,译者就曾经碰到自言脑控技术的受害者(这些人大量集结于百度脑控吧或者脑电波吧,而且建有qq群),部分被迫自杀或者杀人。可见其残酷与血腥。所以这是人类史的阴暗一页,而这些目前还不为大众所知。所以关注这项技术,让这项技术曝光于社会公众眼中,是有责任感的人应该去做的事。
此文网络出处:http://electronicharassment.weebly.com/microchip-implants-mindcontr...
此文现实出处:芬兰语报刊杂志《镜子》,是医学生和医生的报纸,具有36年历史。
译者qq:573795648
Microchip Implants, Mindcontrol, and Cybernetics
The following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the 36th-year edition of the Finnish-language journal, SPEKULA (3rd Quarter,1999). SPEKULA is a publication of Northern Finland medical students and doctors of Oulu University OLK (OULUN LAAKETIETEELLINEN KILTA). It is mailed to all medical students of Finland and all Northern Finland medical doctors. Circulation 6500.

 

微芯片植入物,脑控和控制论
此篇文章摘自于具有36年历史的芬兰语日报《SPEKULA》(第三季度, 1999)
《SPEKULA》是奥卢大学的北芬兰医学生和医学的出版物。它被邮寄到所有医学芬兰学生和北部芬兰医生。发行量为6500!
MICROCHIP IMPLANTS, MINDCONTROL AND CYBERNETICS
by Rauni-Leena Luukanen-Kilde, MD
Former Chief Medical Officer of Finland

In 1948 Norbert Weiner published a book,CYBERNETICS, defined as a neurological communication and control theory already in use in small circles at that time. Yoneji Masuda, "Father of Information Society," stated his concern in 1980 that our liberty is threatened Orwellian-style by cybernetic technology totally unknown to
most people. This technology links the brains of people via implanted microchips to satellites controlled by ground-based super-computers.
在1984年,Norbert Weiner出版了一本名为控制论的书。它涉及到神经交流和控制理论已经在那时被小范围应用。Yoneji Masuda(某日本人),-信息社会学之父,在1980年表达了他的担忧,他认为我们的民主已经被奥威尔式的大众不知情的控制论技术所威胁。这种科技用陆基超级电脑通过植入芯片把人脑和人造卫星连接起来


The first brain implants were surgically inserted in 1974 in the state of Ohio, U.S.A., and also in Stockholm, Sweden. Brain electrodes were inserted into the skulls of babies in 1946 without the knowledge of their parents. In the 50's and 60's, electrical implants were inserted into the brains of animals and humans, especially in the U.S., during research into behavior modification, and brain and body functioning. Mind control (MC) methods were used in attempts to change human behavior and attitudes.
Influencing brain functions became an important goal of military and intelligence services.
第一例脑植入案例是在1974年用外科手术的办法植入,发生在美国的俄亥俄洲和瑞典的斯德哥尔摩。1946年,脑电极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偷偷植入婴儿头骨。在五六十年代,电极植入物在行为矫正和大脑功能研究中被放置到人的动物的头骨中,尤其是在美国。脑控的方法被用来改变人类行为和态度。影响大脑功能成为全球军事情报机构的重要目标。


Thirty years ago brain implants showed up in xrays the size of one centimeter. Subsequent implants shrunk to the size of a grain of rice. They were made of silicon, later still of gallium arsenide. Today they are small enough to be inserted into the neck or back, and also intravenously in different parts of the body during surgical operations, with or without the consent of the subject. It is now almost impossible to detect or remove them.
30年前,脑植入物在x光下显示的大小为一厘米。随后的植入物缩小到一粒米的大小。植入物开始时用硅,后来用砷化镓制造。现在它们小到足以植入颈部或者背部,或者在外科手术的时候通过静脉注射的方式,在不通过目标同意的情况下。现在几乎不可能探测或者移除它!

 

It is technically possible for every newborn to be injected with a microchip, which could then function to identify the person for the rest of his or her life. Such plans are secretly being discussed in the U.S. without any public airing of the privacy issues involved. In Sweden, Prime Minister Olof Palme gave permission in 1973 to implant prisoners, and Data Inspection's ex-Director General Jan Freese revealed that nursing-home patients were implanted in the mid- 1980's. The technology is revealed in the 1972:47 Swedish state report, STATENS OFFICIELLA UTRADNINGER (SOU).
现有技术已经可以做到在新生儿中植入芯片,然后能够在他一生中追踪识别他。这类计划正在美国被秘密讨论而没有对涉及的隐私问题进行任何公开的播报。在瑞典,Olof Palme总理在1973年准许在犯人身上植入芯片, 数据检查局的前任局长披露在家服刑的犯人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被植入芯片。这个技术在1972:47瑞典国家报告被披露。

 

Implanted human beings can be followed anywhere. Their brain functions can then be remotely monitored by
supercomputers and even altered through the changing of frequencies. Guinea-pigs in secret experiments have i concluded prisoners, soldiers, mental patients, handicapped children, deaf and blind people, homosexuals, single
women, the elderly, school children and any group of people considered "marginal" by the elite experimenters. The published experiences of prisoners in Utah State Prison, for example, are shocking to the conscience. ·
被植入的人能够在任何地方被追踪。他们的脑功能能够通过变换频率被超级电脑监视和改变。被实验者选定的“实验材料”有犯人,士兵,精神病患者,残障儿童,聋哑人,同性恋者,单身女人,老年人,学校儿童以及被认定“边缘的”任何一群人。例如,已出版的犹他州监狱实验,是对良知的巨大震惊。


Today's microchips operate by means of low-frequency radio waves that target them. With the help of satellites,
the implanted person can be tracked anywhere on the globe. Such a technique was among a number tested in the Iraq war, according to Dr. Carl Sanders, who invented the intelligence-manned interface (IMI) biotic, which is injected into people. (Earlier during the Vietnam War, soldiers were injected with the Rambo chip, designed to increase adrenaline flow into the bloodstream.) The U.S.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s (NSA) 20 billion bits/second supercomputers could now "see and hear" what soldiers experience in the battlefield with a remote monitoring system (RMS). When a 5-micromillimeter microchip (the diameter of a strand of hair is 50 micromillometers) is placed into optical nerve of the eye, it draws neuro impulses from the brain that embody the experiences, smells, sights and voice of the implanted person.
Once transferred and stored in a computer, these neuroimpulses can be projected back to the person’s brain via the microchip to be re-experienced. Using a RMS, a land-based computer operator can send electromagnetic messages (encoded as signals) to the nervous system, affecting the target's performance. With RMS, healthy persons can be induced to see hallucinations and to hear voices in their heads.Every thought, reaction, hearing and visual observation causes a certain neurological potential, spikes, and patterns in the brain and its electromagnetic
fields, which can now be decoded into thoughts, pictures and voices.。Electromagnetic stimulation can therefore change a person's brainwaves and affect muscular activity, causing painful muscular cramps experienced as torture.
今天的技术通过低频无线电波作用于微芯片来操控它们。在卫星的帮助下,被植入的人能够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被追踪到。这样的技术是在伊拉克战争中被测试的之一,根据来自Carl Sanders 博士的消息。他发明了“智能操纵界面(IMI),这是一种注入目标体内的(芯片)。(在更早的越南战争中,士兵被注射了兰博芯片,这是一种被设计来增加流入血液肾上腺素的芯片)美国国安局的20亿比特每秒的超级计算机能够通过一个远程监视系统(RMS)“看到和听到”士兵在战场上的经历。当一个5微毫米芯片(头发丝直径是50微毫米)被放到眼睛的视神经时,它能绘制被植入对象的经历,味觉,视觉和声音信息。当传输和存储到电脑后,这些神经冲动能够通过植入物被发送回人脑而重新体验过去的场景。用RMS系统,一台陆基电脑操作中能够发送编码后的电磁信号到神经系统,影响目标的表现。用RMS系统也可以让健康人被诱导产生幻觉和幻听。每一个想法、反应、听觉和视觉观察结果引起大脑中的某种现在能够被解码为思想、图像和声音的神经电位、突起和模式,及其电磁场。电磁的刺激能够改变一个人的脑波,影响一个人的肌肉活动,产生令人痛苦的肌肉抽搐,就像酷刑一样!


The NSA's electronic surveillance system can simultaneously follow and handle millions of people. Each of us has a unique bioelectrical resonance frequency in the brain, just like we have unique fingerprints. With electro-magnetic frequency (EMF) brain stimulation fully coded, pulsating electromagnetic signals can be sent to the brain, causing the desired voice and visual effects to be experienced by the target. This is a form of electronic warfare. U.S. astronauts were implanted before they were sent into space so their thoughts could be followed and all their emotions could be registered 24 hours a day. The Washington Post reported in in May 1995 that Prince William of
Great Britain was implanted at the age of 12. Thus, if he were ever kidnapped, a radiowave with a specific frequency could be targeted to his microchip. The chip’s signal would be routed through a satellite
to the computer screen of police headquarters, where the Prince’s movements could be followed. He could actually be located anywhere on the globe. The mass media have not reported that an implanted person's privacy vanishes for the rest of his or her life. S/he can be manipulated in many ways. Using different frequencies, the secret controller of this equipment can even change a person's emotional life. S/he can be made aggressive or lethargic. Sexuality can be artificially influenced.

Thought signals and subconscious thinking can be read, dreams affected and even induced, all without the knowledge or consent of the implanted person. A perfect cyber-soldier can thus be created. This secret technology
has been used by military forces in certain NATO countries since the 1980's without civilian and academic populations having heard anything about it. Thus, little information about such invasive mind-control systems is available in professional and academic journals.
NSA的电子监视系统能够同时跟踪和对付数百万人。我们每个人大脑中都有一个独特的生物电磁共振频率,就像我们有独特的指纹。随着电磁频率(EMF)脑部刺激被完全编码,脉冲电磁信号能够被发送到大脑,产生被目标感受到的期望的声音和视觉效果。这是“电磁战”的一种形式。美国宇航员在他们被送入太空之前被植入以便他们的思想能够被跟踪,所有他们的情绪能够被一天24小时地记录。华盛顿邮报在1995年三月报导,英国的威廉王子在12岁时植入了芯片。因此,如果他一旦被绑架,一个特定频率的无线电波可以对准他的微芯片发射。芯片的信号能够被从卫星被追踪到警察总局的电脑屏幕上,由此可以追踪王子的移动轨迹。他能够在全球被定位。大众媒体不曾报道一个被植入的人的隐私在他或她的余生中荡然无存。她/ 他能够以许多方式被操纵。利用不同的频率,这一设备的秘密控制者甚至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情感生活。她/ 他能够被使得具有侵犯性或者嗜睡。性欲能够受到人为影响。思维信号和潜意识思想能够被阅读,梦境被影响,甚至被诱导,所有这些都是被植入人所不知道或者未同意的。一个完美的电子士兵由此诞生。这一秘密技术自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被用于某些“北约”(NATO)国家的军队,而平民和学术界人士不曾听说任何相关消息。因此,关于这种侵犯性心理控制系统在专业和学术刊物上几乎没有多少可获得的信息。


The NSA's Signals Intelligence can remotely monitor information from human brains by decoding the evoked potentials (3.50HZ, 5 milliwatt) emitted by the brain. Prisoner experimentees in both Gothenburg, Sweden and Vienna, Austria have been found to have [missing word] brain lesions. Diminished blood circulation and lack of oxygen in the right temporal frontal lobes result where brain implants are usually operative. A Finnish experimentee experienced brain atrophy and intermittent attacks of unconsciousness due to lack of oxygen.

Mind control techniques can be used for political purposes. The goal of mind controllers today is to induce the targeted persons or groups to act against his or her own convictions and best interests. Zombified individuals
can even be programmed to murder and remember nothing of their crime afterward. Alarming examples of this phenomenon can be found in the U.S.
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信息情报系统能够遥远的监视从人脑发出的(3.5Hz。5毫瓦特)的诱发电位信息。在瑞典的哥德堡,维也纳和澳大利亚的犯人实验中发现它会带来脑损伤。脑部植入通常运作的地方减弱的血液循环和右颞额叶的缺氧产生。一名芬兰被试经历了脑萎缩和由于缺氧导致的间歇性昏迷的发作。脑控技术能够被用于政治目的。今天,世界范围的脑控者能够诱导目标人物或者团体违反自己的信念或者最大利益。(被脑控)变得痴呆的个体甚至能够被规划来谋杀并且事后对他们之前的犯罪完全失忆。这些令人惊恐的案例能够在美国被找到。


This “silent war” is being conducted against unknowing civilians and soldiers by military and intelligence agencies. Since 1980 electronic stimulation of the brain (ESB) has been secretly used to control people targeted without their knowledge or consent. All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agreements forbid non-consensual manipulation of human beings — even in prisons, not to speak of civilian populations. Under an initiative of U.S. Senator John Glenn, discussions commenced in January 1997 about the dangers of radiating civilian populations. Targeting people’s brain functions with electromagnetic fields and beams (from helicopters and airplanes, satellites, from parked white vans, neighboring houses, telephone poles, electrical appliances, mobile phones, TV, radio, etc.), is part of the radiation problem that should be addressed in democratically elected government bodies. However, there is currently no interest by any national government to seriously address this issue. In addition to electronic MC, chemical methods have also been developed. Mind-altering drugs and different smelling gasses affecting brain function negatively can be injected into air ducts or water pipes. Also, bacteria and viruses have been tested this way in several countries.
这场“沉默的战争”被军事的和情报的机构对不知情的平民和士兵实施。自从1980年以来,电子大脑刺激已经被秘密用于控制选定的人群。所有国际人权协议禁止任何非自愿的人类操控-即使监狱也不例外,更不用说公众人群。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首先提议下,在1997年一月开始了对公众人群辐射的危险性的讨论。以电磁场和射束(来自直升机和飞机、卫星,来自停泊的车辆、相邻的住宅、电线杆、电器、移动电话、电视和收音机等)瞄准人们的脑功能是应当被民主选举的各国政府所设法解决的辐射问题的组成部分。然而目前没有任何国家政府有意严肃地面对这一问题。 除了电子脑控之外,也有发展化学方法的。能改变大脑意识的药物和影响大脑功能的不同气味的气体能够被注射进通风管道和水管中。而且还有细菌和病毒在不同国家被用这些方法来测试。


Today's supertechnology, connecting our brain functions via microchips (or even without them, according to the latest technology) to computers via satellites in the U.S. or Israel, poses the gravest threat to humanity. The latest supercomputers are powerful enough to monitor the whole world’s population. What will happen when people are tempted by false premises to allow microchips into their bodies? One lure will be a microchip identity card. Compulsory legislation has even been secretly proposed in the U.S. to criminalize removal of an ID implant. Are we ready for the robotization of mankind and the total elimination of privacy, including freedom of thought? How many of us would want to cede our entire life, including our most secret thoughts, to Big Brother?
Yet the technology exists to create a totalitarian "New World Order." Covert neurological communication systems are in place to counteract independent thinking and to control social and political activity on behalf of self-serving private and military interests. When our brain functions are already is connected to supercomputers by means of radio implants and microchips, it will be too late for protest. This threat can be defeated only by educating the
public, using available literature on biotelemetry and information exchanged at international congresses.
今天的超级科技,在美国或者以色列通过微芯片连接大脑(或者甚至不用微芯片,根据最新科技)严重的威胁人道主义。最新的超级电脑威力足够强大,它能监视全球人口。如果人们被诱惑或者欺骗植入芯片,世界会发生什么?强迫植入的立法进程甚至在美国开展,它将宣告ID植入为非法行为。我们已经为变得像机器人一样、隐私完全消除-包括自由思考的权利被消除准备好了么?我们中有多少人愿意放弃我们整个生活,包括最隐私的想法,来把这些送给独裁政府?或者说这个科技的存在是为了创造一个极权主义的“世界新秩序”。 隐蔽的神经交流系统替代了个人独立思考,被用来控制社会和政治活动,来实现自私自利的个人和军队的利益。当我们的大脑已经被微芯片和植入物广播连接到超级电脑时,说抗议就太迟了!若要消除这种威胁,只能通过教育公众,用有效的基于生物遥测术的文学和国际会议的信息交流。


One reason this technology has remained a state secret is the widespread prestige of the psychiatric DIAGNOSTIC STATISTICAL MANUAL IV produced by the U.S.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APA), and printed in 18 languages. Psychiatrists working for U.S. intelligence agencies no doubt participated in writing
and revising this manual. This psychiatric "bible" covers up the secret development of MC technologies by labelling some of their effects as symptoms of paranoid schizophrenia. Victims of mind control experimentation are thus routinely diagnosed, knee-jerk fashion, as mentally ill by doctors who learned the DSM “symptom” list in medical
school. Physicians have not been schooled that patients may be telling the truth when they report being targeted against their will or being used as guinea pigs for electronic, chemical and bacteriological forms of psychological warfare. Time is running out for changing the direction of military medicine, and ensuring the future of human freedom.
这种技术之所以保持为国家秘密,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一本用18种语言出版过的,由美国精神病学会出版的名为《精神医学诊断统计手册IV》的广泛传播的书的高声望。为美国军事情报机构工作的精神病学者毫无疑问参与过此手册的撰写和修订。这本精神病学的“权威书籍”掩盖了脑控技术秘密发展,它把脑控技术造成的效果定为偏执型精神分裂症的症状。脑控实验的受害者被例行公事般的诊断,进行膝反射测试,被在医学学校学习的“权威书籍”列出的症状诊断为精神病患者。内科医生没有在学校被传授过当病人报告说他们被违反意愿的被各种电子的,化学的和细菌学的心理战作为小白鼠一样的攻击目标时,他们或许在讲出真相。为保证人类未来的自由,改变军队的做法,我们已经快没有时间了!

Reply to Discussion

RSS

Badge

Loading…

© 2020   Created by Soleilmavis.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