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故事(In Chinese) (32)

我是怎么每天“听”着“颅骨里的声音”被美国人利用的(7)

今天我在“颅骨里的声音”“听”到有关中国高中生要参加高考、中国人技术移民到加拿大、中国人考外语留学的事。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在“颅骨里的声音”“听”到这些内容。我是自从2010年年初突然开始在大脑颅骨里“听”到说话声音(这种声音我自己听得到,周围的人听不到)。之前,2006年冬天,我在加拿大卡尔加里生活时,开始发现有卫星跟踪感、监视感,不仅在室外,还有室内。2006年12月,回国探亲时,我在北京也发现有卫星跟踪感、监视感。2007年1月,我回到卡尔加里后,在我租住的公寓的房顶上“听”到噪音-Noi

Read more…
0 Replies

我是怎么每天“听着“颅骨里的“声音”被美国人利用的(5)

3月1日,因为我之前工作过的英国时空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也叫ACCA代表处)给我支付了很低的工资,所以,在我发现证据后,我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提交了我的起诉,告这家外企公司。可是,从那天开始,我发现我的大脑丢失思想、忘事等很严重。而且,这半个月,我还在我的大脑颅骨里的Voice to skull“听”到很多事,有:和法官对思想;在电视上看到人大会议召开的新闻时,让我“听”、“琢磨”中国的立法和法律;有几天,让我“听”、““琢磨”中国人和加拿大白种人的婚姻、混血儿、世界的人种、土著人、邓文迪、默

Read more…
0 Replies

我已被摧残成为一名大脑有病的残疾人,很痛苦

我是一名自从2006年冬天开始发现有卫星跟踪感和监视感的美国卫星武器的受害者,至今,已经被摧残了6年多时间。我已经在这个网上写了几篇“我的受害故事”。自从被美国的卫星武器对准后,我一直在生病,至今,已被秘密摧残成为一名大脑有病的残疾人,我感到很痛苦。2010年以后,我向加拿大移民局申诉我的加拿大永久居民枫叶卡;去年,又到北京的法院起诉我工作过的外企公司,可是我发现美国人在我上法庭的过程中秘密向法官、律师、加拿大移民局的人等使用脑控武器,并且一直摧残我的大脑和健康,至今,我不仅无法在法庭上赢,还已

Read more…
0 Replies

我的计算机被美国人远程连网、攻击

我是现在居住在北京的一名美国卫星武器的受害者,我的受害经历是从2006年冬天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居住时开始的,我在"My page"写过我的受害经历......自从2007年5月回北京之后,我发现我使用过的计算机被远程连网过几次,分别在:公司、家中和图书馆。我想把我的受害经历写下来。发生的事是:2009年,在公司里,我发现Windows操作系统的桌面上多了一个图标,打开看之后,发现是一个Microsoft Powerpoint文件,内容是菜谱;2010年春天,在家里,我正在Microsoft Wor

Read more…
0 Replies

从我受到脑控迫害后写和寄投诉信说起

  我受到脑控迫害是1999年3月,从1999年到2004年我被秘密警察用控制武器折磨和摧残了6年,6年的被折磨迫害也让我充分了解控制武器的功能和此武器的恐怖性,为此写了《什么是秘密杀人的电子生物武器?》,让大家对控制武器(脑控武器)有正确的了解,同时也让我知道控制者不是普通的流氓混混,而是国家政法部门,控制者伪装成流氓混混是为了迷惑受害者,实际上他们就是在政法部门工作的流氓混混,且家人都在政法部门做高官。
  
  受到脑控迫害后,想了各种方法摆脱脑控,我的头脑简单,第一个想到的是上访,到北京上访

Read more…
0 Replies

我是怎么每天“听着“颅骨里的“声音”被美国人利用的(3)

今天是2013年1月8日,我很开心收到版主的信,知道她正在努力地向美国的FBI、CIA写Case。我期待着2013年里,美国政府里有好人可以救救全世界美国卫星武器的受害者。

现在,我每天还被美国的卫星武器利用着,我的生活被美国人时时刻刻地使用卫星武器“控制”着,我感到自己正处在“卫星监狱”里,我没办法“逃”出来,无论我到哪里,都有人被马上脑控,比如:我去法庭、去医院、去警察局、去国家安全局、给报纸提供新闻线索、给“市长信箱”写信等等。而且我发现,全中国到处是卫星武器的受害者,可是,这些人中除了脑

Read more…
0 Replies

我是怎么每天“听着“颅骨里的“声音”被美国人利用的(2)

今天是12月30日,半夜我被“颅骨里的声音”(Voice to skull)弄醒,“声音”里是有关我在加拿大的朋友们的事情的。他们让我想那些朋友是怎么在加拿大生活的,另外,还经常把我前男友现在在加拿大的生活情况发给我,让我“听”,让我知道。我不相信,也不想“听”,可我没办法,不得不“听”、不得不产生自己的思想。有关这方面内容的“声音”,美国人已经向我广播了很多天,我在加拿大的朋友们有可能要面临失业。我自己就是这么被美国人使用卫星脑控武器制造的失业,他们秘密地向我的公司同事和领导使用过脑控武器。

Read more…
0 Replies

我是怎么每天“听”着“颅骨里的声音”被美国敌人利用的(1)

我是2006年冬天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市居住时开始被美国的卫星武器对准,成为美国卫星武器的受害者的。从那时起到今年,已经6年时间了。起初,我并不知道自己被美国的卫星武器对准了。直到2010年11月,我在互联网上看到mind control weapon、Targeted Individual (TI) Victims和脑控受害者的网页后,才知道自己是一名美国卫星武器的受害者。美国敌人每天疯狂地利用卫星武器向我的大脑发送"Voice to skull",就像“听”广播一样,无论是白天,还是半夜(几乎每

Read more…
0 Replies

我快要遇难了......

8月23日半夜,我感到头头难受,无法入睡,在客厅里走动的时候,突发心悸(到医院急诊时,血压140/80mmHg,心跳110次/分,低烧37.4摄氏度),24日早晨,我的头和身体突然被一种让我感到头和全身都嘛、我猜想强度很大的波辐射,当时,我感到我可能会残废。为此,我在路上来回走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度过危险。不过,从那天开始,我的心脏和头一直不好,敌人反复用各种波辐射我的大脑、心脏和身体,我感到我的神经系统开始紊乱,脑袋又麻、又疼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能用手柔,感到里面有一种反作用力;心跳有时慢,有时

Read more…
1 Reply

我得了妇科疾病,挺痛苦的

最近两个月,我一直没有来月经,为此,昨天到医院看病。经过验血、超声检查后,大夫诊断,我得了月经失调、高泌乳素血症、子宫肌瘤。知道后,我挺痛苦的。自从2006年冬天我开始感到有卫星跟踪感、监视感,2007年2月开始在我居住的的房间屋顶上听到“噪声”以来,我逐渐开始生病,至今已经得了许多病,有:大脑颅骨里有说话的”声音”、失眠、记忆力明显减退、月经失调、高泌乳素血症、子宫肌瘤、甲状腺结节、突发心悸、血压升高等等。因为生病,并且一直看病没有治愈,所以我没有结婚、生孩子,至今已经37岁、患病、失业在家已

Read more…
0 Replies

敌人正在利用我的思想在北京打仗(2)

我是2006年冬天开始被美国的卫星微波武器秘密跟踪(对准),2010年意识到自己的脑壳里被穿入了voice to skull,从那以后,我的记忆力下降严重、突发过心脏病,还经常头晕、拉稀、血压高等。我感到,由于我的脑壳里有voice to skull,我的思想有被控制感。敌人就像播放“广播”一样,让我“听”voice to skull(我可以在脑壳里的听觉神经里“听”到声音,周围的人听不到),控制我的思想,并且利用我的思想打仗。我的思想是:我相信中美之间有战争,为此,防范美国,防范中国加入"WT

Read more…
0 Replies

敌人正在利用我的思想在北京打仗

我是一名脑袋里可以听到microwave voice to skull的美国卫星微波武器的受害者,居住在北京。自从2010年,我的脑袋里被敌人穿入microwave voice to skull以后,半夜里和白天,敌人每天用microwave voice to skull的卫星微波武器,让我听脑壳里的声音,产生思想,这种声音是利用微波穿到我的大脑听觉神经之后产生的,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听到,我没有办法躲避。这种声音穿入我的大脑大约一年之后,我才发现,敌人正在利用我的思想打仗。我从microwave

Read more…
0 Replies
RSS
Email me when there are new items in this category –