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pink

Worldwide Campaign to stop the Abuse and Torture of Mind Control/DEWs

各位难友,就在几天前,在QQ上,一个叫“桃花仙子”的找到了我。开始他说他是高级警察,后来他说他是秘密警察,是上面的人派他和我接触的。我记得就在我在高三复读、家里没有钱供我读大学我感觉穷途末路之时,那些科学家就将我引入了试验,后来,当我在家受尽了长达6年的精神摧残和煎熬之后,我猜想,是否我又在同样的穷途末路的情形之下,那些科学家才对我开始新的行动。果然,就在我在家里实在呆不下去,同时我家面临山穷水尽、穷途末路的时候,那些科学家开始派人和我接触了。他就是“桃花仙子”。从中,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关键词---“极限”。仔细想一下,那些科学家精神摧残我们也都达到了极限的尽头。我能肯定这个“桃花仙子”的确是科学家派来的,或者,根本就是那些科学家本人。

我们进行了语音对话。大家听说过这个词没有:“模糊策略”。这是政治术语。同样,“桃花仙子”对我也采取了这种高超的“模糊策略”。我向他提出了很多尖锐又清晰的问题,他的回答,既模糊又清晰、既吐露了重要信息又有极大的保留,最后,使我虽然相信了他但是,大脑仍不得清醒。我对他说,为什么科学家对我总是这么模糊,他说:“会越来越清晰的”。

他承诺过我,半个月后,会给我寄点钱花,元旦过后,会派人来我家解决我父亲退休养老金的问题的。我当时很高兴,晚上睡觉时,也不为家里的未来担忧焦虑得睡不着觉了。

他对我说:全国几乎每一个县有一个监测的对象;主席很关心我们;上面的人知道我们所有的情况;全世界到处都有试验品,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事;我是他们的重点关注对象,因为,只有我的博客最接近真相;科学家分南北两方;上面有两种意见,一种是将我们敷衍塞责掉,另一种就是,为我们负责。

各位难友,赶快加他的QQ吧,他的QQ是:840312739。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证据能证明,他就是科学家本人,那就,QQ上------他居然知道我的心理和大脑思维。


这当然是最高机密,通过卫星无知觉破译控制脑电波

根据我的个人经历,我发现那些科学家至少掌握了这么几种高科技:
1,能破译大脑任何部位、任何皮层的所有信息。

2,能毫无知觉的、毫无创伤的控制大脑。

3,能淡化甚至洗掉大脑记忆甚至是潜记忆。

4,能制造真实的幻觉。

5,能给大脑安插不存在的记忆片段。

6,能利用大脑磁场看到你所有的未来和过去。

7,能利用你大脑和地球的空间磁场将你进行空间、时间转换----你能在一秒种之内从北京走到悉尼,时空在你身上可被扭曲(这是我在北京和小时侯的经历)。当然,还有更多更惊人的,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这么惊世骇俗、震惊世界的高科技革命不是高度机密才怪。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人类就进入了“读脑时代”,在“冷战”的时代背景下被严密保守的秘密。
人类脑计划的基本概念起源于80年代早期。1997年人类脑计划在美国正式启动。目前人类脑计划正在向着全球发展,欧洲和日本相继启动了脑研究计划,我国已加入全球脑计划,成为第二十一个成员国。

这儿有个昭然若揭的全球性秘密:那就是人类在20世纪60年代就已经开始掌握“阅读大脑”的技术,可以把人类大脑的思维活动、记忆、反应显示在电脑显示器屏幕上。由于时代的局限性,没有政府、组织、个人正式出面承认该技术的存在与发展现状,难得的蛛丝马迹也是一闪而过、遮遮掩掩。
21世纪初,此技术已发展到无线远程、大量同步监测重点对象“所闻、所见、所思、所感”的水平;及自动化处理、数据库管理监测到的内容的水平。

各位难友,其实发生在我们身上事情真相是:中国科学家正在通过卫星进行远距离捕获、破译大脑电波研究人脑的试验。各位难友,在中国官方网站上很容易找到“人类脑计划”-------中国已成为“全球人类脑计划”第20个成员国。而且“全球人类脑计划、神经信息学工作组中国代表”是唐一源教授,另外,中国科学院的唐孝威院士也是中国脑计划总负责人。
2002年,国际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的科学论坛批准建立以美国为牵头国家的神经信息学工作组,起规定:成员国之间可以利用电子网络寻求协作伙伴,进行数据交换和科研协作,并共同承担科研任务、共享科研成果。目前,国际性神经信息工作群已经成立,国际间科研大合作已经开始,全球性神经信息电子网络已开通。

我们可以细想:“全球人类脑计划”已成立,那么,那就意味着各国科学家已有了研究大脑的高科技,并且,各国科学家正在进行大脑研究的工作,那他们正在研究哪些人的大脑呢?是志愿者?还是囚犯?但,如果是这些人的话,那科研范围也太小了,脑研究收获会不大,那,又会是谁呢?--------啊,难友们,不是我们又会是谁呢?

脑科技革命正在悄悄地、然而又轰轰烈烈的来到。全世界各大小国都在你追我赶地运作人类脑计划。现在谁做得最多,谁将来就会拥有最多的知识产权。

另外,从外国媒体的《美秘密试验欲控制人脑》的新闻报道中我们可以知道,各国拼命的运作人类脑计划不仅仅为了在激烈的竟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而且也为了-------不让在脑科学领域遥遥领先的美国在未来战争中和政治大阴谋中占据绝对优势。因此,我猜想,各国政府也是迫于这种压力做出了“强迫大量公民做高残酷的脑试验”的选择。当然,也还有别的原因吧。如,各国科学家面对几十亿公民如此丰富的脑研究资源,能不情不自禁的选中几千人畅通无阻、酣畅淋漓的尽情研究吗?

既然,他们能强迫我们做如此残酷的试验而不会招来国际文明是势力坚决的抗议和抵制,那么这些科学家一定用什么理由说服了他们,是什么呢?严峻的形势还有给我们这些试验品诱人的补偿吗?不管怎样,人权始终应该是至高无上的,而且,人是有精神的,补偿不能收买一切。目前,这还是很多人知道但还不能统一在媒体面前、在全世界面前公开的秘密,因此,试验具有高度的隐蔽性,也因为脑科技革命和极致残酷的脑试验对世界的轰动性太大,争议也太大吧。

为什么试验如此残酷简直就是极致的残酷呢?对我们进行至少长达五年连续不断、反复的、野蛮卑鄙的精神摧残,直至摧残致疯、在摧残到想要自杀来解脱难以忍受的痛苦的程度的时候,才开始有所收敛。为什么要如此残酷?如此阴暗?如此令人发指?如此灭绝人性?而我只是个渴望得到文明关爱的娇弱女孩。我个人猜想,这么做无非还是为了研究人脑,为了大大加强大脑尤其是大脑深层的神经信号,直至我们疯掉甚至再也活不下去为止,所以,那些科学家就采用了纳粹式、流氓式、畜生式的手法了。

我认为,通过卫星远距离捕获破译人脑电波、精神摧残研究大脑的试验,目前还是个秘密,天大的秘密。因此,为了掩饰这个秘密,稳定局面,几乎所有的试验品都被深深的误导,看不到真相,而且,控制我们的大脑,让我们反抗意志懈怠,甚至淡忘这件事。并且,国际社会暗中达成共识------目前,不允许公开承认这个事实。所有人,所有高高在上的人,都必须遵守。这就是,这么巨大的事,这么极为严重的、各国国家本应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事,国家却不向我们做出任何解释和交代。

另外,想想看,这种高科技带来得种种政治和军事效应。说不定,各国在前段日子用这种高科技进行过轰轰烈烈、你死我活的让整个银河系都震惊的明争暗斗。集中体现在美日台对台湾人大脑的控制,还有,美国在很早的时候,就根据各个种族有相同的大脑电波,就对别的种族的大脑施加影响,如:让中国人更自卑、灵性更贫乏、心气更弱、更堕落,尤其是那些官员;让日本人更不能容忍中国的崛起;让俄罗斯人更颓废,等等。但是现在,根据我每天对新闻节目的观察,我认为,现在,国际已经为此达成和解,并且使之规范。

2001年10月4—5日,我国科学家赴瑞典参加了人类脑计划的第四次

工作会议,成为参加此计划的第20个成员国。许多科学家认为,我

国的神经信息学的总体研究水平落后于发达国家,今后10年是神经

信息学快速发展的阶段,也是竞争性最强的阶段。今后十年这个词

是关键。今后10年是神经信息学快速发展的阶段,也是竞争性最强

的阶段。而我们被引入试验大多是从2001年或2002年,2002年加

十,就是2012年,可以推测,2012年,残酷的研究人脑的试验将会

结束。


我又失业了

我都找过5、6份工作了,要么嫌我手脚不利落,太文雅,要么就是听别人说我是精神病患者。

昨天,我在梅尼超市面包房工作了一天,又被退掉了。

因为,超市里几乎所有的员工都跑过来对老板说我是精神病患者(甚至说我母亲也是)。

因为,我总是对着天空自言自语。天啊,我的难友们,你们知道的,那是我正在用大脑思维对

那些科学家说话。

总之,我在自己的家乡是无法找到工作了。

甚至,现在,我更本不能工作。因为,为昨天的事,我相当激动,倍受打击,大脑的病情更严

重了,好痛,像要炸了一样。快要完全精神失常的感觉,夜晚也睡不着,我想需要吃安眠药。

现在,我的大脑也很痛。我母亲昨天为我的悲惨哭了。我该怎么办呢?

上帝啊,人权在哪儿?昨天,我在床上时,那些科学家对我说了很多话,他们的声音依然很

小,不过比以往大。他们说:“你的大脑损伤严重”。

各位难友,你们可不可以把那些科学家对你们的过程详细的写下来,开头的、还有现在的,无

头无脑,不知情的人是看不懂我们的博客的。好吗?

Views: 6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Peacepink to add comments!

Join Peacepink

Latest Activity

Jeremy C A Paul left a comment for Lauren C
"I'm not sure what's targeting you but I do know that Lilly wave/ pulses were first knowingly used by US military during Gulf War (1990/ 1991) piping voice into mind of Iraqi soldiers ordering them to surrender (established by Dr Robert…"
5 hours ago
Cat commented on Cat's blog post Direct energy weapons discussed by Matt Bracken while on infowars
"Hi Stephen, I can not find the segment on infowars either nor on Matt Bracken's website.  I thought for sure that infowars would have it posted on their site somewhere.  All the body and mind effects of direct energy weapons he listed…"
6 hours ago
Profile IconYun Lau, Amy Rayboun, Jennifer Palacios and 1 more joined Peacepink
6 hours ago
Jeremy C A Paul left a comment for Lauren C
"not too sure about "satellite beam" but an electromagnetic wave of microwave frequency or higher can reach satellites, eg:  as used by your WiFi for iPhone.. radio cannot escape the ionosphere that keeps the atmosphere in as…"
7 hours ago
Jeremy C A Paul left a comment for Lauren C
"Lilly wave is the shape of the waveform, commonly referred to as a biphasic pulse (refer attachment-  +'ve ... Zero ... -'ve) with the Zero required to give the neurons time to respond to the first impact before being…"
7 hours ago
Lauren C replied to Lauren C's discussion What shielding methods worked for all of you?
"Can I ask, why do you think it is this Lilly wave? I think I am targeted from a satellite beam of some kind. Is this the same thing?"
8 hours ago
Jeremy C A Paul replied to Lauren C's discussion What shielding methods worked for all of you?
"You are most likely dealing with electromagnetic waves of radio/ microwave wavelength (as per Ms Soleilmavis's post.. I've been chatting with her and we've narrowed down the most probable and portentous "emf to "Lilly wave/…"
8 hours ago
Lauren C posted a discussion

What shielding methods worked for all of you?

I think I am dealing with satellite beams, but I'm not sure what kind.See More
10 hours ago

Badge

Loading…

© 2021   Created by Soleilmavis.   Powered by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