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pink

Worldwide Campaign to stop the Abuse and Torture of Mind Control/DEWs

印度禁止警方对嫌犯下药获取供词

http://www.lygnews.com/www/zhxw/webinfo/2010/05/06/1272632554846221... 

2010-05-06 14:47  来源: 国际在线(北京)       

【连云港新闻网】
  国际在线5月6日报道 据英国《泰晤士报》5日报道,印度最高法院裁定,印度警方将不再允许对嫌犯使用“吐真剂”,因为这种做法是违宪的。

  据悉,“吐真剂(Truth Serum) ”一词的创始人是美国妇产科医生罗伯特·豪斯。1920年罗伯特·豪斯注意到,注射麻醉剂东莨菪碱后,患者进入一种特殊的镇静状态,竟然会在无意识状态下准确地回答问题。由此豪斯大胆猜测:东莨菪碱或其他麻醉剂也许可以让人如实回答问题,或许可借此审问犯人。他将具有这类效果的药物称为“吐真剂”。

  印度最高法院的这项判决剥夺了警方以及调查员历来经常使用的一个工具。印度首席法官巴拉克里斯南(K G Balakrishnan)表示,让嫌犯使用静脉麻醉剂硫喷妥钠后进行问话的行为是违反宪法的,任何嫌疑都不应该被迫成为一个对自己不利的证人,以后测谎仪和大脑映射(brain mapping)法也都被视为非法行为。

  据悉,麻醉分析为了让嫌犯处于镇静催眠状态中下意识地回答各种问题,在审讯过程中被多次使用。印度孟买之前发生过一起数百人伤亡的连环恐怖袭击案,为了从唯一被活捉的恐怖分子口中获取真实情报,印度警方对其使用了“吐真剂”,并成功获取了一份长达7页的审讯笔录。印度警方还用这种方法“解决”了不少棘手案件。

  但是研究者研究后发现:使用“吐真剂”后,嫌犯所“吐”的并非全是真话。“吐真剂”让人处于镇静催眠状态中下意识地回答各种问题,但是麻烦之处在于,人有主观意识、潜意识、无意识三个层次。当主观意识被压抑到最大程度时,潜意识成为主导反应的行为中枢,会出现很多诡异的现象,比如幻觉;在这种状态下提供的信息并非完全的事实之全貌,而可能存在潜意识的夸张或者部分省略,而且回答者极易受到询问者的暗示和影响。同时“吐真剂”对于那些有精神疾患的人群完全无效,因为精神疾患者出现的幻听幻视和虚构记忆,主要是大脑病变引起,因此他们自身对这部分“假话”深信不疑。

请去以下本文的‘回复’阅读更多的资料

Views: 750

Reply to This

Replies to This Discussion

凤凰遭民警猥亵跳楼坠亡少女体内验出迷奸粉
2010/09/30 07:14 来源:长江商报 发表评论
本文导读:阳新16岁少女阿红凤凰古城游玩,不堪受辱坠楼身亡,5名嫌疑人中有当地警方人员。昨日,凤凰警方向死者家属通报了尸检结果。尸检结果称:阿红系高坠致死,其体内含有氯胺酮(K粉)成分,阴道内只有本人生物成分。
氯胺酮其实就是“K粉”的学名,一种白色晶体状粉末,它可以溶于水后饮用。氯胺酮能产生一种分离麻醉状态,吸食或饮用后,人的身体会成僵直状、浅镇静状、遗忘与显著镇痛,并能使人进入梦境、出现幻觉。
http://msn.ynet.com/view.jsp?oid=69586455
美国记者曝光CIA绝密“迷幻药实验”内幕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68292/11562653.html
该怪中情局“迷幻药实验”

  然而日前,在“邪恶面包”事件已经过去近60年后,美国调查记者HP·小阿尔巴雷利却在他的新书《一个可怕的错误:弗兰克·奥尔森的谋杀和中情局的秘密冷战实验》中披露了一个惊人的内幕:法国那些村民集体精神错乱并不是因为吃了感染了霉菌的面包,而是因为美国中情局用“迷幻药”对他们进行了绝密的大脑控制实验。

  据悉,小阿尔巴雷利是在调查美国陆军特别行动师的生化学家弗兰克·奥尔森1953年突然“自杀”横死事件,查阅美国中情局的文件时偶然发现这一真相的。

  小阿尔巴雷利称,当法国小村发生“集体疯狂”事件后,那些调查此案和提出“邪恶面包”理论的科学家都是在为瑞士著名的山德士制药公司工作,而该公司当时又一直为美国中情局和美国陆军秘密提供实验用“迷幻药”。小阿尔巴雷利发现的一份中情局文件显示,一名中情局特工和一名山德士制药公司人员在交谈中提到了“蓬圣埃斯普里村的秘密”,这份中情局文件称发生在法国的怪事并不是由霉菌、而是由一种叫二乙胺的迷幻药引发的。

  5700名美军也成“实验鼠”

  小阿尔巴雷利还对奥尔森的两名前同事进行了采访,他们都说法国的集体疯狂事件是美国中情局和美国陆军对那些村民秘密进行“大脑控制实验”的结果。在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军方和中情局对“精神控制”发起了大规模的研究计划,而法国蓬圣埃斯普里村的村民都当了“实验鼠”,中情局特工一是将二乙胺迷幻药喷撒到当地的空气中,二是用迷幻剂偷偷污染了当地的一些食品。

  小阿尔巴雷利称,他最重要的证据来自一份美国白宫在1975年发送给洛克菲勒委员会成员的政府文件,其主要内容是调查中情局的虐待案和滥用权力事件,文件中包含了一些法国人的名字,他们曾是美国中情局的秘密雇员,这份文件中还直接提到了“蓬圣埃斯普里村事件”。小阿尔巴雷利称,从1953年到1965年,美国中情局为了将迷幻药开发成一种“进攻性武器”,不仅拿外国村民做试验,甚至还拿5700名毫不知情的美军士兵作为“实验鼠”。

  小阿尔巴雷利称,他的消息来源没有人知道法国情报机构当时是否清楚美国中情局在“邪恶面包”事件中扮演的角色,美国媒体称,法国情报机构负责人已经要求中情局对此事做出解释,尽管法国情报机构发言人否认了这一说法。针对小阿尔巴雷利新书中的指控,美国中情局至今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精神控制实验之药物实验 ...德国纳粹打造机器人式士兵内幕

二战时期,为了独霸地球,纳粹德国曾展开许多先进武器的秘密实验。这些实验的具体内容已经被陆续曝光。然尔,有一项秘密工程直到最近还一直不为外人所知,它就是被希特勒寄予厚望的“D-IX试验”----打造机器人式战士。

德国汉堡市刑事犯罪学家沃尔夫.坎普发现,二战时期,纳粹一直梦想研制一种药物。士兵服用它之后,就会变得跟机器人一样,不知劳累,勇猛无比,不折不扣地执行上级的命令。希特勒希望依靠这些机器人式的士兵,征服全世界。

这项名为”D--IX试验“的秘密工程始于1944年,试验地点是臭名昭著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当时,集中营的工作人员看到18名囚犯每天都沿着一个半圆形的广场跑步,每个人都背者重达20公斤的背包。他们沿着跑道跑了一圈又一圈,中间没有任何停顿。他们在干嘛?

即使在集中营里面,除了奥德.南森,估计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些跑步者到底在干什么。南森是德国著名极地探险家的儿子,当时已经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化学家,深受纳粹重用。他受纳粹委派,负责研制一种神奇药物。士兵们一旦服用了它,就会变得像机器人一样不知劳累,而且绝对服从命令。当那些跑步者在广场上一圈接一圈不停地奔跑之时,南森就站在附近观察这些跑步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几年以后,南森曾经对外界透露,当时他是在进行”意志巡逻“训练,经过他训练的士兵可以连续奔跑90公里。然而,他说的这些话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

事实上,希特勒的化学家们当时正在进行一项秘密试验。他们想知道,那些跑步者到底能坚持多长时间。一开始,他们看到,这些可怜的囚犯情绪很高。囚犯们边跑边唱,有的人甚至在跑步的过程中吹起了口哨。然而,连续跑了24小时后,跑步者一个接一个地栽倒在地,当即毙命。18个试验者只有几个人未被累死。

随后,纳粹化学家们又开始在另外一批囚犯身上试验另一种新药。他们把这种药称为”D--IX”,这也是整个试验的代码。新药由可卡因和其他数种药配置而成。当时,第三帝国的领导人相信,如果这种药试验成功,那吗德国士兵将变成不知劳累,无所畏惧的士兵,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

德国汉堡市刑事犯罪学家沃尔夫。坎普认为,“D--IX”药片是希特勒下令上马的最后一次秘密研制计划。当时,战事对纳粹德国极为不利。纳粹军队被击溃的消息不时地传到希特勒的耳朵里。所以他想拥有一种神奇的小药片帮助自己?

众所周知,二战爆发前,纳粹一直在塑造自己的正面形象,包括反对吸食毒品。甚至在1993年还有研究人员认为,纳粹从本质上是反对吸食可卡因的,因为早在20世纪20年代,可卡因就曾让欧洲的波希米亚士气低沉。但是,事实是,当希特勒开始做起征服世界的美梦时时,他便毫不犹豫地让他的士兵服用这类药物,试图把他们变成没有思维的机器人。

战争一开始,西线的纳粹军队服用一种被称为“PERVITINE”的安非他明药物。纳粹领导人相信,在这种药物的刺激下,他们的军队会产生强烈的求胜欲望,变得勇敢无比。当时,负责生产这种安非他明药物的是柏林一家名叫蒂米尔(TEMMEL)的公司。在1939年4--12月这段时间里,蒂米尔的公司共向纳粹陆军和空军输送了2900万片PERVITINE。德军最高司令部下令,包括蒂米尔在内的任何熟知内情的人都要保密,否则格杀勿论。纳粹失败后,人们在纳粹的一些官方文件里发现了一种代码为OBM的药物,但一直没有搞清楚它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其实,这种药物就是PERVITINE。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纳粹显然低估了PERVITINE的副作用。这种药物能够上瘾。如果不吃药,士兵们很快就成了废人。1939年,德国医生前往西线调研,发现了士兵长期服用PERVITINE导致注意力不集中,以及多起士兵服用PERVITINE过量导致死亡的事故。医生的警告也成了耳旁风。在战争最后几年里,几乎每一个德国士兵的行军包里都有这种危险药物。当时,不管士兵说哪里疼,军队内的卫生员都会给他们开PERVITINE的方子。

在二战结束前的几个月里,虽然纳粹军队兵败如山倒,但希特勒并没有放弃反败为胜的希望。虽然战争已经接近尾声,纳粹高层还是要求加快神奇药物的试验。

第三帝国的领导人下令批量生产“D---IX”新药,时间是在1944年3月16日。这天,VICEADMIRAL海尔穆特.海耶在一个有药理学家和小军事单位指挥官参加的会议上表示,他们研究出一种新药,可以帮助德国士兵在紧张的形势下坚持更长的时间,让德国士兵比平常更情绪高涨。二战结束后,海耶成为负责防卫问题的联邦德国议院代表。

海耶的讲话受到了德军的重要人物奥托.斯科特塞尼的支持。当时,斯科特塞尼也在为他的部队寻找一种新药。在与柏林纳粹总部的领导人进行了一次详细的交谈之后,一组科研人员便集中在基尔大学,由奥切霍夫斯基负责,其任务就是研制并批量生产这种药物。刑事犯罪学家坎普相信,该计划一定得到了希特勒的批准,因为类似的计划不经希特勒批准,根本无法实施下去。

奥切霍夫斯基和其他数名科研人员在基尔大学实验室里埋头苦干了好几个月,最后终于研制出德国需要的这种药物,一片药中含有5毫克可卡因,3毫克PERVITINE,5毫克EUCODAL(一种基于咖啡的镇痛药)。和合成可卡因一样,这种药片由米尔克(MERK)公司生产。

说起合成可卡因,就不能不提到德国空军的战斗机飞行员。一战时期,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战斗机飞行员的作用,增加飞行架次,德国空军高层让飞行员服用米尔克公司提供的合成可卡因。据说这种类似鸡尾酒的药物已经由德国小型潜艇的艇员们试验过了,试验地点就在基尔湾。

斯科特塞尼要求给他送去1000片新药。他想首先在部分士兵身上作以下试验。刑事犯罪学家沃尔夫.坎普研究发现,那次试验结果令斯科特塞尼十分兴奋。他把试验结果向纳粹高层作了通报。纳粹高层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下令在人身上进行更加彻底的实验。

于是,本文开头的那一幕出现了:集中营中的囚犯们背着20公斤重的背包每天连续跑步24小时。试验的目的就是要看看“D--IX”药物到底能让人坚持多长时间。

当时的医疗记录显示,几名参加试验的人每天即使只是短暂地休息两三次,仍然感觉很好。有一份记录这样写到:尤其是服用这种药物后,士兵的睡眠时数大大减少,这对提高战斗力是非常重要的。这种药足以使人丧失行为能力和意志力。换句话说,“D--IX”把常人变成了机器人。

这些试验的结果让纳粹高层很兴奋。他们计划让整个德军都服用“D--IX”药物。然而,这种药物并没有批量分发下去,因为盟军在1944年冬季和1945年春季发动的攻势一浪高过一浪。纳粹政府迅速垮台,神奇药物的美梦也以破灭而告终。

哥伦比亚惊现“洗脑”毒品 可将人变成“人偶”(图)

这种俗称“魔鬼呼吸”的毒品能够抹杀人的自由意志和记忆(视频截图)

国际在线专稿: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哥伦比亚近日惊现一种可怕的“洗脑”毒品,这种毒品能够抹杀人的自由意志和记忆,将人变成受犯罪分子控制的“人偶”。

这种毒品被称为东莨菪碱(scopolamine),俗称“魔鬼呼吸”,具有极高的致幻作用,是从南美洲一种名叫Borrachero的常见树中提取出来的。犯罪分子会在街头将“魔鬼呼吸”喷在受害者的脸上,或将其偷偷加进饮料里给受害者饮用,几分钟内,受害者就会变成完全受犯罪分子控制的“人偶”,而且在恢复正常后对自己在毒品作用下的所作所为不会有任何记忆。

在“魔鬼呼吸”的影响下,有的受害者遭到强奸,有的将自己银行账户里的钱全部取出送给犯罪分子。一名受害者甚至将罪犯带回家,帮助他将家里所有的东西打包带走。

利用致幻毒品进行的犯罪在哥伦比亚如此猖獗令人震惊,专家猜测,这可能与当地过去的毒品文化和战争有关。(陈述)

 

哥伦比亚“魔鬼呼吸”成分其实是晕车药(图)

迷药“魔鬼呼吸”是一种没有气味的白色粉末。

“魔鬼呼吸”是从这种哥伦比亚常见的古老植物中提炼的。

国外媒体报道不可信

“@江宁公安在线”王警官这么说:

“魔鬼呼吸”成分其实是晕车药

“最危险迷药”的报道在微博上引发热议,不少网友表示担心“魔鬼呼吸”被不法分子带入国内进行违法犯罪。南京江宁公安分局的官方微博“江宁公安在线”昨日发表文章,否认了这则报道的可信度。记者昨晚采访了文章作者,“江宁公安在线”的博主王警官。他表示,自己主要是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得出这一结论的。扬子晚报记者焦哲

证据1:“魔鬼呼吸”是一种常见的晕车药

王警官告诉记者,他早就在微博上发表过文章,告诉大家所谓的“迷魂药”、“洗脑药”是不存在的。昨日在微博上又看到了这则报道,他也查阅了《每日邮报》的报道,结果发现文章指出,“魔鬼呼吸”的化学名称其实是东莨菪碱。

“我碰巧有晕车的毛病,知道它其实是一种常见药用品。”王警官说,所谓的“东莨菪碱”是一种极其常见的化学药品,是不少晕车药和止痛药、止咳药的主要成分。这种药物在我国自古就被广泛使用,主要是通过从曼陀罗花中提取得来,相传神医华佗发明的麻醉剂“麻沸散”的主要成分就是它。由此可见,所谓的“魔鬼呼吸”就是一种常见的、很早以前就被人们广泛使用的日常药品,并非什么神奇的新型“毒品”。

证据2:不可能通过“喷脸”实现“洗脑”

王警官说,关于“东莨菪碱”的药物作用究竟怎样,他曾咨询医药界人士,自己也查了不少资料。结果了解到,东莨菪碱对人确实有致幻作用,但是这种作用有两个前提:一个是致幻作用时间短,二是需要使用大剂量的东莨菪碱。而且,大剂量的东莨菪碱要对人体起作用也需要通过静脉注射或口服得以实现,并且有可能导致受害人当场死亡。“人都死了,还谈什么骗钱骗色,花这么高成本犯罪也不值啊。”

王警官认为,像报道中所描述的“将其喷在受害者的脸上”通过人的呼吸系统实现作用,是不可能的。一来是通过呼吸系统达到药效时间太长,二来这样被人体有效吸收的药物也太少,达不到剂量。”王警官开玩笑说,如果犯罪分子企图通过“喷脸”达到目的,其自身也面临严重威胁,所以没有罪犯会傻到冒自己也被“洗脑”的危险。“如果这时候受害人吹口气或者打个喷嚏,那罪犯自己是不是也中毒了?”

证据3:警方未正式接触过“迷药”案件

王警官说,就目前国内,甚至是全球的警方实际工作来看,尚未接触过任何一起“迷药”案件。他说,现实中确实有犯罪分子使用化学药品弄晕受害人进行犯罪的案例,比如大家所知道的“麻抢”(麻醉抢劫)。但弄晕受害人和控制受害人的意志是两个概念。王警官说,即使“魔鬼呼吸”真的存在并且真的起作用,那么受害人也会是迷迷糊糊,连自己说话、走路都不能做主,又谈何被“控制”呢?

他说,现实中往往有不少受害人报警时会有类似遭遇“洗脑”、被犯罪分子下药“控制”的描述。但警方调查发现,这些受害人做类似描述往往是为了维护自己在家人、朋友面前的形象而编织的谎话,并非真的遭遇“迷药”。“比如有些诈骗案、抢劫案,受害人由于贪婪或者好色上当吃亏了,不好意思承认,换了这样的说法,自己面子上也能过得去。”

美媒:新化学物质使老鼠记忆力增3倍

2013年06月17日 14:38 来源:中国日报网


新化学物质使老鼠记忆力增3倍

【美国每日科学网站6月14日报道】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弗朗西斯科分校研究细胞如何对生物应激作出反应的科研人员发现,向老鼠体内注入一种类似药物的小分子后,老鼠的记忆力会得到提高。

这项研究报告的资深作者、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弗朗西斯科分校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学教授彼得·沃尔特博士说,这种分子发挥作用的生物化学通道或许有一天会被用来提高人类的记忆力。这种分子的发现以及在老鼠体内进行记忆力测试的结果已于5月28日在在线科学杂志eLife上发表。

在与这项科研有关的一次记忆力测试中,普通老鼠在注射这种化学物质后,其再次确定水下平台位置的速度几乎比注射安慰剂的老鼠快3倍。

此外,注射这种化学物质的老鼠可更好地记得与其不喜欢的刺激物有关的线索,这种恐惧条件反射或有助于老鼠避免被捕食。

沃尔特说,很显然,研究结果表明,虽说具备能使记忆力达到最高限度的最佳生物化学机能似乎很重要,但进化过程似乎并未提供最佳生物化学机能。

沃尔特说:“进化过程似乎并未使记忆达到最优状态,否则我们就无法按照此次科研的方式提高普通健康老鼠的记忆力了。”

该校小分子研发中心在对10万种化学物质进行甄选后才挑选出了这种有助于提高记忆力的物质。它可干扰细胞内的保护性生物化学通道,当细胞无法将蛋白质折叠成工作形态时,保护性生化通道就会被激活。

但该校博士后研究员卡梅拉·西德劳斯基发现,在蛋白质折叠触发这种反应的生化通道之外,这种化学物也会发挥作用,这就会对所谓的综合应激反应造成范围更广的影响。在这种反应过程中,多条生物化学通道会在一个关键的单分子上汇合,这是一种被称为eIF2-α的蛋白质。

沃尔特说:“阻止eIF2-α活动会抑制记忆力。”这可能是细胞或有机体加强其他适应能力造成的一种进化后果。

沃尔特说,关闭eIF2-α会降低大多数蛋白质的产量,其中一些蛋白质可能是形成记忆所需的。但阻止eIF2-α活动还会增加几种有助于细胞应对应激的关键蛋白质的产量。

该校科研人员确定的这种化学物质名为ISRIB,即综合应激反应抑制物。科研人员发现,ISRIB可抵消细胞内eIF2-α失活造成的影响。沃尔特说:“ISRIB表现出很好的药物动力学特性,它可轻松跨越血脑屏障,在老鼠体内并未显示出明显毒性。”他说,这些特性还表明,ISRIB可能是研发人类用药的一个理想起点。

Reply to Discussion

RSS

Latest Activity

Robin Yan posted a blog post

They at once shut down my internet when I suddenly type " remotely control...".

UN UN Human Rights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Canadian GovernmentThey at once shut down my internet when I suddenly type " remotely control...".If they don't commit psychological  torture, why do they at once shut down my internet? ; why do they hack everything?…See More
1 hour ago
Zaza Green replied to Misato Katsuragi's discussion Health and vape
"Hello! I also have trouble sleeping and often have insomnia. This is terrible, it happens that I do not sleep for several days and it depresses me. Recently my wife found cbd oils uk and I tried to take the oils daily, after a week I began to sleep…"
5 hours ago
Greg Garza liked Gretta Fahey's blog post Please Sign 'The Neuro Specific Human Rights Proposal.
5 hours ago
Greg Garza liked Gretta Fahey's blog post Please Sign 'The Neuro Specific Human Rights Proposal.
5 hours ago
Lez commented on Sonar♦0's group Victimes Francophone De "Mind Control".
"Dans le billet précédent, il fallait lire : oscillateur , comme matériel à l'origine de signaux fabriqués en proximité."
6 hours ago
M is now a member of Peacepink
7 hours ago
CLS posted a status
"TIs write down on paper 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this tech and your experience. It is beneficial in many ways. To others and you."
8 hours ago
Mathiew Burkett liked Gretta Fahey's blog post Please Sign 'The Neuro Specific Human Rights Proposal.
13 hours ago

Badge

Loading…

© 2020   Created by Soleilmavis.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